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当死则死亦无憾
    最后公孙仲谋缓缓说道:“御甲,你让玄乙去玄水阁打声招呼,这边闹出这么大动静,玄水阁那边也该收到风声了。”

    一声轻诺之后,藏身于暗处的御甲退去。

    然后公孙仲谋也离开了此地,只剩下一座已经变为废墟的酒楼,还在诉说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徐北游抱着宋官官来到南城,在这里有一片极为醒目的黑瓦建筑,占地颇大,其中曲径通幽,别有洞天,在其中心位置的那座高耸望楼则是说明了它的身份,正是巨鹿城四家一宗门中的玄水阁所在。

    玄水阁已经提前得知了消息,一名黑袍广袖的女子带着一众侍女站在正门前等候,见到徐北游后,敛袖施礼道:“玄水阁冷秋水见过徐公子。”

    虽说现在公子名号已经不怎么值钱,不像以前那般非公侯冢子不可称公子,是个人模狗样的年轻男子都能被称呼一声公子,可徐北游在人生中的前二十年还真没被人称呼过公子,直到遇到宋官官后,他也被扣上了一个公子的名头。

    徐北游抱着宋官官,微微前倾身子,算是还礼。

    冷秋水望向徐北游怀中的宋官官,轻声道:“这位就是公孙先生所说的宋姑娘吧,请徐公子把宋姑娘交给本阁,不过因为本阁皆是女子的缘故,不方便男子入内,所以还请徐公子七天之后再来。”

    徐北游将怀中交到宋官官交到冷秋水身旁的两名侍女手中,轻声道:“如此便有劳冷阁主了。”

    冷秋水淡淡一笑道:“分内之事,不敢称劳。”

    徐北游后退一步,拱手道:“告辞。”

    冷秋水仍是保持着微笑神情,道:“不送。”

    两扇漆黑的大门缓缓关闭。

    徐北游转身离开此处,一道全身裹在黑袍中的身影在不远处肃然而立,见到徐北游后,沉声道:“剑气凌空堂剑师玄乙见过少主,宗主正在南城的金玉苑等你。”

    徐北游停下脚步,莫名地笑了笑。

    少主啊,转眼之间,自己也算是个人物了?

    徐北游摇摇头,又是自嘲一笑。

    哪里就算是人物了?这些剑气凌空堂的剑师们,若不是看在师父的脸面上,有几个乐意多看自己一眼?即使现在称呼自己一声少主,又有几个在心底瞧得上自己?

    靠山山倒,靠人人走,人生立世,能靠的只有自己。

    徐北游对这位在十二剑师中排名第二的高手点头示意,洒然离去。

    这位玄乙剑师一愣,待到徐北游走远之后才摇头失笑道:“能让宗主看中的人,果然有点意思。”

    金玉苑。

    听名字便不会是良家所在,这是一座行院,占地极大,与寻常权贵府邸无异,更与寻常烟花之地不同。

    金玉苑内别有一番洞天,庭院深深,幽静雅致,没有半点浮躁繁华,其中也并非只有娼户女子,另有乐工、裁缝、工匠、仆役无数,巨鹿城中的许多权贵人物都会在此梳拢一个粉头,包下一座院子,倒不是为了女色享受,毕竟凡是能被套上权贵二字的人,从来都少不了娇妻美妾,更多还是为了避世修养,也算是闹中取静。

    出身高阀世族的公孙仲谋会落脚在这儿,在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

    金玉苑在巨鹿城中的名声很大,徐北游只是问了几个路人便找到了金玉苑的所在。

    在一名缠着绿头巾龟奴的带领下,徐北游穿廊过堂,七曲八折后,来到了公孙仲谋落脚的院子。

    刚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花木扶疏,草木青青,清幽之气扑面而来,完全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烟花之气,倒更像是某位名士的别院偏居。

    徐北游暗暗咋舌,这哪里还是烟花场所,自己真是孤陋寡闻了。

    徐北游在这儿没见到公孙仲谋,但见到了有些日子不见的知云。

    知云还是老样子,羞涩腼腆的小丫头,与宋官官截然不同,见到徐北游后,只是捏了自己的衣角,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欲言又止。

    徐北游玩笑道:“怎么,几天不见,不认得我了?”

    知云红了脸,低头小声道:“哪有。”

    徐北游微微一笑,“那么带我四下走走,如何?”

    知云抬起头,露给他一个大大的笑颜,带路前行。

    ——

    在晚间时分,徐北游终于在此见到了师父公孙仲谋,然后师徒两人在一处亭子里有了一番密谈。

    其实说是密谈,倒不如说是一番师徒之间的问答。

    亭子中,公孙仲谋和徐北游相对而坐,这位剑宗宗主轻声道:“等你踏足地仙境界,不管我还在不在,你都是剑宗宗主。”

    徐北游没有惊讶,只是点头嗯了一声。

    夜风乍起,夜色中渗出微微凉意,月光洒落下来,被一丛丛草木和花卉切割得支离破碎,透过其间的缝隙,在地面上印出一簇簇奇形怪状的影子。

    公孙仲谋望着当空的一轮明月,道:“为师此生夙愿,不过是重立剑宗,如今为师已经年过八十,此世长生无望,几乎可以说是一只脚已经迈进棺材,所以才要找一个传人,继承遗志。”

    徐北游轻声问道:“师父,你现在不是已经重建剑宗了吗?”

    公孙仲谋收回视线,先是看了自己弟子一眼,然后拿起面前石桌上的蛇胆酒轻啜,“为师要的剑宗,不是一个剑气凌空堂,而是剑阁,慎刑司,藏剑楼,授剑洞,碧游岛,葬剑岛和其他三十四岛,三百处剑冢,五百处剑池,近千剑炉,总之为师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剑宗,但是这个剑宗已经不复存在了。”

    徐北游沉默不语。

    公孙仲谋的嗓音清幽,就像手中的蛇胆酒,“这里只有你我师徒两人,没有外人,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当年道门两分,地位一落千丈,道门用了近千年去复兴道门,所以重建剑宗不是一代人的事情,你师母说得对,一代人就做一代人的事情,其他事情就应该交由后人去做。”

    徐北游点头赞同道:“师母所言极是。”

    公孙仲谋将壶中的蛇胆酒一饮而尽,叹息道:“为师这代人所做的事情,就是重建了剑气凌空堂,能留给你的也只有一个剑气凌空堂,而这个剑气凌空堂,你能否抓到手中,还要看你的本事如何。说句强人所难的话,为师希望你能在为师在世时就将剑气凌空堂抓在手中,那样为师也能走的安心,即便是为师不在了,剑气凌空堂也乱不了,更散不掉。”

    徐北游答非所问道:“难道师父对接下来与镇魔殿殿主的一战没有把握?“

    公孙仲谋摇头道:“谈不上,镇魔殿殿主修为很高不假,可还没到让为师无可奈何的地步,只是为师一大把年纪了,总是会多思量些身后之事。”

    说到这儿,公孙仲谋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有些事情,总要有人站出来,总要有人去做,既然决定去做,就要面对生死,当生死来临时,自己不想去死了,那事情就做不成了,想要把事情做成,必须当死则死。”

    “总得有人去死,不是你就是我,我们死了,但是我们想做的事情做成了,这就是没有白死,这就是死得其所,这就是……”

    徐北游轻声道:“死而无憾。”

    老人笑了,笑得很是欣慰。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