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一剑谁堪伯仲间
    天雷压顶。

    任你是地仙境界也要低头弯腰。

    天雷径直朝公孙仲谋落下,刚好与公孙仲谋递出的一剑针锋相对。

    浩荡剑气冲天而起,好似是一条倒挂银河,逆流而上。

    跟上官仙尘当年张口啸出一条长河剑气,如出一辙。

    剑气直接将那道天雷击碎。

    满城修士看得目瞪口呆,剑宗的剑道,都是这么霸道的吗?

    象征天道劫难的天雷,竟然被公孙仲谋一剑干脆利落地破去了?!

    尘叶却是不在意地一笑,先前一雷不过是牛刀小试,既然是雷池大阵,自然要看二十八雷齐动的景象才行。

    二十八颗雷珠的光芒愈发耀眼,与先前天雷一般无二的二十八道雷霆破开云海,交织成一幕大网覆盖向公孙仲谋。

    天罗地网,八方雷动。

    不敢逾越雷池半步,这座由玄通道法构建的雷池,比起那真正的古雷池,何止是强出一筹!

    公孙仲谋伸出手,缓缓道:“请剑。”

    立于地面街道上的剑匣轰然大开,有青色剑气冲霄而起,紧接着一柄举世无双的仙剑自剑匣中缓缓升起,横贯于公孙仲谋和尘叶两人之间。

    此剑出世时,原本被黑云遮蔽的天空瞬间染上一层碧荧荧的青色,就连耀眼无比的雷池大阵也在此剑面前黯然失色。

    满头白发的公孙仲谋伸手握住剑柄,平静道:“此剑专杀逍遥地仙。”

    这一剑即是剑宗宗主佩剑,也是当年剑宗祖师佩剑。

    剑名诛仙,自千年以降,剑下地仙亡魂近百。

    公孙仲谋手持诛仙,大笑道:“都说不可越雷池一步,老夫今日偏要一步越过雷池,倒要看看你这位镇魔殿殿主能奈我何!?”

    公孙仲谋果真不退反进,迎向那张雷网。

    手中诛仙轻描淡写地划出一道长虹轨迹。

    雷霆失声,黑云失色。

    一剑过雷池,一剑破雷池。

    摧枯拉朽。

    这一幕,徐北游看得心神摇晃,这才是真正的逍遥地仙,真正的剑仙啊。

    还有那诛仙一剑。

    十年之前,徐北游就曾见过此剑出世。

    也正是从这一剑开始,徐北游和公孙仲谋结下了这段师徒缘分。

    一只夏蝉,一把仙剑。

    可真是久别重逢了。

    灵武郡王府的望楼上,萧摩诃摇头一叹,“尘叶输了,公孙仲谋赢了。”

    萧世略满脸震惊,不敢置信道:“镇魔殿殿主竟然会输,还有那把剑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修行界也没半点传闻,没有道理啊。”

    萧摩诃眯起眼,轻声道:“此剑名为诛仙,曾经是道门镇压气运的三大重器之一,千余年前剑道之争,道门两分,此剑被剑宗祖师带去了剑宗,成为剑宗的镇宗之宝,由历代宗主亲掌。剑宗上代宗主上官仙尘将死之际传给了公孙仲谋,道门迟迟无法从公孙仲谋手上夺回这件至宝,自然没有脸面去说这把剑,道门不愿多说,这修行界谁还敢去触道门的霉头?再加上这把剑久不出世,你们这辈人没听说过也在情理之中。”

    萧世略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父王,既然是公孙仲谋赢了,那这次的巨鹿互市?”

    萧摩诃平静道:“为父之所以要请公孙仲谋过来,本来就是为了搅局的,这次名为互市,实际上是替朝廷和陛下收拢各方散修,最不愿意看到这一幕的就是道门,若不是有公孙仲谋这个天字号剑宗大余孽顶在前面,让道门无暇顾及,这所谓的巨鹿城互市又从何谈起?不过眼下的情况却是有些超乎为父的意料之外,因为公孙仲谋和尘叶交手,竟然吸引了如此多的修士,倒也是意外之喜了。”

    萧世略的脸上有了笑意,“恭喜父王,此事若是办成,陛下那边定然要龙颜大悦,说不定父王就能凭借此契机更进一步。”

    萧摩诃也是一笑。

    六颗东珠的郡王帽子虽好,但哪里比得上七颗东珠的亲王冠冕?

    亲王,那可是嫡宗那边才有的待遇。

    新朝初立,分封诸王屏御四藩,这时候的亲王可不是王朝末年那些有名无实的亲王,而是实实在在的藩王,大齐朝一共封了五位亲王,其中有两位异姓王,分别是东北的辽王和草原的镇北王,也就是草原汗王。另外三位亲王,俱是出自萧氏嫡宗,其中最为大名鼎鼎的正是先帝萧煜的异母弟魏王萧瑾,至于萧氏旁宗,最高也只是止步于郡王,在嫡宗的三大亲王面前始终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灵武郡王萧摩诃身为萧氏旁宗之长,想要更进一步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萧摩诃轻声道:“世略,嫡宗那边,一位叔王,两位大长公主,还有两个年轻亲王,而我们旁宗这边却只有为父一个郡王和长公主殿下,势单力薄,虽说有亲疏之别,但一笔写不出两个萧字,我们凭什么就要背着一个旁字被嫡宗欺压?凭什么魏王可以独占一国之地,而我父子两人就只能偏居苦寒塞外一城之地,这其中差距何其大也?既然祖宗上的情分比不了,我们就只能靠自己了,不然在这朝堂之上谁还会把我们放在眼中?”

    萧世略低头道:“父王教诲,儿臣谨记心中。”

    萧摩诃叹息一声,不再去看那两位逍遥地仙的旷世大战,转身离开望楼,背影萧索。

    这一战的结果,出乎绝大多数人意料之外,公孙仲谋以诛仙剑大破镇魔殿殿主的雷池大阵,镇魔殿殿主尘叶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却颇为狼狈,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大人物来说,再也没有脸面留在巨鹿城中,此战之后,道门镇魔殿全面退出巨鹿城。

    而这一战却是成就了公孙仲谋,借着这惊天一战的声势,公孙仲谋被称为当之无愧的剑道魁首,其声名直追那几位诸如道门掌教之列的绝世高人,而且经由无数巨鹿城观战之人的口口相传,公孙仲谋这个名字不再局限于大人物的口中,处于修行界底层苦苦挣扎的人,也第一次知道了这世上原来还有个剑宗宗主,叫公孙仲谋!

    可惜的是,这个剑宗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在镇魔殿退去不久后,刚刚崭露峥嵘的剑气凌空堂也再次蛰伏,不留半点痕迹,就连剑宗宗主公孙仲谋也飘然远去。

    作为公孙仲谋的弟子,徐北游还知道一些外人不为所知的事情,比如说公孙仲谋在此战之后分别与两人密谈,而这两人正是这次巨鹿城互市的始作俑者。

    灵武郡王萧摩诃。

    镇魔殿殿主尘叶。

    萧摩诃请公孙仲谋前往巨鹿城破局,现在公孙仲谋完美逼退镇魔殿,也到了萧摩诃支付报酬的时候,而这项报酬更是大到让徐北游震惊难言。

    那是一方私章,通体碧玉之色,高约三寸有余,底面四方,长宽约两寸,刻有灵宝二字。

    准确来说,这是一件信物,凭借此物,可以向当朝的皇帝陛下提出一个情理之内的要求。

    当朝天子的人情,这得有多大?

    那真是像天一样大了。

    至于镇魔殿殿主那边,两人则是做了一桩交易。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