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两说慕容话诛仙
    徐北游走进朝阳府,感受到了与西北大不相同的人貌风情。

    虽说都是属于北方,但是西北粗犷,东北直爽,徐北游这个生于西北长于西北的西北人来到了东北,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沿着城内主干街道缓缓而行,边走边看世情百态,刚好看到路边有个卖冰糖红果的,徐北游本想要去买一串,却是忽然想起了那个最爱这些小玩意的知云,不知道这个返回道门的小道姑最近可好?有没有被同门欺负?又有没有躲起来哭鼻子?

    徐北游心绪略有不宁,摇了摇头,终究是没去买上一串,径直离去。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走出一段路程后,徐北游心中生出警觉,猛地按剑转身,然后就见到了一名俏生生地立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女子。

    女子换下了青衣,换上了一件青白色比甲,下着同色素裙,绣鞋藏在裙摆下面,只是露出鞋尖上的两个可爱毛球,满头长发用一支银簪束住,只有额前垂下刘海,清秀眉眼间满是笑意,怎么瞧都是个良家小女子。

    徐北游一愣,然后笑道:“伤好了?”

    来人正是宋官官,她双手交叠在小腹处,低头嗯了一声。

    徐北游轻声道:“好了就好,人死万事空,天大的事情都大不过生死去。”

    宋官官柔柔一笑,“公子说话就是有道理。”

    徐北游伸出手。

    宋官官怔了怔,然后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红晕,略显迟疑地将自己的手放到徐北游的手心中。

    徐北游握住宋官官的手,拉着她继续前行。

    宋官官两颊微染红晕,哪里还像是剑气凌空堂的剑师,完全就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家碧玉。

    徐北游倒是没往这方面想,问道:“当日你被伤成那个样子,我还以为你活不成了,玄水阁的手段倒也真是神奇,听说这宗门中只有女子,男子止步,其中的底细,你清楚吗?”

    宋官官柔柔答道:“回禀公子,其实这玄水阁中也是有男人的,而且还是唯一的男人,就是那位创立玄水阁的慕容玄阴,所以宗主曾经说过,这所谓的巨鹿城宗门玄水阁不过是慕容玄阴豢养的一房侍妾丫鬟而已,因为宗主与慕容玄阴交好的缘故,我剑气凌空堂这些年与玄水阁也有些香火情分,这次奴家能被玄水阁救治,一则是因为这些情分和宗主面子,二则就是奴家占了女儿身的便宜,不用理会那条男子不得入内的规矩。”

    徐北游想了想,接着问道:“我倒是一直很好奇,慕容玄阴和大名鼎鼎的慕容世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宋官官想了想,说道:“公子一定知道当朝皇家萧氏分为嫡宗和旁宗吧?”

    出乎意料的答案,徐北游恍然道:“你是说慕容家也分为两支?”

    宋官官点头道:“当年的慕容氏老家主有一嫡一庶两子,嫡子慕容渊继任家主之位后,容不下庶子慕容燕,于是慕容燕离开慕容本家,远赴后建,后来官至后建大将军,与萧煜联手征讨后建五王,也在后建留下了一支慕容家,道门掌教夫人慕容萱是慕容渊之女,而慕容玄阴则是慕容燕之子,两人勉强算是堂姐弟吧。”

    徐北游终于是理清了这两个慕容氏之间的关系,难怪一个姓慕容的女子做了道门的掌教夫人,而另外一个姓慕容的却成了道门镇魔殿天字第二号的魔头。

    徐北游又听宋官官说了些朝阳府这座关外龙城的种种传说轶事,说当年后燕立国时,慕容龙城和慕容凤皇是如何绝世风采,慕容氏又是如何在这儿虎视天下,又说这座龙城还有佛都之称,因为当年佛祖留下七颗舍利,被佛门筑建佛塔保存,其中有两座佛塔就在这朝阳府中,故被尊为佛都。

    时至中午,宋官官忽然嗅了嗅,两眼发亮。

    徐北游转头看见一座酒楼,微笑问道:“饿了?”

    宋官官一只手捏住衣角,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道:“想喝酒了。”

    徐北游笑了一声,拉着她走入酒楼,趁着人少找了个二楼靠窗的上佳位置,给自己点了几道素菜,再给宋官官点了两壶酒,一壶是因为女儿红和状元红两个典故而驰名天下的花雕酒,另外一壶则是东北本地特产的烧酒,又叫烧刀子,以其味浓烈、似火烧而得名。这让一旁的店小二看得目瞪口呆,心想着今天还真是开眼了,负剑像是个游侠儿的男子不喝酒而是吃素,像个小家碧玉的女子却是要喝寻常大汉也不敢轻易多喝的烧刀子。

    先上酒,后上菜。

    宋官官给自己倒了杯烧刀子,轻啜一口,一双眸子轻轻眯起,像一弯月牙。

    她笑道:“公子,这烧酒可是号称辽东酒王,喝一口就觉得胸中似火烧,你真不尝尝?”

    徐北游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刚要准备离去的店小二也是在心底大摇其头,不喝酒的男人算哪门子男人?

    不一会儿,素菜上齐,徐北游伸了几筷子后,望向窗外熙熙攘攘的街道,轻声说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世情二字,读不出来,只能走出来,这次跟着师父一路走来,看了很多,也想了很多,尤其是这剑宗二字,真是世情极难。”

    这种事情,宋官官并不多言置评,只是低头喝酒。

    酒楼从来都是各种消息集散之地,虽然自古就有食不言的规矩,但在这儿却是从来没人遵守的,食客们谈天说地,尤其喜爱议论当下各种传闻。

    时下最引人注目的话题,就是镇魔殿殿主尘叶与剑宗宗主公孙仲谋在巨鹿城中的巅峰大战,黑衣掌教不用去多说,这是多少年来一直大名鼎鼎的人物,而公孙仲谋却是一直藏身幕后的人物,这次现身幕前,一下子就让天下剑仙失了颜色。

    让众人议论纷纷的是,这位剑宗宗主携带诛仙现世的第一战,就胜了镇魔殿殿主,一下子就让巍巍道门丢了好大一个颜面,更令世人震惊的是,镇魔殿殿主竟然会服软,率领镇魔殿退出了巨鹿城。

    此时有人说的兴起,“要说这诛仙剑,那来头可大,听听这名字,诛仙,诛杀神仙,就是专门杀神仙的仙剑,那剑宗宗主说个去字,这剑就能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只要此剑在手,什么道门神仙都不是对手,镇魔殿殿主是何许人物?就算不是天下第一,那也得是第二第三吧,还不是在这把剑下吃了大亏。”

    立刻有人反驳道:“既然这般厉害,为何剑宗还是亡了?若真有这般神通,这位剑宗宗主为何直到最近才现世?”

    原先那人冷哼一声,不屑道:“既然是仙剑,那就肯定是仙人所用之剑,没有仙人的修为,想都不用想,这位剑宗宗主先前没有仙人修为,用不了诛仙剑,当然还不能出山,现如今有了仙人修为,自然就能出山了。”

    酒楼中不少人都点头称是。

    更有人附和道:“我听北塔的那位高僧说过,世人都有命格之说,命格弱的人担不起国之重器,想来这仙家重宝也是如此。”

    对于这些纷纷扰扰之言,徐北游和宋官官相视一笑。

    诛仙。

    千年剑宗的精气神,尽付此剑中。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