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道门祖庭巍然立
    道门祖庭,位于西昆仑尽头的天南之地,有九峰,分别由八位峰主和掌教真人掌管。

    其中九峰之首名曰都天峰,是为天下第一峰,素有玄都玉京之称,即是掌教真人居处,由掌教真人亲自掌管。

    茫茫云海中,九座山峰探出云海,居中的一座山峰比其他八座山峰高出甚多,似如鹤立鸡群。

    此峰即是都天峰,远远望去,如一接天巨柱,直刺苍穹,周身云海环绕,当真是人间距离上天最近的地方。

    都天峰峰顶是一道极为整齐的切面,仿佛是有人用无上的大神通,将原本的峰尖横斩了去。在这儿有一座巨大天池,占据了整个峰顶,几乎有一城之地,而在天池的中心位置则是悬浮着一座由白玉搭建的巨大广场,一眼望不到尽头。

    与背阴一面的镇魔殿不同,广场上辉煌殿阁林立,它们漠然立于这世间最高之处,仿佛云上天宫,俯视着天底下的芸芸众生。

    这里就是巍巍道门的枢机核心所在,位于其中心位置的紫霄宫、祖师殿、三清道殿又是核心中的核心。紫霄宫是掌教真人居处,祖师殿是供奉道门历代祖师所在,凡是能入祖师殿者,除了历代掌教,还有对于道门贡献极大之人,无一不是曾经名动天下的人杰,三清道殿则是掌教真人召集众峰主、殿阁之主、大真人、真人的议事所在。

    黑衣掌教败于公孙仲谋剑下。

    随着这个消息从北向南蔓延开来,天下轰动,道门也为之震动。镇魔殿殿主竟然输了?不提那些久不现世的尘字辈老人,就说摆在明面上的那些高人,这位镇魔殿殿主可是位列天机榜第七的高人啊,放眼道门也就比掌教真人低上一线而已,怎么说败就败了?

    这时候,很多老辈人都想起了当年那个独步天下莫能与之相抗的上官仙尘,难不成公孙仲谋又是第二个上官仙尘?

    尤其是镇魔殿,对于他们而言,剑宗诛仙几个字几乎就是他们的梦魇,上上代的镇魔殿殿主便是败于诛仙剑下,以至于坠境不止,从堂堂地仙沦为一介凡人,不过九十岁之龄便寿尽而亡,如今现任镇魔殿又一次败于诛仙剑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宿命?

    紫霄宫前的长长台阶上,有两人缓缓而行,一人黑袍大袖,头戴混元巾,帽正为一块紫黑色墨玉,道袍钮扣位置佩慧剑剑带,寓意一断烦恼,二断****,三断贪嗔,脚踏玄色云履,实实在在的道门大真人打扮。

    在其身后则是一名身着蓝色道袍的小道姑,头戴荷叶巾,并无其他装饰,似乎只是道门的寻常外门弟子,可如果真的是寻常弟子,又怎么能来到掌教居处的紫霄宫门前?

    都天峰的紫霄宫与山下临仙府的清虚宫,乃是道祖在世时亲手修建的唯二建筑,

    传闻当年道祖立教前,先于都天峰上建紫宵宫以作日后讲道之所,随后又在都天峰山脚下建清虚宫,以供那些慕名而来又无法登上都天峰的来客做停留休息之用。再到后来,道祖于都天峰紫宵宫立教讲道,许多人慕名而来,有缘者登山听道,无缘又不愿离去者,就在清虚宫周围结庐而居,就此安顿下来。继而道门昌盛,门下俗家弟子激增,其家人也随之迁移而来,同样在此安居,遂成今日之临仙府。

    两人走完九十九级阶梯,来到紫霄宫门前,左右有两名童子手执拂尘而立,见到黑袍大真人后,恭谨施礼道:“见过镇魔殿殿主,先前掌教大老爷传下口谕,若是您来了,无需通传,直接去见他老人家即可。”

    尘叶微微点头,迈步跨过门槛,带着身后的知云走进紫宵宫。

    紫霄宫内还保持了当年道祖讲道时的格局,并不设椅,而是以蒲团代替,最上首高台位置为当年道祖所坐,其下两旁分列共计十八座,也就是道门的十八位开派祖师,除去叛离道门自立门户的或是早早身陨的,还剩下九人,其中就有庄祖、张祖、黄祖等人。

    不过如今的紫霄宫中空空荡荡,不见当年道祖和诸位祖师,只剩下一个个传承千余年不朽不腐的蒲团。

    知云不敢去四下乱看,只是低着头亦步亦趋地跟在尘叶身后。

    原本道祖所坐的位置空无一人,只有一方小巧香炉,燃有一炷细香。

    知云小心翼翼地抬起头,视线刚好与高台平齐,然后她瞧见了一双黑底白纹的云履。

    然而在尘叶的视线中,这儿即是空无一人,又的确有一人,介于可见与不可见之间,修为越高之人越是不可见,反倒是修为低微之人能够瞧见一二。

    好一个身外化身之法啊。

    此时的掌教真人本体真身应该是在紫霄宫内室闭关,等闲不会出关,若有要务,便会以这身外化身现身。

    尘叶对着一片空荡荡的所在,微微低头,缓缓说道:“搅扰掌教师兄清修了,师弟此番前来,是为崇龙观与剑宗之事,请掌教师兄裁断。”

    一个中正平和之声自无中生出,“剑宗之事,师弟你不必插手,此事由贫道亲自处理。”

    尘叶眼底掠过一抹震惊之色,掌教真人这是要出关了?旋即收敛心神,沉声应道:“诺。”

    那道声音微微顿了一下,问道:“就是此子?”

    尘叶轻轻点头:“正是崇龙观唯一幸存弟子知云,掌教师兄准备如何处置?”

    那道声音略微沉吟,平淡道:“知云,抬起头来。”

    知云满是惶恐,抬起头来,只见在身前高台上立着一名中年道人,丹凤眉眼,面色如玉,一身紫色道袍平淡无奇,既无慧剑剑带,也无其他玉佩等佩饰,就连头上也未戴巾冠,仅是以一支木簪束住发髻。

    这名中年道人正是执掌天下道门的掌教真人秋叶,此番装扮与道门教规大大不合,按照道理而言,就是作为掌教真人也不可如此,不过相由心生,这具身外化身乃是掌教真人心念所化,自然不必拘束于此。

    秋叶仔细端详了知云一会儿,接着开口道:“虽然你是跟随冷尘师叔修行,但是因为冷尘师叔是代徒收徒的缘故,所以你是云字辈,现在冷尘师叔已经坐化,你若是愿意,可以随贫道修行。”

    掌教真人此言一出,尘叶都有所动容,掌教一脉弟子向来稀少,不过没有半个平庸之辈,现在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齐仙云就是出自掌教一脉,现在掌教真人竟是有意收这个小丫头为徒,难道这个小丫头的身上竟是有什么自己还没看出来的玄机不成?

    知云虽然涉世未深,但却不傻,愣了一小会儿后便跪倒在中年道人面前。

    秋叶挥了挥手,一名小道童来到知云面前,轻声道:“这位师姐,请跟我来。”

    知云跟着小道童一路出了紫霄宫,然后小道童又将她交给了一位脸色冰冷的女子。

    知云望着这名女子,头戴芙蓉冠,身着白色道袍,虽然不过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但已经是高居长老客卿的真人之列。

    要知道这真人之位可是非人仙之境不可授予啊。

    女子也不说话,示意知云跟着自己走。

    接下来,女子领着知云换了一身象征淡蓝色的女冠装束,从道冠到头巾、道袍、鞋履、佩饰一应俱全,最后将知云安排在都天峰的一桩独栋小院中。

    做完这些之后,女子就要转身离去。

    知云终于是鼓起勇气问道:“这位师姐,还没……还没请教……”

    女子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齐仙云。”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