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公主殿下萧知南
    清泠居中,萧知南对自己的贴身侍女秋光也说了大致相同的一番话。

    这时,有侍女迈着小碎步走进正堂,轻声通禀道:“主人,有客来访。”

    萧知南平静道:“请。”

    片刻后,一名老者大步走进清泠居的正堂。

    女子对于老人的到来似乎早有预料,神情平淡如水,挥手示意堂内侍女退下。

    屋内只剩下两人后,老人缓缓说道:“萧知南,大齐皇帝萧玄之嫡女,太祖皇帝萧煜之嫡孙女,堂堂大齐公主殿下,如今在萧家宗室之中排名第六,仅次于当今皇帝、太子、魏王、大长公主、长公主。你这等天家贵胄,何必去招惹我那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徒弟?”

    萧知南平静道:“掌天下大权的是萧家男子,而我们这些姓萧的女子,从姑祖母到姑母,再到我,只不过有一个尊贵身份,哪能逃出樊笼窠臼?”

    老人平淡问道:“且不说当年的萧玥和萧羽衣,就只说你,萧知南,你手里握着牡丹,这份权柄还小?”

    萧知南笑道:“不过是当年祖母留给我的几个婢女,父亲不好违逆祖母的意愿,这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老人轻笑道:“看来林银屏很喜欢你。”

    林银屏淡然道:“大概祖母觉得我和她很像吧。”

    公孙仲谋沉声道:“当年林银屏还是草原王庭的公主时,选中了一名不值的萧煜,结果呢?不但保住了林家的十万里草原,而且自己还做了大齐的皇后和太后。怎么,萧公主这是要学她?”

    萧知南微皱眉头,道:“公孙先生此言诛心。”

    那背着一尊剑匣的老人平淡道:“老夫行大逆之事,自然说诛心之言。”

    萧知南的神情变得冷峻起来,抿了抿嘴,不发一言。

    徐北游道行尚浅,徐北游师父的道行却是不浅,与这样的老狐狸言谈交锋,可就没有先前那么轻松了。

    老人的面容已经很是沧桑衰老,不过随着年龄俱增的还有胸中城府和心机手腕,细细算起来,老人曾与她的祖父萧煜做过对手,也曾与如今居于玄都之上的掌教真人有过交手,在如今这个世道,能与此两者为敌,而且还活得很好的,真的不多了。

    “有些话,既然公主殿下不愿说,那就只能由老夫挑个头了,咱们开门见山,你想做什么?”公孙仲谋望着萧知南,语气迟缓。

    “我什么也不想做,只是觉得徐北游很有意思。”萧知南平静说道:“虽说是我主动沾惹这份因果,但也是他先动念的。”

    萧知南迟疑了一下,真诚道:“公孙先生,树底下是长不成树的,你这样将徐北游护在羽翼之上,他又如何才能独当一面?放手让他一个人去闯,他一定能做人上人的。”

    公孙仲谋的语气平静又刻板,像个不近人情的道学先生,“我从来不怀疑我的徒弟能做人上人,不过那是以后,而不是现在,现在的他,要做的事情是学,然后将老夫积攒下的家当拿到手中。”

    “剑宗已经覆灭了!”萧知南皱起眉头沉声道。

    “对于你们来说,也许正是如此。”公孙仲谋眯起眼睛,平声静气,“但是对于老夫来说,剑宗依旧在。”

    “你想让他为了这虚无缥缈的两个字搭上一辈子,就这么一直藏头露尾下去?”萧知南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竟是忽然生出一股子怒气。

    公孙仲谋平静道:“甲子之前,剑宗人从来不需要藏头露尾。”

    萧知南微微加重了语气,“可现在是甲子之后,不管以前如何,那都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于当下而言并无裨益。”

    “那再过一个甲子呢?”公孙仲谋的语气还是那么不温不火,“你既然看好徐北游,为什么就不认为他真的能光复剑宗呢?”

    萧知南愕然无语。

    公孙仲谋望着萧知南,道:“索性直说吧,老夫这次来见你,并没有与你为难的意思,只是希望你再等一等,不要急着把一个不成气候的徐北游拉到你那个世界中去,到了他该去的时候,他自然会去,仅此而已。”

    萧知南沉默许久,点了点头。

    ——

    就在公孙仲谋去见清泠居见萧知南的时候,有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来到了清涟居。

    他是来见徐北游的。

    清涟居的黑廊中,两人并行。

    其中年岁稍小的男子自然是徐北游,而另外一人则是此地主人牧棠之。

    对于这个一身阴鸷气焰的东北藩王,徐北游记忆深刻,这一次他独自面对这位辽王殿下,更是有股子窒息感觉。

    毕竟不管怎么说,牧棠之还是镇守一地的赫赫藩王,同时也是地仙境界的大高手。

    走过黑廊中段,牧棠之停下脚步,抬头望着一盏大红灯笼,语气和煦说道:“公孙世叔是老辈人了,与先父分数同辈,北游,这里没有外人,你我兄弟相称便是。”

    徐北游迟疑了一下,恭敬施礼道:“小弟见过牧世兄。”

    大概是没料到徐北游竟是没有半点受宠若惊之态,牧棠之眼中有晦暗之色一闪而过,脸上神情更显温和,“公孙世叔最近似乎是有了隐退之意,毕竟这么大年纪了,也该享些清福了,不过这偌大的家业,总不能撒手不管,还得有个人站出来,接过去,日后贤弟做了这剑宗主人,你我兄弟二人还要多多亲近才是。”

    徐北游略微一顿,拱手笑道:“自当如此,日后还要请世兄多多照拂。”

    牧棠之温和一笑,摆手笑道:“无需客套,以后若是有需要愚兄援手的地方,贤弟尽管开口便是。”

    “小弟先行谢过。”徐北游终于是表现出一抹恰到好处的受宠若惊。

    牧棠之的双眼没有漏过这一点。

    不见兔子不撒鹰?

    牧棠之笑了笑,这年轻人能被公孙仲谋看中,的确不是寻常庸人,他也曾经探究过徐北游的底细,毕竟徐北游不像萧知南那般有太多复杂背景,可也正因如此,这才让出身王公之家的牧棠之感到有趣。

    一个从小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年轻人,能有这份定力,很不简单,更不容易。如果此时站在牧棠之面前的是萧知南,她有这样的表现,牧棠之一点也不会感到有趣,那个女子若是因为自己的几句话就大惊小怪,那才是咄咄怪事,因为她从小接触的人,接触的事,几乎已经达到一个年轻人所能触及的巅峰,曾经沧海难为水,自然可以八风不动。

    但是徐北游不一样,他从小接触的无非是些市井小人物,能有这份心性,只能解释为天性使然。

    换句话来说,这是天生的大气魄,强求不来。

    牧棠之的嘴角微微翘起,缓缓说道:“贤弟可是见过清泠居的那位了?”

    徐北游一愣,然后点点头。

    牧棠之顺势玩笑道:“可惜啊,若是寻常人家的女子,愚兄就是做一回不讲理的纨绔,也要替贤弟强抢回来,但是这一位大不一样,就是愚兄我,也招惹不起啊。”

    徐北游讶异道:“能让世兄如此说的女子,这世间恐怕不会太多吧,难道是天家贵胄?”

    牧棠之哈哈笑道:“贤弟猜的不错,这位正是当今圣上的掌上明珠,也是本朝唯一的公主殿下,有坊间传闻说这位公主相貌肖似已经仙逝的太后娘娘,且颇有太后娘娘遗风,故而她自小就被陛下宠溺娇惯,行事常常出人意料。”

    牧棠之忽然压低了声音,轻声道:“若是贤弟有意思,愚兄倒是不介意当一次牵线之人。”

    徐北游眼底掠过一抹犹疑,摇了摇头道:“这等贵女,非是我等可以宵想啊。”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