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一品境界割人头
    徐北游从入定中悠悠醒转,第一时间先去内视体内气机运转,首先便是气海,比之先前扩大了一倍有余,二品到一品是一道不小的鸿沟,踏足一品境界便是意味着登堂入室,也是摆脱“凡俗武夫”的第一步,此时的修士如同一个胚子,接下来再分别经过修持鬼仙和修真人仙两个步骤的雕琢,便可成就地仙之姿,这时才算真正有了逐步登天过十八楼的资本。

    地仙境界,是人和仙的一道分水岭,踏足地仙境界之后,当然还是人,但在寻常人的眼中已经与仙无异,或者说这个境界的人已经有了仙的某些特性,这种特性并不完全表现在神通修为等方面,更多还有心性上的,修为越高,心性就越发淡漠,视人命如草芥而罔顾他人生死者有之,看破红尘而厌世避世者亦有之,这都是心性上的巨大转变。

    若是高卧九天之上,却又能不忘初心者,可为圣贤。

    徐北游盘膝而坐,终于是缓缓睁开双眼,然后看到了立在自己身前的师父。

    公孙仲谋平淡道:“你不是在进入朝阳城前曾经遇到过一名一品境界的刀客吗?鬼丁已经把他找出来了,你去把他的头颅拿回来。”

    徐北游沉默点头。

    ——

    在素来以民风彪悍而著称的东北,习武傍身算不得什么大事,青壮男子大多都有点把式,一些镖师甚至能有四品以上的修为,战力着实不弱。

    张狰便是一个出身幽州市井的年轻人,早年间跟着一位退下来的老镖师学刀,小成之后,因为不满师父藏私,趁其不备,一刀杀了师父,然后又拐带了师父的女儿和宝刀秘籍逃遁出来。

    无论是道门也好,还是西方教佛门也罢,都在说什么众生平等,都在苦口婆心劝人向善,可在张狰看来,这些全都是放屁,凭什么你们这些道爷佛爷可以衣食无忧,凭什么那些公子小姐可以生来富贵,凭什么他要做一个小人物?平等?平等个屁!尤其是亲手弑师之后,他就越发信奉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遗骸的说法,他若是善,能学到师父压箱底的刀法?他若是善,能碰到师妹那白白的身体?向善?那就是个笑话!

    所以这些年来,他犹为喜爱杀人,而且专门挑那些天生出身比他好的纨绔子弟,因为他看不惯这些生来便是高人一等的家伙,凭什么我辛苦苦努力许久才能到手的东西,到了你这儿便不费吹灰之力,同样是人,为何差距如此之大?

    都该杀!

    张狰初到辽州,就杀了一对骑马踏青的富贵男女,他先是当着那男子的面将女子侮辱,然后将这对男女活活钉死在地上,看着他们流血而亡,好心好意让他们做了对亡命鸳鸯,这才放声大笑。

    时至今日,他还记得那两名个年轻男女的眼神,恐惧、不甘、愤恨,每逢想起,都要让他兴奋许久。

    除了杀这些富贵子弟,他也杀宗门出身的弟子,这样即可以磨练自身修为,也算是杀人劫财,不时会有丹药、秘籍入手,对自身修为进境裨益颇大,所以凭借着一股不要命的劲头,他愣是慢慢攀爬到了一品境界。

    不过就在前几天,张狰却是意外失手了一次。他在朝阳城外见到了一名似乎是宗门弟子的负剑年轻人,见猎心喜之下,立刻决定埋伏偷袭,不过却未曾想那人的境界虽然要比自己低上一品,但是剑术玄妙,更关键是此人不像以前那些没见过血的宗门子弟,搏杀经验十分丰富,对上自己不但不落下分,反而是让自己吃了个暗亏。

    两人总共交手三次,在最后一次交手中,双方都用上了拼命的招数,可在最后关头,张狰到底还是惜命了,在他看来,自己注定是要登顶地仙境界的人,性命金贵无比,又怎么能和这个小子一命换一命?太不划算。所以他选择在最后关头抽刀而走,反倒是被那个小子追杀了一路。

    每每想起此事,张狰都有些难言的憋闷,恨不得将那个小子抽筋剥骨,千刀万剐。

    只是这几****走遍了朝阳成,都没能找到那小子的半点蛛丝马迹,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这让张狰胸口那口怨气无处发泄,愈发烦躁。

    天色近黄昏,又是徒劳一天的张狰走出朝阳城,向着自己在城外的藏身之处走去,想到师妹那白嫩的身子,不由得加快了几分脚步,既然没法将那小子找出来,就只能先在床榻上发泄下自己这几日的怒气。

    就在走过一片密林的时候,张狰忽然心生警觉,猛地挺下脚步。

    他一双眼睛冷冷地扫视周围,一字一句道:“哪位朋友?请现身一见!”

    路旁一棵树上跃下一人,暗红色内袍,外罩黑色比甲,背负双剑。

    虽然换了一身华贵衣服,但张狰还是一眼就认出,此人正是自己这几日来苦寻不遇的仇家。当日那名让自己好生狼狈的年轻剑客。

    狭路相逢!

    张狰下意识地皱了皱两道浓眉。

    他苦苦找寻这年轻人多日,没有发现半点踪迹,可这年轻人却能轻而易举地找到他,张狰不认为这是个巧合,毕竟他仇家众多,所以平日里在行踪上倍加小心,等闲不会留下痕迹,此人能找到自己,怕是动用了别的力量。

    辽王府的人?还是那个自命清高的慕容世家?

    张狰按住腰间刀柄,没有急着拔刀。他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敢贸然轻易与这两个地头强龙叫嚣。

    只见那负剑年轻人从背后拔出一剑,持剑前行,距离张狰还有三十步时,平静道:“当日未完一战,今日做个了结。”

    无法无天惯了的刀客冷笑一声,表情狰狞。

    徐北游问道:“可有遗言?”

    张狰狞笑着说道:“问你自己吧!”

    徐北游横剑身前,笑着摇摇头,“看来是没有了。”

    下一刻,张狰拔刀暴起,刀气在地面上切割出一条笔直细线,刀锋斜指徐北游,迎面狂奔。

    徐北游闭目深深吸气,一气游百骸,龙虎共相济。

    登堂入室的龙虎丹道,便是贯通全身气机,流转不息,一口气息绵绵不绝。

    三十步的距离转瞬即至,张狰来到徐北游的面前,一刀当头劈下。

    这一刀谈不上如何玄妙,但是气势十足,杀意凛然。

    徐北游举剑格挡,伴随着一道金石声音,徐北游双脚生根,一动不动,张狰却是向后倒滑出去,满脸惊骇。

    短短几天不见,这小子竟是踏足一品境界了?!

    徐北游不给张狰反应时间,手腕轻轻一转,身形暴起,一剑如飞仙。

    张狰不得不举刀迎上。

    两人瞬间擦身而过,张狰出刀后惊觉根本没有砍中那该死的仇家,下一刻他便脚下一空,整个人摔倒在地,他下意识地低头看去,自己的双脚和小腿还安安稳稳地站在地面上,但却是从膝盖部位被拦腰斩断,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因为剑锋太锐的缘故,张狰方才只是感觉有些发麻,直到这一刻才惊觉到双腿上传来的钻心疼痛,原本狰狞的脸庞更加扭曲,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即便是坚韧如他,也要压抑不住那已经到了嘴边的惨嚎。

    他的双手微微颤抖着拄刀撑起身体,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鲜血淋漓都不自知。

    徐北游转过身来,手中青锋斜指地面,暗红色的剑身上有几滴血珠滚落,落在地面上变为几个黑红色的圆点。

    徐北游缓缓走到张狰面前,将手中却邪插入地面,平静道:“你我同样是出身平民底层,可惜,上去的路只有一条。”

    说罢,徐北游拔出背后天岚,将张狰的头颅割下。

    他望着死不瞑目的张狰头颅,喃喃自语道:“而我又比你多了一些运气。”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