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剑气凌空堂剑师
    徐北游整个人撞破墙壁,来到酒楼外的街道上。

    紧接着宋帝王拖着已经无力反抗的宋官官走出酒楼,平静道:“走得了吗?”

    人仙境界的骇人气势扑面而来,只有二品境界的徐北游休说是出手,就连站稳都很困难,已经是摇摇欲坠。

    徐北游望向被宋帝王扼住喉咙的宋官官,反手握住背后天岚,轻声道:“我也没想走。”

    宋帝王讥讽道:“堂堂剑宗少主要为了这个小女子拼死一搏?真是感人,不知公孙仲谋知道以后,会作何感想。”

    “宗主恐怕会很是失望。”一道魁梧身影从街道尽头缓缓行来。

    宋帝王脸色平静,对于此人的出现并不感到惊讶。道门和剑宗齐聚于巨鹿城,道门有镇魔殿的各大执事,剑宗也有剑气凌空堂的众剑师,此人在此时出现于此地,即在情理之中,更在意料之中。

    来人走到距离宋帝王还有三丈时停下脚步,身形高大,黑衣黑靴,背后负有一把足有半人高尺余宽的巨剑,脸上带着并不掩饰的冷漠神情。

    他望向徐北游,不屑道:“她本来就是死士,死士当死,你为了一个死士而置自身于不顾,实在是难堪大任。”

    接着他又将视线转向宋官官,冷哼道:“没用的废物。”

    徐北游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他认识宋官官不算久,屈指算来也不过是几天功夫,说什么情分深重难免太假,只是刚才她舍命救了自己,要让徐北游立刻抛下她独自一人逃命,他没这份狠辣心性。

    宋帝王冷笑一声,就要扭断宋官官的喉咙。

    那名高大男子几乎在同时握住了背后巨剑的剑柄。

    不管怎么说,宋官官也是十二剑师之一,若是放任她在自己眼前被杀,无论是其他剑师,还是宗主那里,都说不过去。

    宋帝王停下手中的动作,望向那名高大剑师,然后将宋官官甩到徐北游的脚下,再次抽出玉尺。

    高大身影缓缓拔出背后的巨剑,剑气粗壮如树干,直冲天际。

    虽然他和宋官官同为剑气凌空堂的剑师,但是宋官官是十二剑师之末,他却是位列十二剑师的前三甲的赤丙剑师,已经越过鬼仙之境,成为修真之人,实实在在的人仙境界。

    接下来将会是一场道门和剑宗的人仙之争。

    不过徐北游没有去理会这场人仙之争。

    他坐在地上,将掉落在地的莫名剑背到自己身后,然后轻柔将宋官官抱在怀里,不过刚一动作,宋官官就呕出一口鲜血,刚好吐在了徐北游的胸口,刺目的猩红色触目惊心。

    宋官官的面色已经如同白纸一般,甚至七窍中开始流血,呼气越来越多,吸气却是越来越少,呼吸越发沉重。

    道门的正统修行体系分为三大丹田,下丹田为气海,中丹田为气府,上丹田为紫府,后心和胸口位置正是气府命门,宋官官被宋帝王一击打中后心,气府气机散乱逆行,侵扰经脉,若她是人仙境界,有体魄支撑倒也无甚大碍,最多不过是受些苦头。可她之所以能在这个年纪成为鬼仙境界,缘于她修炼的是不修体魄的速成之法,没有体魄做支撑,这股散乱气机便成了催命之符。

    这也是她和徐北游的最大不同所在,徐北游一步一个脚印,体魄、修为、剑道齐头并进,虽然有青道人说的隐忧,但在此之前却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徐北游望着怀里气息如纸薄的女子,束手无策,能做的只是默默地伸手抹去她脸上越来越多的鲜血。

    雪白和鲜红,两种颜色交织,格外触目惊心。

    徐北游在这一刻深深体味到,修士们的世界,除了看似潇洒的自在逍遥,还有比世俗还要刻骨的残酷。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躺在徐北游怀中的宋官官勉强睁开眼,艰难道:“生死由命,我没有公子那么好的资质,就只能做个不成器的死士,虽然我从来都不想死,但这都是命。”

    这时候的她终于是不再自称奴家,而是以我自称。

    正如徐北游所言,能在这天地之间,昂首挺胸地做人就已经是大不易。

    徐北游勉强挤出笑脸,“说什么胡话,我们剑宗弟子从来都不信命。”

    宋官官艰难地喘息了两声,只觉得痛彻心扉,几乎说不出话来。

    徐北游柔声道:“没事的,师父肯定有办法的,我去求他。”

    宋官官摇了摇头,断断续续道:“宗主要准备……与镇魔殿殿主的一战,不会管这些……小事的,再者……说了,我这人命贱也命硬……未必会死,就是……就是……有点疼。”

    徐北游怒道:“人命关天还是小事,那什么才是大事?非要天塌下来才算是大事吗!”

    宋官官秀丽的脸庞因为剧烈的疼痛不断扭曲,却是红了眼睛,“公子,我也……不想死。”

    徐北游抱着她缓缓起身,平静道:“不会的。”

    宋官官无力地靠在徐北游的胸膛上,缓缓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呼吸声音渐小,气息渐弱。

    徐北游望着怀中女子,就在刚才的激战中,束缚发丝的丝巾掉落,满头乌发披散下来,遮挡住脸颊两侧,越发显得小家碧玉,所以现在的她也就越发楚楚可怜。

    他抱着她缓步慢行,远离这处战场,同时在她耳边轻声道:“你说洛阳的牡丹极美,只要咱们不死在这巨鹿城,以后我带你去豫州,去看洛阳的佛门祖寺,去看洛阳的石窟,再去看洛阳的牡丹,好不好?”

    他怀中的宋官官没有任何应答。

    徐北游惨然一笑。

    一名老人凭空出现在徐北游的身旁不远处,平淡道:“你从龙门客栈的应对到杀十二狼盗,逢事都有静气,可因为一个小女子却进退失措,实在不该。”

    徐北游转头望向老人,缓缓跪倒在地,沉声道:“求师父救她一命。”

    公孙仲谋屈指一弹,一道气机注入宋官官的体内,缓缓说道:“把她送到城南的玄水阁,七天之后再去,如果还活着,以后她就归你统领,如果死了,便找个风水宝地把她葬了,算是全了主仆情分。”

    徐北游平静地嗯了一声,抱着宋官官向南边走去。

    公孙仲谋现身之后,宋帝王没有任何犹豫,立刻退去。

    有转轮王的前车之鉴,镇魔殿的其他大执事面对公孙仲谋,都不得不慎重。

    那名高大剑师来到公孙仲谋面前,单膝跪地,“参见宗主。”

    公孙仲谋挥了挥手。

    赤丙剑师起身退去。

    公孙仲谋背负双手立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轻声道:“御甲,你们十二剑师中有几人能服徐北游?“

    一个声音凭空响起,沙哑沧桑,“回禀宗主,自赤丙以下,只有四人愿意尊奉少主。”

    公孙仲谋笑了笑,“四人?实在是少了点。”

    藏在暗处的御甲平静回答道:“我和玄乙唯宗主之命是从。”

    公孙仲谋平静道:“若有一天,我不在了,你带他去见韩瑄,等到他踏足地仙境界以后,再将剑气凌空堂交到他的手上。”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