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巨鹿五家说规矩
    打打闹闹之后,两人在途中随手杀了几个不开眼的马贼,改为骑马而行。

    两人两马,徐北游终于是摆脱了宋官官的“魔爪”,其后并不停歇,日夜兼程,大约三天的时间后,就在甜腻腻的一声声公子中,两人终于看到了巨鹿城的雄壮轮廓。

    因为巨鹿城互市的缘故,八方客来,此时的巨鹿城基本没有门禁,四面城门洞开,任由行人出入。不过就在城外的三里处,驻扎着一支三万余人的骑军,只要灵武郡王萧摩诃一声令下,随时可以入城。

    两人在城前驻马,徐北游仰望着巨鹿城城头,这座雄城仍旧残留着当年大战的痕迹,饱经风霜,历经沧桑,如果说中都城是一个正值壮年的将军,那么巨鹿城就是一个步入暮年的老卒,没了昔日的荣光,只剩下满身的伤痕。

    驻足良久,徐北游始终没有说话。

    宋官官笑道:“现在的巨鹿城里面没什么看头,往前推个几十年,这城里有卖物的,卖命的,卖人的,千奇百怪,只要有钱,没有买不到的。”

    徐北游平静说道:“钱是个好东西啊。”

    宋官官眨巴了下眼,道:“公子,把钱挂在嘴上可不是高人所为,这世间高人都是视金钱如粪土的。”

    徐北游自嘲笑道:“哪里就是高人了?能在世间昂首挺胸地做人已经是大不易。”

    宋官官低下头,若有所思。

    徐北游继续说道:“能堂堂正正地做个人上人,更是难上加难啊。”

    两人之间有了片刻的沉默。

    “公子。”

    “嗯?”

    “咱们进城吧?”

    “走,进城!”

    万里草原,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巨鹿城如同一方超然于外的净土,在这儿没有杀戮,有的是一重又一重的规矩,不过这些脉络复杂的规矩不付诸于文字,多半都是口口相传的不成文规矩。

    在这儿,也有天底下最复杂的故事,可能路边酒楼里的酌酒而谈的说书人,曾经就是在中原笑迎八方客的一方名宿,也许那个喝得醉醺醺的酒徒,也曾有过青衣仗剑风流,兴许那个手持屠刀的血腥屠夫,昔年便是沙场上的万人敌。哪怕是路边蹦蹦跳跳的双马尾小丫头也不能小觑,谁又知道是不是到了返老还童境界的高人?

    正所谓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城中除了这些中隐之人,还有许多流窜至此的亡命徒,江洋大盗,刺客杀手,甚至是发了横财来这儿养老的马贼,再加上暗卫府的谍子,道门的游方传教道人,西北边军的精锐甲士,各地商会商队,草原人,后建人,巨鹿城已经不是一潭浑水,而是一个进去容易出来难的泥潭了。

    越乱的地方越是讲规矩,只是这个规矩很晦暗,很多初次踏足巨鹿城的人,还没弄清规矩就已经再也没有去学规矩的机会。

    巨鹿城从来不惮于杀人,只是每个死人都要死得合乎规矩,若是谁敢不按规矩杀人,那么无论是巨鹿城主人萧摩诃也好,还是其他人也罢,总会有人出面告诉那个不讲规矩的人什么是巨鹿城的规矩。

    敢于无视巨鹿城规矩又能安然无恙的人不是没有,只是很少,比如说镇魔殿殿主,比如说公孙仲谋。

    前者是因为其身份,已经能让整个巨鹿城为之仰望。

    后者则是因为其修为,权力的基础是武力,当武力达到某个境界,就可以超脱很多规矩和道理。

    这也是为何剑宗中人常说,天下事不过一剑事。

    两人没有从近在咫尺的巨鹿城西门入城,而是绕了一个圈子,从巨鹿城南门入城,徐北游知道按照太平寰宇记记载,曾经的城主府,也就是现在的灵武郡王府,不是面南背北,而是独出心裁地反其道而行之,面北背南,由南门而入便是出现在灵武郡王府的后方,刚好避开了前城那片最是鱼龙混杂的地方。

    在入城前,宋官官给徐北游说了许多城里的规矩,不过大多只是点到即止,毕竟在她看来,徐北游是剑宗少主,有宗主在这,怎么也得算是条过江龙,不必太过在意这些所谓的规矩,倒是那几个地头蛇宗门和家族,要注意一二,这些才是制定规矩的人。

    入城之后,宋官官指着几栋高耸入云的望楼,娓娓道来:“一座望楼便是一家,这也算是巨鹿城的规矩之一,只有越过那条线才有资格建造望楼,现在有五座望楼,便是有五家。其中最高的那座望楼正是灵武郡王萧家的,其余几座分别是魏家、闵家、石家和玄水阁,除去玄水阁是修道宗门,其余几家都是根深蒂固的大家族,与当朝的几大世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其中闵家就是当年凌烟阁功臣中排名第六的申国公闽行的后人,当年的闽行因为与魏禁争权失败而心生怨恨,后来闽行和韩雄涉及谋反之事被先帝萧煜处死,但是萧皇感念其功劳,并未牵连其家人,而是将闽家迁移到巨鹿城,由当时的灵武郡王萧疏负责看管,后来闽行之子改闽为闵,由此便有了今日的闵家。”

    徐北游惊讶问道:“那么说来,魏家就是大都督魏禁的魏家了?”

    宋官官解释道:“魏禁身为当朝大都督,执掌大都督府,贵不可言,其嫡系家族还是位于帝都,只是当年缔结大梁城之盟后,魏禁奉萧皇之命经略巨鹿城,曾在这儿留下一个私生子,后来在魏禁的扶持下,这个私生子开创了巨鹿城魏家,有了如今的家业,勉强算是帝都魏家的旁支。”

    徐北游皱了皱眉头,一路行来,他听到两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一个是蓝玉,再有一个就是魏禁,两人均是位极人臣,一文一武,相对而言,魏禁稍显低调,而蓝玉则是大有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气派,甚至有些功高盖主的意思了。

    徐北游接着问道:“那石家?”

    宋官官笑道:“还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排名二十二的定武候石勒,原是镇北王林寒旧部,林寒就藩草原王庭之后,石勒任大都督府都督同知,后因承平元年的那桩公案,被免去都督同知官职,石勒返回西凉州,暗地里则是投效旧主镇北王,在王庭的暗中援手下,于承平十二年,在巨鹿城建立了如今的石家,虽然根基浅薄,但不容小觑。”

    不等徐北游发问,宋官官就已经继续说道:“至于玄水阁,来历神秘,不管我们剑气凌空堂也好,还是镇魔殿也罢,都找不到根脚,不过奴家跟在宗主身边时曾经听宗主提起过一二,这玄水阁应该是与后建慕容玄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甚至还有后建玄教的影子。”

    徐北游觉得脑子里有一条线快要连起来了。

    镇北王和石家。

    慕容玄阴和玄水阁。

    萧帝和灵武郡王。

    再加上道门剑宗,这天底下数的上名号的大势力,竟是有一多半云集巨鹿城?

    两人走在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几名看似是本地人的中年壮汉慢慢朝两人围拢过来。

    宋官官上前两步,扔出几块散碎银子。

    中年壮汉接过银子之后,在手掌掂量了两下,又打量了两人两眼,转身离去。

    见到徐北游的讶异,宋官官轻笑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不值当为了几两散碎银子和这些地头蛇纠缠。”

    徐北游点点头,忽然问道:“对了,官官,你是什么境界?”

    宋官官轻声笑道:“鬼仙之上,人仙之下,算不上高手,杀些小喽罗足够了。”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