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一章一印换一人
    巨鹿城外三十里,送客亭。

    亭子很简陋,也很坚固,只有这样才能抵挡住草原的风吹雨打。

    两名老人站在亭子里谈事情,很难想像前不久两人还在打生打死,如今却像多年老友那般谈笑风生,也许只有这样的态度才能在这个世界上活得更久,活得更好。

    一对年轻男女等候在亭子外面不远处,心情有些莫名的惆怅和沉重。

    徐北游有些不耐这种等待结果的无奈现状,忍不住朝亭子里望去。

    同样是天底下最高的高手,两名老人的形象大不相同,黑衣白发的公孙仲谋此时不苟言笑,威严冷肃,让人望而生畏,像极了世人对于镇魔殿殿主的臆测形象,而真正的镇魔殿殿主尘叶则是符合修行界晚辈们对高人们的一切想象,身材修长,仙风道骨,神华内敛,晶润如玉,虽说也是不惑年纪的相貌,但总要比公孙仲谋的苍老面庞讨喜一些,也不会因为看上去年纪太小而有损威严。

    公孙仲谋虽然胜了尘叶,但杀不了尘叶,所以此时两人的地位并无明显的高下之分,仍是相对平等,两人所谈的事情,徐北游也知道一二,所以他才忍不住会生出惆怅的感觉。

    想到这儿,他把目光转向知云,这个小道姑也有所预料,正低着头一言不发,感受到徐北游的目光注视,抬起头来迎向徐北游的目光,勉强挤出个笑脸,似乎不知所措,欲言又止。

    徐北游笑了笑,忽然觉得有些憋屈。

    当初捎上知云是无奈之举,只是一路行来,相处的时间多了,就渐渐有了感情。

    他很想现在站出来,对师傅和镇魔殿殿主大声开口,我不想让身边的这个小丫头回剑宗,我想让她留在我身边。

    可是他没这个勇气,也没这个底气。

    面对师父,他没有勇气去忤逆授业恩师的意志。

    面对镇魔殿殿主,他则是没有底气去反抗这位站在当世巅峰的大人物。

    那位大真人仅仅是背对徐北游,其身上的气势都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更何论去正面抗衡?

    或许几十年后的徐北游可以做到,但是现在的徐北游不行。

    很无奈的结果和现实。

    亭内。

    两人的交谈进入了尾声,尘叶转头看了眼站在外面有些手足无措的小道姑,平淡道:“有劳公孙宗主这段时间的照拂,就算贫道欠下一个人情,日后只要力所能及,绝不推脱。”

    公孙仲谋面上表情古井无波,心底却很满意这个答案,镇魔殿殿主的一个人情,纵使比不了大齐皇帝的人情,但也相去不远了,镇魔殿殿主最令人畏惧的不是他的修为,而是他所掌握的权势,传闻中三**执事之首,其修为震铄古今,与大内第一高手平安先生张百岁相去无几,还不是一样要听从这位殿主之令?

    见公孙仲谋点头,尘叶从袖中取出一方印章,通体墨色,上刻麒麟,大小与先前萧摩诃交给公孙仲谋的“灵宝”印章相差无几,底面刻有清阁居士四字。

    公孙仲谋接过印章,淡笑道:“自从老了以后,这心肠也就软了,咱们两个老家伙去那边走走,让年轻人互相告个别。”

    尘叶平淡嗯了一声,没有反驳。

    两名老人一前一后走出亭子,公孙仲谋对徐北游打了个手势。

    徐北游神情复杂地望向身边的知云,踌躇而不知该怎么开口。

    终于还是要走了吗?

    知云怯生生地看了一眼两名正逐渐走远的老人,鼓起勇气扯住徐北游的袖口。

    徐北游低头看去,小道姑的眼眶湿润,有了洪水决堤的迹象。

    也许在公孙仲谋看来,这么一对懵懂未知的年轻男女,不过相处了几个月的时间,哪来什么刻骨铭心的儿女情长,就他自己而言,夫妻两人携手历经生死劫难,几十年的相互扶持,最后还不是分道扬镳?两个年轻人最多是难受一阵子,过去也就过去了。

    可是知云却不这么想,收养她的崇龙观老观主死后,她就彻底变成了孤单一个人,继而崇龙观覆灭,她连最后的栖身之所也没有了。就像人在溺水时会下意识地抓住一起可以抓住的东西,现在的徐北游就是知云紧紧抱住的浮木,只要依靠着他,知云觉得自己才不会沉到水底去。

    知云低声道:“我不想走,我不想去道门。”

    徐北游勉强笑了笑,违心道:“道门有什么不好?天上玄都,素有玉京之称,多少修士想去还去不了呢。”

    听到徐北游这番话,知云真的是泫然欲泣了,低着头,不去看他,也不再言语。

    徐北游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揽住她的肩头,柔声道:“别看我们师徒现在风光,可说不定哪天就要被人追杀,那是真正的亡命天涯,说不定哪天就顾不上你了,万一把你丢了可怎么办?所以才让你回道门,那里再怎么不好,总归是有一份安稳。”

    小道姑还是低着头,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低低地呜咽着。

    徐北游想要去给她擦泪,她却双手捂住脸庞,纤弱的肩头一颤一颤,显然是觉得自己被当作累赘给抛弃了。

    不管徐北游方才的话语怎么委婉,知云还是听出了话语中的意思。

    这是公孙仲谋的意思,与其带着这个小道姑,让她不知哪天死于非命,倒不如现在拿她换一个镇魔殿殿主的人情,皆大欢喜。

    徐北游沉默良久,知云哭得没气力了,抽抽噎噎地含糊说道:“我见过那个人,他曾经来拜访过师父。”

    那个人自然指的就是镇魔殿殿主。

    徐北游没有说话,不是无话可说,而是欲言又止。

    知云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儿,抬起头,一字一句道:“我走了。”

    徐北游从背囊里拿出一本书,递到她的面前,故意装作云淡风轻地说道:“你不是喜欢这本帝鉴图说的图画吗,送你了,路上解闷。”

    知云下意识地接过书,怔然失神。

    徐北游拉起知云的手,朝两名老人所在的方向走去。

    镇魔殿殿主望着朝自己走来的知云,脸色平静。

    距离还有几十步的时候,徐北游停下脚步,松开知云的手,轻声道:“去吧。”

    知云双手紧紧抱着那本帝鉴图说,独自一人缓缓走向镇魔殿殿主,不住地回头张望。

    似乎是希望徐北游能出声喊住自己。

    不过徐北游从始至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招了招手。

    最后,徐北游竟是鬼使神差地与这位镇魔殿殿主对视一眼。

    下次再相见,徐北游又该是以何种身份来面对这位镇魔殿殿主?

    待到两人彻底走远之后,公孙仲谋拍了拍自己徒弟的肩头,淡笑道:“大丈夫何患无妻?你丢了个小媳妇,为师送你个小玩意。”

    说话间,一方印章被公孙仲谋丢到徐北游的手里。

    通体碧玉,底面刻着灵宝二字。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