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道门秋叶今到此
    一旬时光转瞬而过。

    天际上刚刚浮现出一抹鱼肚白。

    深秋清晨的海风不算和煦,反而有几分刺骨凛冽之感,公孙仲谋迎着海风走下大船,踏足碣石。

    碣石,又称始皇岛,当年始皇祖龙东巡入海寻仙求长生,在此筑石碑地观海台,后世历代皇帝亦曾多次莅临此地,大魏太祖皇帝更是在此留下了千古名篇《观沧海》,天下闻名。

    公孙仲谋望向远方大海,有略微失神,自语道:“少小离家老大回。”

    他伸手挽起自己的一缕白发,自嘲道:“乡音无改鬓毛衰。”

    徐北游跟在师父旁边,轻声问道:“师父,魏国是什么样子?”

    公孙仲谋叹气道:“卫国变魏国,早已改头换面,当年故人大多死走逃亡,哪怕是回去,恐怕也没几个人还记得我这个离家几十年的老人,而我所记得的那个卫国,与如今的魏国也是大不一样了。”

    徐北游想了想,迟疑道:“师父,要不然咱们去找师母去吧?都说夫妻双双把家还,师母她不也是魏国人吗?”

    公孙仲谋微愣,随即笑容玩味道:“张雪瑶。”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夫妻没有隔夜仇,师父……要不咱们接着往南走,直接去江都?”

    公孙仲谋眉头皱起,“张雪瑶,既然她当年想要一个安稳,我现在又何必去打扰她?不去也罢。”

    徐北游哦了一声,不再继续劝下去,知道这种事情,终究还是要当事两人自己想开才行。

    公孙仲谋长呼出一口气,轻声道:“到了卫国以后,若是有可能,我们去一趟剑宗旧址碧游岛,师尊留给我的东西,有相当一部分还留在那儿。不过当年道门攻入碧游岛,掘地三尺也没找到丝毫踪迹,这些年来一直未曾死心,应该会有一位大真人长久驻守于此地。”

    徐北游眼睛一亮,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徐北游忽然有了一瞬间的恍惚。

    不知是短短一瞬,还是经年历月,待到徐北游回神时,发现天地寂寥,原本熙熙攘攘的海岸码头为之一空,除了自己师徒二人之外,只剩下一片空空荡荡。

    下一刻,海面上有一叶扁舟顺流而下。

    人未至前声已到:“贫道乃是昆仑客,卫国海畔有旧宅。修道岁月七十载,枯坐玄都甲子年。未曾飞升天门闭,只因身处俗世间。道门秋叶今到此,了却前尘过往缘。”

    徐北游怔怔望去,只见舟上立着一名道人,一袭紫色道袍飘动,周身光华流转,面容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

    在前朝大郑年间,魏国还不叫魏国,而是叫卫国,那时的卫国有个四大公子的说法,分别是叶家的叶重,上官家的上官金虹,公孙家的公孙文台,以及慕容家的慕容渊,那时候,是大郑神宗皇帝刚刚登基不久,首辅大人张江陵如日正中天的年代。

    那时的四大公子,最大也不过是而立之年的年纪,但因为娶亲较早的缘故,除了上官金虹,另外三人此时都已经有了子嗣,叶重有一子取名叶秋,慕容渊有一女取名慕容萱,四人中年纪最大的公孙文台福气最好,竟是一对双生子,按照出生先后分别取名为公孙伯符和公孙仲谋。

    至于张家家主张无定,也就是当时的卫国国主,虽然与叶重、公孙文台等人分数同辈,但是此时已经是不惑之龄,并且已经就任家主之位,实在算不得公子了,于是便只有四大公子之说。张无定晚年得女,取名张雪瑶是,是为卫国公主。

    五家虽说是同气连枝,但亲兄弟之间还有亲疏之别,在这些五家小辈中也是如此,叶家和慕容家相邻,叶家的小公子与慕容家的小姐因此而时常见面,算得上是“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不过长辈们却是自有计较,当时的五大世家中,张家居首,占据卫国国主之位,慕容家紧随其后,叶家居于末尾,所以为了制衡越发势大的慕容家,张家决定拉拢叶家,并定下了一桩娃娃亲。

    这桩娃娃亲的主角正是叶家小公子叶秋和卫国公主张雪瑶。

    当时的慕容家同样想拉拢叶家,同样是用结亲的方式,慕容渊不顾礼法,刻意纵容自己女儿慕容萱与叶秋亲厚的缘故便是在此,只想着两人长大之后,再顺理成章地将女儿嫁入叶家,水到渠成。却没想到张家这般不要脸皮,直接开门见山地抢先一步定下了娃娃亲,慕容渊恼怒之余,也为了女儿名声,只好将她送入佛门,拜入主持禅师的门下,带发修行。

    只是谁也没想到,一名老道人的出现彻底打乱了几大世家之间的诸般算计。

    道门上代掌教真人,紫尘。

    也是青尘、天尘等人的师兄,当时的天下第一人。

    当时一场修行界浩劫刚刚平息,紫尘和上官仙尘因为某些已经不为人知的原因有过一次联手,两人自草原大雪山返回,先是在辽州拜访了当时的佛门主持禅师,然后转道卫国,上官仙尘前往碧游岛正式接任剑宗宗主之位,紫尘则是在卫国偶然见到了叶秋这位谪仙大材,动了收徒之念。

    不管张家和慕容家如何算计,怎么联姻,叶秋都是重中之重,可紫尘却要将叶秋带往道门,无疑是让两家的算计彻底落空。对于此事,叶重乐见其成,张家和慕容家再大,能大过巍巍道门去?就这般,叶秋被紫尘带往都天峰,授予道号秋叶,由道门掌教亲自教导,及冠之后被立为道门首徒,正式成为道门下任掌教的接班人。

    事实也证明了叶重的高瞻远瞩,虽然因为此事,叶家不但得罪了张家,而且在接下来的几十年时间中被近在咫尺的剑宗打压得极惨,但当剑宗覆灭,叶秋成为道门掌教之后,叶家也真正扬眉吐气,从当年五大世家的最后一位一跃为仅次于慕容家的存在。

    至于与叶秋定下了婚约的张雪瑶,则是在几年之后被送入剑宗,与公孙家的二公子公孙仲谋一起拜入剑宗宗主上官仙尘的门下,成为一对师兄妹。

    因为张无定膝下只有张雪瑶一女,所以张雪瑶有希望成为卫国第一位女国主,上官仙尘出于大局考虑,将公孙仲谋立为剑宗首徒,并有意将自己的一双徒儿撮合,希望日后能一人执掌卫国,一人执掌剑宗。

    也不知该不该说造化无常,最终的结果是叶秋与慕容萱因为萧煜夫妻的缘故,在中都重逢,再续前缘,而公孙仲谋与张雪瑶也终是如上官仙尘所愿,共患难后结为夫妻。

    当年的人中,除了公孙伯符早亡,其他人都还尚在人世。

    只是公孙仲谋与叶秋已经有一甲子未曾见面了。

    今日,俗家姓名叶秋的秋叶大真人元神出窍,驾临碣石。

    一人立于舟上,一人立于岸上,两两相望。

    原本平静如仕女的海面骤然汹涌起来。

    最后竟是大浪滔天。

    惊涛拍岸,溅起千层雪。

    轰鸣声不绝于耳,震人心神。

    如此翻滚大浪,别说是寻常渡船,就是水师一等一的宝船,也要被轻易掀翻。

    道人脚下的小舟竟是从无数风浪中拔出一个近乎二十丈高的巨大浪头,大浪高高涌起,却不落下,就这么静止在半空中,小舟立于浪头之上,安详无比,放在凡夫俗子眼中,与神仙造化无疑。

    哪怕是已经踏足一品境界的徐北游,也是看得嗔目结舌。

    道人负手高居小舟中,道袍飘动,宛若要飘飘乎登仙而去。

    哪怕是面对镇魔殿殿主都云淡风轻的公孙仲谋脸色凝重无比,甚至没有去拿玄冥剑,而是直接按住背后的剑匣。

    徐北游不是愚笨之人,他已经隐隐猜测出此人的身份。

    联想到刚才道人所吟之诗,能让师父如此郑重其事对待的,似乎只有那位高居玄都玉京的掌教真人了吧?

    徐北游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掌教真人下山了!?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