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十二剑十二剑骨
    次日清晨,萧知南走的时候徐北游并不在清涟居中,只有宋官官守在清涟居的门前,看到被一众侍女簇拥的萧知南,微微一愣。

    萧知南有个优点,因为她自小便是站在了人生的顶点上,所以她不会用目中无人这种拙劣方式来表现自己的身份高贵,反而是她自小就被那位皇帝陛下教导要礼贤下士,什么叫礼贤下士?很简单,将心比心,你把自己当作那个下士,把对方当作是公主殿下,那便是礼贤下士了。

    面对宋官官,萧知南微微一笑,和声问道:“你家公子在不在?若是在,就请代为通传一声。”

    “公子他一早就随主一起出去了,并不在清涟居中。”宋官官这会儿也知道了萧知南的身份,被堂堂公主殿下说出一个请字,还真有点受宠若惊。

    “既然不在……”萧知南沉吟稍许,“那就请姑娘为我传几句话吧。”

    宋官官双手交叠在身前,有些惶恐道:“不敢当殿下一个请字,奴婢一定传达。”

    不管怎么说,这位公主殿下怎么着也算是辽王那个层数的大人物,灵武郡王萧摩诃的权势未必就能大过这个看似屡弱的女子。

    萧知南示意秋光和银烛以及一众侍女先行,然后从袖中取出一方玉佩递给宋官官,道:“就告诉他,萧知南走了,去齐州,然后会去江南,山高水长,有缘再见,若是有心,便来找我。”

    宋官官接过玉佩,重重点头表示记下,然后小心翼翼问道:“殿下这就要走了?”

    萧知南笑了笑,“再不走,就要惹人厌了。”

    ——

    公孙仲谋一早就带着徐北游离开了辽王府,出朝阳城后一路向北,曲折绕到一座已经废弃多年的边塞堡垒遗址上,这儿罕无人烟,算是一处僻静所在。

    师徒两人站在遗址中一座尚未坍塌的城头上,公孙仲谋拔出四把剑分别插在自己身前的青石地面上。

    天岚、却邪、莫名、玄冥。

    剑宗十二剑,师徒二人手中已经有三分之一。

    公孙仲谋开口道:“天岚一剑已经归于你,接下来便是却邪一剑,若纳此剑,境界可直达一品。”

    说话间,公孙仲谋屈指一弹,却邪一剑应声而起,飞向徐北游。

    徐北游接住却邪一剑,屏息凝神。

    公孙仲谋曾对他说起过为何要用这十二剑,一则是因为此乃速成之法,可以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抵达地仙境界,因为公孙仲谋没有几十年的时间去等徐北游慢慢攀登。再则就是因为徐北游的心性悟性俱属一流,但自身根骨不济,只是常人之姿,从他独自练剑十年也不过五品境界就能看出一二,所以要用这十二剑重新铸就根骨,成就无敌剑仙之姿。

    徐北游盘膝坐下,将却邪横于膝上。

    缓缓闭上双眼,一气生气海,再由气海上气府。

    公孙仲谋与徐北游相对而坐,虚敲食指。

    每一次敲击,都会震荡出一圈气机涟漪。

    公孙仲谋敲指有七。

    却邪剑上有七道气机骤然升起,然后自徐北游的七窍进入他的体内。

    公孙仲谋抬头看了眼天色,将明未明,有淡淡雾气,寅时,夙夜之交。

    他一挥大袖。

    晨雾渐浓,笼罩了整座遗址。

    遗址开始缓缓消失不见,仿佛不曾存在于此,片刻功夫后,连同身在其中的公孙仲谋和徐北游,也彻底消失不见了。

    其实剑宗并不擅长这类瞒天过海的奇门遁甲之术,不过这些年来,公孙仲谋走南闯北,遇到过不世出的高人,学过一些旁门左道,也从道门高手身上涉猎过此类手段,如今的境界足够,借助天时,遮掩一座小小的古堡垒遗迹还是不在话下。

    这种手段用出之后,哪怕是地仙境界高人,只要境界不高过公孙仲谋,就难以发现。

    公孙仲谋望着正在闭目吸纳却邪剑气神意的徒弟,半是自语道:“当年秋叶二十岁跻身天人境界,当然天人境界是老黄历的说法了,现在叫做人仙境界,三十岁的时候踏足地仙境界,百岁时,迈过地仙十八楼,距离白日飞升只差临门一脚,他这一辈子的修行,堪称是一帆风顺,势如破竹。”

    “在自身修为上,老夫比不过他,本想着能收个好徒弟,压过他一头去,可人家道门是国教,掌教真人地位尊崇,高入九霄之上,谁不想拜入他的门下?自然是天下英才入吾轂。反观咱们剑宗,过街老鼠一般,好不容寻到你这么个徒弟,哪儿都好,偏偏就是根骨差了些,心性悟性再好,没有根骨做支撑,那也是空中楼阁,当年为师离开小方寨时给你留下一卷剑谱,本想十年后再见,你怎么也能一品境界,哪成想竟只有区区五品境界,而秋叶的徒弟齐仙云,早已是人仙境界了。”

    “没办法的事情,不说也罢,所以为师只能用这个不是法子的法子,借助祖师传下的十二剑帮你铸就一副后天剑骨,提升境界修为不过是附带功用,这个法子真正的作用是能让你脱胎换骨,直追谪仙之姿。你曾对为师说起过,有位青道人说此法过刚易折,那人应该是大真人青尘,他说得没错,用了此法,先天转后天,此生飞升无望,只能像为师这般驻留世间,求不得那个不朽长生。”

    公孙仲谋长长叹息一声,“北游,若是有朝一日你能登顶十八楼之上,到那时希望你不会记恨为师。”

    徐北游对于外界的一切一无所知,仍是专注于吸纳却邪一剑的神意剑气。

    飞升证道,飘渺难求,近两百年以来,也不过只有两人得以飞升而已,而这两人俱是出自道门,走的也都是玄门正道,剑宗剑道剑走偏锋,凌厉无匹,几乎每一位剑宗宗主都是独步天下难有敌手的人物,但能够御剑飞升的剑宗宗主,近乎没有。

    道门讲究积善丹鼎之道,不管这份积善是真善还是假善,最起码老天爷认可这份功德,愿意为其大开天门,羡慕不来。而剑宗则是讲究杀伐之道,不管是否沉溺其中,都会引来苍天震怒,上代剑宗宗主上官仙尘,一身修为便是与真正的飞升仙人相较,也相差不多,可最后还不是落得一个身陨下场?

    公孙仲谋以十二剑在徐北游体内铸就十二道剑骨,此乃逆天改命之举,本就要引来天道排斥,再加上修行剑宗剑道,那更是火上浇油,徐北游若是真能走到飞升那一步,引来的天劫怕是不会弱于当年的大剑仙上官仙尘所受的煌煌天诛。

    那可是十楼以上的地仙都不敢轻易旁观的九天雷霆。

    徐北游不知这些后患,专心引导这股外来的剑气神意进入气海,按照公孙仲谋所教的引导法门缓缓运转体内气机,冲击一品境界。

    小半个时辰之后,一轮红日初升,万丈光芒破开地平线,驱散天幕上的深蓝。

    公孙仲谋背负双手,迎风而立。

    徐北游全身心沉入其中,对于外物不为所动。

    他膝上横着的却邪剑忽明忽暗。

    迄今为止,已经有两把价值远远不止连城的名剑用在了徐北游的身上,这些名剑在徐北游手中时还能一如当初,但是到了别人的手上,便神意剑气全无,如同一把凡铁。

    接下来还会有另外十剑也要陆续用到徐北游的身上,这份待遇,便是道门首徒也未必能比得上,即便是豪富如天家皇室,也要感到肉疼。

    公孙仲谋眼神平静,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剑宗需要一位无敌于当世的宗主,带领剑宗重新伫立于世,若能光复剑宗,休说是这些身外之物,就是不要这条性命,那又如何?

    再过一个时辰,徐北游终于快要醒来。

    公孙仲谋挥手散去周围的遮掩,笑道:“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