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银烛秋光冷画屏
    这个名字注定是徐北游铭记一生的难忘回忆,但一想到两人之间的巨大差距,徐北游在气闷的同时又有深深的无力感,虽说身居高位的她并不轻视自己,但两人之间的距离委实是相差太远了,徐北游渴望娶这样一个女子,即便她本人愿意,还有老丈人这座高山,更何论她本人迄今为止还没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别样情愫。

    这女子,见过天大的世面,有近乎天底下最尊贵的家世,清高傲慢几乎是渗到了骨子里,在不明底细的人看来是平易近人,实则对所有男子的阿谀奉承,八风不动。

    徐北游实在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高人才能降服此等妖孽。

    萧知南报完自己姓名之后,却又没了要走的意思,轻声说道:“上次去的古战场,是当年西北军和东北军大战的地方,那一役,西北萧氏险些倾覆,最后的结果却是东北牧氏在西河原上折戟沉沙,此战之后,东北牧氏再无力去逐鹿天下,只能龟缩于东北一隅,眼睁睁地看着西北萧氏大举入关,一扫天下。这些年来,牧家江河日下,再也没有当年与萧家争锋时的盛况了。”

    徐北游疑惑道:“你想说什么?”

    萧知南轻声道:“牧家人不甘心,他们不愿坐以待毙,不愿看着萧家一点点将牧家蚕食殆尽,所以他们会在自己手里还有足够本钱的时候,选择殊死一搏,胜了,重现当年的牧家辉煌,甚至更进一步,败了,那就轰轰烈烈地去死。”

    徐北游皱了皱眉,道:“你的意思是,牧家会反,而我们师徒二人是在玩火?”

    萧知南笑了笑,像男子一样背负双手转过身去,眺望着亭外的湖水,道:“我不喜欢玩火这两个字,这世上本来就是富贵险中求,即便是当年的太祖皇帝,那也是一次次死中求生才得来这个锦绣江山。一个人能看得多远,取决于他站得多高,皇帝陛下和掌教真人立于当世巅峰,俯瞰世间,一览无余,所以他们觉得天下如棋盘,万物是棋子。而我们这些挣扎于世俗之中的小人物,站的不高,看不分明,所以就只能奋力向上攀爬。这个过程不外乎三个结果,爬上去了,做万人之上的人上人,爬不上去,安心做个平常人,中途失手,坠落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大有指点江山气势的萧知南有感而发,也许是这一路行来没有几个可言之人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她从徐北游的身上看到了一种向上奋发的精神,所以她这次破天荒地在徐北游面前说了许多话语,多到她自己都觉得有些过于交浅言深了。

    徐北游听的很认真,若有所思道:“细细想来,还真是这么回事。”

    萧知南眼神有些发亮,本来有些转淡的谈性又变得强烈起来,“徐北游,你很好,好好跟着公孙仲谋走下去,虽然这是一条崎岖小路,但也是一条登山捷径,只要你不在中途失足坠落山崖,那么我相信你终有一天能爬上山巅,领略那上面的无限风光。我爹曾经说过一句话,这世上从来不缺乏枭雄和英雄,缺少的是让他们大展拳脚的地方,所以乱世才能出英雄和枭雄。现在公孙仲谋给你搭好了台子,别浪费他的一番苦心。”

    徐北游听得目瞪口呆,难道这姑娘不知道自己师徒二人所行何事?竟是这般风轻云淡,而且还有鼓励之意,难道有意思的女子都这般大有意思?

    萧知南好似猜出徐北游心中所想,解释道:“你和你师父的事情,那是暗卫府该操心的,我只是个等着嫁人的小女子,这些事情是不管的。”

    徐北游欲言又止。

    萧知南好像知道他想要说什么,摆了摆手道:“这江湖再大,大不过天下,说天下,绕不过一座庙堂,我言尽于此,你日后好自为之。”

    话音落下,萧知南仍是背负着双手,悠悠然转身离去。

    徐北游又在这里停留了小半个时辰,转身返回清涟居。

    这座清涟居,按照牧棠之的意思,本来是要给萧知南的,不过萧知南却是拒绝了,而是住在清涟居对面的清泠居中。

    清涟居中,徐北游坐在一张太师椅上,随手翻开一册太平寰宇记,公孙仲谋给他这些的典籍可谓是五花八门,既有寻常人难以接触的修行界之事,也有天下地理和庙堂纷争,无所不容,无所不包,不在于精,而在于一个博字。

    总共二百卷的太平寰宇记可以说是徐北游读的最长时间的一本书,几乎每页书都被他做了圈点注释,当然比不了那些大家们的注解,但在他这个年纪而言,已经是难能可贵。

    过了没多久,宋官官回来了,从门口探出个脑袋,看了眼正在读书的公子,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徐北游学着师父的做派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过来。”

    宋官官蹑手蹑脚走进房间,抬头看了他一眼后,又低下头去,小声道:“公子。”

    徐北游故意板着脸,“去哪了?”

    宋官官捏着自己的衣角,“宗主让我去联络了鬼丁剑师,准备不日前往后建大梁城。”

    徐北游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宋官官低着头,眼珠一转,稍稍抬头,若有所指地问道:“公子,你今天是不是见过那边那位了?”

    “那位?”徐北游先是一愣,继而脸色微变,沉声道:“你怎么知道?”

    宋官官轻声说道:“宗主说公子今天会有一场不大不小的缘分和造化,所以才让我避出去的,宗主还让奴家告诉公子一声,朝廷曾经设有一个叫做牡丹的隐秘组织,有监察暗卫的职责,如果不出宗主所料,牡丹如今应该在清泠居那位的手上。”

    徐北游脸色稍缓,下意识地望向天岚。

    看到它,徐北游便会想起将它交给自己的老人,想到那个大风呼啸的夏天,那座断崖,那只夏蝉。

    虽说两人是师徒,但是徐北游却一直都看不清师父的全貌,老人身上承载了太多的秘辛,即便老人愿意倾囊相授,徐北游想要完全接纳也将是个极为漫长的过程。

    凝视着天岚剑,徐北游思绪飘远,怔怔出神。

    宋官官悄悄抬起头,歪着头看他,一副可爱模样。

    此时的清泠居中,萧知南正躺在一张小叶紫檀的躺椅上,双手交叠置于小腹上,闭着双目养神。

    一名丫鬟打扮的女子半跪在她的身前,一言不发。

    过了大约有小半个时辰,萧知南缓缓睁开眼睛,从女子手中拿过一本墨迹刚干不久的卷宗。

    这是公孙仲谋一行人的过往资料,其中徐北游的资料最少,而公孙仲谋的资料最多,但萧知南几乎没怎么看公孙仲谋的篇幅,独独只对徐北游的小篇幅感兴趣。卷宗上的内容从他出现在丹霞寨开始,一直到离开巨鹿城为止,寥寥十几言,勾勒出一个刚从小地方走出来的年轻人形象。

    萧知南合上卷宗,对跪在地上的丫鬟道:“银烛,派人去丹霞寨走一趟,再查一查徐北游以前的情况,小心一点,不要惊动镇魔殿和暗卫府,下午就不要来打扰我了,我打算自己清净一会儿,至于晚上,有可能的话,我会请徐北游过来一叙。”

    说罢,萧知南挥了挥手。

    半跪于地的女子终于起身,无声无息地徐徐向后退下。

    公孙仲谋只告诉徐北游萧知南手下有一个神秘的牡丹,却没有告诉他,萧知南还有五名绝美的贴身婢女,分别叫做银烛、秋光、画屏、轻罗、流萤。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