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说族评叶落归根
    此时,徐北游和师父公孙仲谋已经离开了辽王府,按照接下来的计划,他们本该去后建大梁城,面见那位坐镇后建一甲子的后建国主完颜北月,只是不知为何,公孙仲谋临时改变主意,不去后建,而是转道一路向东,前往辽州狮子口。

    至于后建那边,公孙仲谋派出了包括御甲剑师和宋官官在内的四名剑师替他前往,所以此番前往狮子口,除了师徒二人之外,再无其他人随行。

    狮子口,位于辽州最东端,毗邻北海,是辽州的最大的港口,即使寒冬腊月也不会冰封,从这儿乘船,可以北上前往后建的永明城,也可以南下去往齐州碣石。

    徐北游和公孙仲谋来到狮子口后,没有在这儿做太多停留,更没有与这座古城发生什么太大的交集,只是租用了一艘大船,然后便驶离港口,来到北海之上。

    要说这北海,是为四海中最冰冷之海,常常可见浮冰漂流,其深处甚至还有连绵的冰川冰山,最尽头则是一座四面环海的冰原,人迹不至,为古时地仙的放逐之地,寻常船只难以靠近,非大神通者不能跨越,现在公孙仲谋和徐北游所在之地,虽然名为北海,实际上不过是北海靠近陆地的边缘地带,除了海水冰冷,与其他地方的海水并无二致。

    师徒两人沿着海岸乘船南下,往齐州方向而去,大约一旬的路程就能到达碣石。

    公孙仲谋站在船头,眺望大海碧波,对身旁的徐北游轻声道:“二十岁之前,我居于卫国,每天都能看到海,只觉得空洞乏味。二十岁之后,离开卫国行走天下,终于不用天天见它,庆幸之余也从不觉想念,如今我八十多岁了,东都变成了帝都,卫国也变成了魏国,再次见到这抹蔚蓝,却是由衷欣喜。”

    这是徐北游平生第一次见到大海,也是第一次坐船,只觉得摇摇晃晃复晃晃摇摇,整个人如坠云端,精神上就有些萎靡不振,丝毫没有见到大海时的欢欣雀跃。

    他努力压下自己胸口的恶心,问道:“师父,我们去碣石做什么?”

    说话间徐北游下意识地捏了捏萧知南留给他的那块玉佩,有些破天荒的心神不宁,因为萧知南离去前曾说过她要去齐州,所以现在徐北游听到齐州二字便会联想到那位风华绝代的公主殿下。正是情窦初开时,少年人的心事大致都是如此。

    久经世事的公孙仲谋自然看穿了自己徒儿的心事,不过却没有说破,只是平静道:“到了碣石,我们转道去卫国。”

    “魏国?”徐北游有些惊愕。

    卫国,魏国,同音不同形,自然也不同义。

    公孙仲谋说道:“卫国……魏国,是当年五大世家和剑宗所在,也是我的家,都说落叶归根,所以这次我想回去看看。”

    徐北游怔了怔,默不作声。公孙仲谋也不以为意,继续说道:“所谓五大世家,张家、叶家、慕容家、公孙家、上官家,每家都曾出过好些名动一时的人物,不过随着一甲子前的那场大战,张家和公孙家彻底消亡,上官家蛰伏,就只剩下叶家和慕容家还名副其实,可以算是高阀门第。叶家出了位道门掌教,慕容家更是了不得,一位掌教夫人,一位玄教教主,一位后建国主,也难怪当年谢公义亲自定下的族评把慕容家排在第二的位置上,仅次于萧家。”

    徐北游好奇问道:“师父,你说的族评是什么?”

    公孙仲谋道:“所谓族评,就是排出天下各大高阀门第的位次,一般由当代儒门魁首亲自点评。上一届族评是横渠先生张载所作,本届族评则是由江左第一人谢公义接手。一些个所谓的名士大儒,眼界格局不够,就只会盯着自家在族评中的位次,若是升了,欣喜如狂,若是降了,如丧考妣。按照原来的规矩,诸如各国皇家,本不该入族评,只是因为朝代更迭,故而本次族评打破了这个规矩,将萧家等皇家也加入到族评范围中。这次族评,萧家毫无悬念的位列第一,其次便是慕容家,第三是草原林家,叶家排名第五,被慕容氏夺了后建国主之位的完颜家排名第六,牧家从原本的第十落到第十五,另外族评中还有单独一列家主评,大齐皇帝萧玄作为萧家家主仍是位列第一,镇北王林寒第二,后建国主完颜北月第三,慕容萱第四,至于再往后,多是近些年来崛起的江南士族和新贵将门,无甚新意。”

    最后,公孙仲谋叹息说道:“以前都是家国家国,家在前,国在后,任凭朝代更迭,我自巍然不动,可如今,却是国家国家,国在前,家在后,覆巢之下,再无完卵。”

    徐北游听得心神摇曳。

    这便是这个天底下最上层的世界。

    ——

    兴盛一时的巨鹿城互市暂告段落,云集于此的修士们陆续散去,巨鹿城又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今日的巨鹿城来了两位过路之人。

    两人没有入城,只是立在城头之上,略作停留。

    其中一人披散着满头乌发,一袭白袍,姿容绝世,眉心一抹猩红,如同被贬谪人间的仙人。另外一人则是身着青袍,满头白发,挽一个道稽,像个游方道人,轻笑问道:“玄阴,何故去之太急?”

    美艳到近乎雌雄莫辨的慕容玄阴脸色有些阴翳,平淡道:“不敢相瞒前辈,我这次要回趟卫国。”

    青尘在修行界中辈分极高,即便是已经成为泰山北斗的秋叶和公孙仲谋等人,也要比他矮上一辈,修为更是通天彻地,当年贺牢山一战,以一己之力屠掉大半个镇魔殿,故而慕容玄阴这位玄教教主以前辈称之。

    青尘接着问道:“所为何事?”

    慕容玄****:“既然是前辈相问,那我也就直言了,前几****略有心神不定,自占一卦,竟是个下下之卦。大真人的占验之道天下无人能比,知道这等心血来潮之事最是灵验,恰好前日,公孙仲谋给我去信,他在信中说自己不去后建,而要转道去卫国,我思量许久之后仍是放心不下,故而决定亲自走一趟卫国,若是无事最好,那就只当回一趟故里,若是有其他变故,也好援手一二。”

    青尘点头道:“秋风未动蝉先觉,多半是不会错了,老夫今日占验了一卦,结果晦涩,似乎有人出手蒙蔽了天机,放眼当世,能有如此修为的,大概就只有我那个师侄秋叶了。”

    慕容玄阴微蹙俊美眉头,“大真人的意思是,那个一心求证道飞升的秋叶出关了?”

    青尘叹气一声,说道:“恐怕不是出关那么简单,而是从那座都天峰上下来了,若论修为,老夫的斩三尸之法与他的一气化三清不过是在伯仲之间,不过他手中有道祖传下来的两件至宝,真要斗法,老夫也不是对手。”

    慕容玄阴眯起眼,“若是再加上我呢?”

    青尘摇了摇头道:“老夫只是与秋叶师徒两人有间隙,但与道门无仇,这件事老夫不会参与其中。”

    慕容玄阴似乎早有预料,微微轻叹一声。

    青尘离去时轻声说道:“老夫这次来,是要提醒你一句,不要贸然出手,即便你和公孙仲谋联手,也未必能胜过一个手持两件至宝的准仙人,当年死在上官仙尘剑下的地仙亡魂,可都是前车之鉴。”

    心头阴霾愈发浓重的慕容玄阴重重叹了口气。

    青尘飘然而去。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