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姑娘姓萧名知南
    徐北游把每天例行的功课做完,仍旧是外以剑三十六为主,内以龙虎丹道为辅,再过些时日,他便可吸纳却邪剑的神意剑气,踏足一品境界。

    宋官官被公孙仲谋派出去联络辽州的剑宗弟子,公孙仲谋本人又去见了牧棠之,有些无所事事的徐北游独自一人出了清涟居,去了王府的后花园,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在这儿遇到了一个如何也想不到的女子。

    内里淡蓝色窄袖襖裙,外罩湖色纱衣,青碧色绣鞋,头束碧玉步摇,正背负双手漫步于辽王府的后花园中。

    女子略施薄妆,身段婀娜,关键还是气态不凡,从容淡定,大有八风不动的做派。

    当她映入徐北游眼帘时,周围恰好有几丛雏菊点缀,当真是风景如画,美人入画,风华绝代。

    徐北游愣在原地,不知为什么竟是有种唏嘘感慨的复杂心绪。

    女子察觉到徐北游的视线,转头望来,脸上惊讶一闪而逝,笑问道:“徐北游?”

    徐北游轻吸了一口气,望着这个一直萦绕在心头却看不清容颜的女子,他清晰记得这个首先对自己展现善意的女子,虽说这份善意中带了些许不自觉的居高临下,但却将女子的身影深深浸入到徐北游的心底里,即便女子在徐北游的心底只是一个飘渺不定的身影,可他还是不止一次曾经幻想过这位女子,所以当女子真正来到他眼前时,让他产生了一种不敢置信的错觉,遥不可及好似在天边的女子就这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甚至,徐北游心底还有一个不为人知也不足为外人道的标准,能否成为人上人就取决于自己能否将这样的女子娶回家中。

    过了好一会儿才从遐想中回神的徐北游点头道:“是我。”

    女子朝徐北游方向走近后,将他上下打量一番,微笑道:“几个月不见,你变化挺大啊,这蜀锦料子的袍子不便宜吧?男子就该趁着年轻四处走一走,走着走着就上了一层楼。”

    徐北游笑了笑,压下心头的波澜,恢复了平日的淡定,问道:“你怎么来辽州了?”

    女子莞尔一笑,道:“就兴你们男子到处闯荡,我们女子就只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嘛,我这次离家便是打算到四处走一走,西北是第一站,接下来我会顺着东北一路南下,先走完江北,待到明年再去江南看一看。”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道:“看来你家世不错,上次让端木家的公子作陪,这次又直接下榻在辽王府里。”

    女子又是走近几步,笑道:“别说我,你不也是一样?上次还是个为了一百两银子奔波的游侠儿,如今却是成了辽王殿下的堂上客,如此说来,你是找到自己师父了?”

    这是徐北游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她的相貌,上次虽然也挺近,但她带着兜帽,看不清庐山真面目,这是一张很美的面庞,美到让徐北游想不出该怎么形容的面庞,可更出彩的还是女子的气态,足以让人忽视她那绝美容颜的气态,高傲内敛而不外露,略显疏远却不显冷漠,一双丹凤眸子为她平添许多妩媚,可那对略薄的嘴唇又将这份妩媚恰如其分地消弭些许,使她整个人显得柔和又不失端庄,若是抿起嘴,那定然是有股女子特有的威严。

    徐北游见过的女子中,无一人可出其左右,尤其是女子身上那股气质,足以让他终生难忘。

    徐北游在她面前,破天荒地有些腼腆,道:“找到了。”

    女子微笑道:“那就恭喜你了。”

    徐北游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门见山问道:“姑娘,你是姓萧吧?”

    女子微微一愣,似笑非笑道:“你觉得我是宗室之人?

    徐北游笑了笑,没有说话。

    女子语气略微戏谑,道:“这天底下有身份地位的人物多了,可不一定非要姓萧,就拿如今的朝廷来说,能入内阁的那几位,大都督府的几位挂都督名号的,司礼监和暗卫府的几位,都算是一等一的尊贵人物,若是再加上六部尚书、左右侍郎,九卿,伯爵以上的勋贵,甚至是一州三司,那所谓的权贵就更多了,若是再退一步以品级而论,地方官以四品为界线,朝堂官以三品为界线,只要能越过这条线,大都能算高官,这些人,他们可都不姓萧。”

    徐北游笑道:“这番话倒是让我长见识了,不过这些人手掌大权不假,可是能让自家女儿住进辽王府的又能有几个?恐怕要十不存一吧。”

    女子忍不住拍了拍手,“你说得对,这些年虽说辽王府江河日下,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欺侮的,若是单凭我一个小女子,牧棠之肯定看都不看我一眼,即便是看,也多半是动了色心歪念,不过看在家父的面子上,这位辽王殿下即便心中不乐意,也还是要好好招待我。这天底下不姓萧的人很多,不巧的是我真的姓萧。”

    徐北游感慨道:“姓萧啊,这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家世了。”

    女子不置可否,走到不远处的一栋凉亭中坐下,如同羊脂白玉的手指轻轻敲击身前的黑亮石桌,悠然道:“徐北游,你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能猜出我姓萧,恐怕不是你自己的本事,多半是你师父猜出来又告诉你的,如此高人,小女子能否有幸见上一见?”

    徐北游几番心事都被女子轻而易举地点破,不由得生出几分敬畏之心,随后又是摇头道:“见不见的,我说了不算,而且我不信你不知道我师父的身份,毕竟在巨鹿城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萧摩诃又参与其中,你们萧家人应该很清楚才对。”

    女子略带妩媚地白了他一眼,轻声道:“公孙仲谋,剑宗宗主,这个我当然知道。但说到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我可就不知道了,一些老辈人兴许知道,但是百闻不如一见,听得再多,都不如亲自见上一面,实实在在接触过,这才算明白。”

    徐北游不置可否。他是对眼前女子很有好感不假,可他还没到色令智昏的地步,分得出轻重缓急,毕竟师父刚刚告诫过他,萧家的女子心机深沉,一个不慎就要被其玩弄于股掌之上,由不得徐北游不心生忌惮。当然,换成另外一种希望很渺茫的如果,若是女子以另外一种身份提出这个要求,比如说是他的妻子,那么徐北游无论如何都是要答应的。

    见徐北游不说话,女子只是心思微转便想明白了大概,仍是不恼不怒,脸上笑意不增不减,“既然不方便,那就改日吧。”

    徐北游如释重负的同时,又有些不可与人言的遗憾惋惜。

    女子说罢就要转身离去。

    徐北游却鬼使神差地出声又喊住了她。

    女子停步,转身,嘴角略微翘起,问道:“怎么,又想通了?”

    徐北游摇摇头,心中有些许阴翳,这名出身不凡的萧家女子,虽然不轻视他,但也不会像知云或者宋官官那般将他太过放在心上,这让徐北游有一种深深地无力感,就像当初他在崇龙观独自面对那名三品境界的暗卫一样。

    望着这名女子的一笑一颦,徐北游有了片刻的恍惚,不过却还是问出了那个久藏心底的问题,“敢问……姑娘芳名?”

    女子微微一怔,继而展颜一笑。

    这一笑让徐北游的五分恍惚变为九分。

    稍许,她收敛笑颜,微笑道:“我叫萧知南,草头萧,知道的知,江南的南。”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