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后死无仇谁可雪
    这一晚,师徒两人谈了许久,公孙仲谋喝了两壶酒,虽然神态依旧是平静淡然,但是却怎么也遮掩不住那股子老来寂寥的萧索和落寞。

    公孙仲谋甚至谈起了夫妻之道,甚是感慨道:“娶妻当娶贤,纳妾才纳爱。你如果想做一番事情,娶妻很重要。三大亲族,父族、母族和妻族,你无父无母,父族和母族就不能指望了,仅剩的妻族便是重中之重。正所谓孤木难支,当年的萧煜正是因为娶了林远的女儿,才有了起家的资本,大齐萧皇尚且如此,你又如何能免俗?所以你要娶一个能做助力的妻子。”

    “能做助力的女子又分为两种,一种是其本身,另外一种是其家世,总得来说,你若是世家子弟便取前者,否则就取后者。”

    徐北游稍稍犹豫,略微迟疑道:“师父,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女子,骑着一匹飒露紫,来头应该很大,端木玉在她面前都要矮上三分。”

    公孙仲谋平淡道:“能让端木家的小子低头,这女子恐怕要姓萧才行,而且还得是嫡宗那个萧。萧家的女子,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很大的助力,不过福祸相依,这些萧家女子也多是心机深重,城府深沉,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就算说是吃人不吐骨头也不为过,如今的你去招惹萧家女子,一不小心就要万劫不复,还是再等几年。”|

    徐北游点头道:“谨遵师父教诲。”

    公孙仲谋犹豫了一下,伸手拍了拍徐北游的肩膀,缓缓道:“你还年轻,路长着呢,前途绝不仅仅止于一座剑气凌空堂,偌大个天下江山,那是比任何女子都要美的东西,所以说,许多事情别急着下决定,看似没有退路的时候也别急着破釜沉舟,等一等,沉一沉,也许就会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徐北游虽然不明白师父今天为什么会破天荒地说这么多金玉良言,但他都一字一句地记在心里。说实话,别人抬举他,称呼他一声剑宗少主,可说到底还是看在公孙仲谋的面子上,若没有公孙仲谋,谁会认识徐北游是谁?公孙仲谋培养他,想让他在日后担起那副担子,那么徐北游就义不容辞地去承担起来,学了本事却不想承担责任,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接下来,公孙仲谋又给徐北游讲了许多旧人旧事,有他自己亲身经历的,也有是他见到的,听说的。

    其中有一个故事让徐北游印象颇深。

    帝都权贵无数,有位小公爷在纵马的时候撞死了一个人。如果这人是个寻常百姓也就算了,偏偏是个旁宗出身的萧家子弟,这就难办了,不管怎么说此人也是姓萧,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不可能的,说不定整个家族还要因为此事受到牵连受损。

    不过这位小公爷也是个果决之人,孤身一人提着一柄短刀便去了这名宗室的府上,先是跪地叩首认错,然后就在那名死了的萧家宗室灵前,一刀刺进自己小腹,坦言一命还一命,幸好当时在场的吊唁宾客不少,没真的让小公爷就这么死了,不过闹出这么一出苦肉计后,萧摩诃作为当时旁宗的话事人,也不好再继续追究下去,顺水推舟地与小公爷的父亲达成了和解,当然公府也付出了一些代价,不过比起双方撕破脸皮树敌却是要好上太多。

    这便是世家子们的心性手腕了。

    听完这个故事,徐北游就只有一个想法,谁要是觉得那些世家子都是些不懂事的纨绔子弟,那谁就是真正的傻子,这份心性和手腕,是一般人能有的?日后若是与这些人打交道,容不得半点轻忽大意。

    天色将明,徐北游告辞离去。

    待到徐北游走后,公孙仲谋将酒壶放到一旁,轻轻叹息道:“可惜啊,如果我能有个这样的儿子就好了,公孙家也不算后继无人。”

    ——

    一张锦绣大床,一床鲜红锦被,一屋旖旎春光,一片低低喘息之声,两个起伏男女。

    这里便是辽王殿下的卧房。

    此时的辽王殿下终于放下了在外人面前的恭谨守礼,满面狰狞,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正在狠狠鞭策着身下的胭脂马,

    这场男女之争一直持续了小半个时辰,随着女子一声高亢婉转的长长叹息,这才缓缓落下帷幕。

    牧棠之坐起身,轻轻抚过那具白皙美好的身躯。

    自小生活在的王府中的他,越是年长,阴气越重,甚至到了后来,这股子阴气已经不单单让外人吃不消,也让他自己也不堪重负,为了缓解,他开始逐渐沉迷于女色之事,作为东北三州首屈一指的辽王,什么样的女子寻不到?他犹为偏爱年纪稍长些又有贵重身份的美艳女子,身份越贵重,他便越发兴奋。

    就说这匹刚刚鞭挞过的胭脂马,平日里在辽州也是数一数二的诰命贵妇,自家男人死了之后,独居府中,更是万事自己说了算的逍遥自在,可自从几年前被这位辽王殿下半是用强得手之后,便不顾自己身份,死心塌地的成了牧棠之的一只笼中雀,随叫随到,不是因为惧怕辽王府的权势,只是因为寂寞二字。

    不得不说,不管是什么身份地位,人性总是逃不出一个贱字。

    牧棠之起身后,女子仍旧慵懒地卧在床上,一床锦被仅仅是遮掩了小腹下的紧要位置,露出一片让人眼晕的白皙之色。

    女子冯氏,不是寻常女子,出身清贵世家,后来嫁给身为实权将领的丈夫,丈夫死后,有娘家做后盾,再加上她手腕不俗,到底也没被人欺负了去,所以她生得美艳,却也不是花瓶。牧棠之起初只是将她视作玩物,可时日久了,终究是生出几分别样情愫,许多私密之事也会告知于她。

    冯氏是知道公孙仲谋和徐北游师徒两人来访之事的,对于这两个人物,尤其是公孙仲谋,她颇为忌惮,像她这种自小在各种规矩里长大的女子,特别怕这种不讲规矩的人。

    寻常达官贵人,终究是有迹可循,可是这些高人的心性脾气,实在不好揣测,特别是这种孑然一身,无所牵挂的散仙人物,要是真的一剑削去你的头颅,然后直接远走天涯,纵使坐拥精兵百万又有何用?

    女子手肘支在锦被上,望着男子的背影,轻声问道:“殿下昨晚急召奴家前来,可是遇到什么不顺心意的事情了?”

    毕竟同床共枕这么多年,冯氏也多少摸到一些牧棠之的性子,凡是心意不顺时,便会将她召来,然后在她身上奋力攻伐,没有半分怜惜可言。上一次是因为大都督魏禁巡边,借故裁撤了辽王府的几名心腹将领,那一晚牧棠之便让她死去活来七八次,第二天整整一天都没能起身。

    牧棠之皱了皱眉头,意有所指地说道:“公孙仲谋老了,徐北游太年轻,青黄不接。”

    女子卷着锦被翻了个身,又是一片秀色乍泄,仰面朝天望着床榻上的纱帘,柔柔道:“既然如此,殿下何不收手?”

    牧棠之轻哼了一声,“妇人之见。”

    女子轻笑一声,缓缓起身伏在他的后背上,双臂环绕在他胸前,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画着圆圈,用鼻音娇腻嗯了一声:“奴家本来就是小妇人啊,殿下的小妇人。”

    牧棠之瞥了一眼,刚刚平息下去的心火又猛地燃烧起来,转身猛地抓住她已经披散开来的青丝,然后将她的头狠狠往下一压,阴鸷道:“本王要的不是公孙仲谋,而是公孙仲谋背后的那张大网,徐北游若是能继承这张网,即便是与本王平等相交,本王也认了。”

    女子呜呜咽咽说不出话来。

    过了片刻,牧棠之脸上表情转为柔和,温声道:“我刚刚从镇魔殿那边听到风声,道门掌教要下山了。”

    正屈膝俯首的女子猛地睁大了眼眸。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