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有罗汉坐于北塔
    紫霄宫内,只剩下掌教真人和镇魔殿殿主。

    秋叶仍是介于可见和不可见之间,知云和小道童见得,修为高绝的尘叶却是见不得,他只能隐约感觉到秋叶背身过去,双目微阖。

    忽然,秋叶的声音再次响起,“师弟,你心绪不宁。”

    尘叶一愣,然后急忙收敛思绪,知道自己自从进入紫霄宫以来,有过两次心神不定,却没想到竟是被秋叶感知到了,不得不开口解释道:“自从败于公孙仲谋之手以来,我之心境的确不如以前那般圆满。”

    秋叶平静道:“剑宗,的确是我道门的一根心头刺,已经一千年了。”

    大殿之中瞬间一片寂静,气氛压抑。道门和剑宗师出同门,同根同源,剑道之争始于千年之前,可谓是一笔陈年旧帐,而且还是谁也算不清的老账,两者之间的仇怨早已深入骨髓,没有半分和解的可能,只有分出个你死我活。

    尘叶沉吟片刻,开口道:“掌教师兄要下山是大事,不过如今的天下已经不是三十年的天下了。”

    秋叶的声音微冷,“自萧玄登基以来,始终对我道门虎视眈眈,意图行当年大郑旧事,驱逐我道门,他却不想想,若没有我道门,他们萧家又怎么能得了天下?当年他出生时,萧煜与我道门交好,特意为他取名一个玄字,正应道祖玄门之意,今日他怕是忘了这个玄字的由来了。之所以一直不与他计较,是因为我始终不相信萧煜会死,毕竟是当年的天下第一人,怎么能说死就死了?”

    尘叶吃了一惊,道:“掌教师兄的意思是,萧皇还活着?”

    秋叶缓缓说道:“当年在崂山,萧煜以托付身后事之名请我为他修建梅山陵,我念及双方情分自然应允,江南之战后,大局已定,我将此事上报天尘师叔,自太平元年始,道门前后共计派出四百余弟子前往梅山,与萧瑾征调的十万民夫和三万甲士一起修筑梅山陵,总共修了十年,修成两座陵墓,其中一座是萧煜父母合葬的盛陵,这座最先完工。至于另外一座明陵,太平十年建成,其后又被萧煜亲自布置,听说佛门、儒门、巫教、玄教和天机阁也参与其中,直到太平十五年才算完全告一段落。这座修建了十五年的大墓,倾注大半个修行界之力,其中玄奇,就是道门也知之不全,而萧煜夫妇就是合葬于这座明陵之中。”

    尘叶喃喃道:“世间传言,太祖皇帝于陵墓之中,养阴兵数十万,待到大齐倾颓之时,便会重现世间,我以前只当是乡野村夫传言,想不到竟真的是空穴不来风啊。”

    秋叶平淡道:“风起于青萍之末,很多看似荒诞不经的传言,反倒是直至本源。”

    大殿之中又是一片寂静,两位大真人就这样站在大殿之中,各自静默不语。

    过了许久,尘叶缓缓道:“朝廷那边,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相继故去,承平元年的那场乱事虽然被太后镇压下去,但蓝相也多有损伤,太后故去之后,萧帝不断收权,蓝相如今在朝堂上的处境很是不好,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秋叶平淡道:“此事我自有计较,只要萧煜不重现世间,天下之大,谁又能奈我何?退一步来说,即便是萧煜还活着,只要我不去帝都,他也不能怎样。”

    尘叶还要想说什么,秋叶终于是现出形体,略一抬手,没让他继续说去,面容平静道:“你去吧,去跟暗卫府的三位都督要个交代,将崇龙观之事做个了结,至于其他事情,我自有安排。”

    尘叶肃容稽首,“是,师弟告退。”

    ——

    到了辽州,离北都便不远了。

    本朝亲王郡王皆有封地,而且按照爵位和封地规格,还配有大小不等的兵权,或是镇守一城,如灵武郡王萧摩诃,或是镇守一州,如燕王萧隶,齐王萧白,还有就是镇守一国一地,分别是身在草原王庭的镇北王林寒,掌管着整个辽阔草原,坐镇原名卫国后改名魏国的魏王萧瑾,就是他亲手灭去张家和公孙家,最后一个便是镇守东北三州的辽王牧棠之。

    天下初定,以宗室诸王屏藩社稷是明智之举,朝野上下并无异议,即便是现在,也没人敢喊出削藩的话语,唯有辽王牧棠之不断招来非议,因为其他诸王即是宗亲,而且本人或者父祖辈都有从龙之功,唯有辽王一系,乃是当初先帝迫于形势不得不许下亲王之位招降而来。

    所以到了现在,皇帝陛下和蓝相爷不断打压辽王,朝野上下,非但没有人说情,反而都是幸灾乐祸,愈发显得如今的辽王殿下势单力孤。

    朝廷步步紧逼,辽王府便步步退让,偌大一个东北,除了辽州,就只剩下一个北都,辽州和北都各有一座辽王府,但真正的辽王府却不在辽州,而是在北都城中。

    徐北游和公孙仲谋要去见辽王,就必然要去北都,不过这次辽王想来是要表现出礼贤下士的诚意,故而特意从北都来到辽州朝阳府。

    徐北游和宋官官从酒楼中出来,按照与师父的约定,前往北塔与他会合。

    朝阳府城内有三座古塔鼎足而立,依其方位,俗称东塔、南塔、北塔,朝阳北塔始建于北魏年间,乃是北魏文成明皇后在大燕龙城宫殿旧址上,为其祖父祈寿冥福和弘扬佛法而修建的“思燕佛图”。

    后几经战乱,几经损毁,又几度重建,形成以后燕宫殿夯土台基为地基,“思燕佛图”的台基为台基,砖塔为内核,辽塔为外表的朝阳北塔。其构造奇妙,使北塔被誉为东北第一塔。

    北塔地宫中,供奉有佛祖真身舍利,再加上南塔的所供奉佛祖舍利,一城之中竟是有两颗佛祖舍利,故而朝阳府被尊为佛都,有大批佛门高人驻扎于此,这里也是寥寥几处没有道门势力延展的城池之一。

    到了城北,便可以看到金光璀璨的北塔。

    塔内有佛光隐现。

    徐北游与宋官官径直向北塔行去,临近塔前百丈左右才停下脚步。

    宋官官指了指北塔,轻声道:“我曾在宗内典籍中看到过,有位佛门得证罗汉果位的高僧镇守在此塔之中,能以体魄挡下宗主一剑的人不多,这位高僧就是其中之一,不败金身臻至小圆满境界,曾在玄教的六位人仙高手的围攻下,不还手却不伤分毫。”

    徐北游问道:“罗汉果位?”

    宋官官解释道:“五仙之说是道门的说法,佛门并不以此为境界划分,罗汉果位便是等同于道门的地仙境界。”

    徐北游呵了一声,“又是一位地仙大高手。”

    宋官官轻轻说道:“道门有八峰主之说,佛门亦有六大首座,此十四人俱是地仙九楼之上的境界,像转轮王那种一二楼的地仙境界,在这些人面前不过是土鸡瓦狗一般。”

    徐北游迈步前行,语调平淡道:“再不济的地仙境界也是地仙,远非我这个就连鬼仙都还未踏足的人能妄加评说的。”

    北塔周围异常空旷,甚至没有寺庙等其他建筑,只有这一座孤零零的宝塔,传说中那位佛门高僧便是坐镇于塔顶,守护佛祖舍利。

    这些年来,可是从来没听说过有人敢打佛祖舍利的主意。

    徐北游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北塔的塔顶,金光浓郁近乎于实质,蔚然奇观。

    金光内的佛塔中有人端坐,双手合十,轻诵道:“南无阿弥陀佛。”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