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公子丫鬟初相见
    独自一人走在去巨鹿城的路上,先后又遇到了几波从巨鹿城离开的跑单帮商人,徐北游觉得自己还真有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意思。

    去巨鹿城为何?徐北游行走在泥泞的草原上,想了想,除了道理之外,还有一点少年时的任侠意气。他小时候听师父描述过那个不一样的世界,又听到张素恒说起公孙仲谋和东方鬼帝一战,说起镇魔殿殿主邀战公孙仲谋一事,徐北游只觉得荡气回肠,更觉得心神往之。

    飞天遁地,移山倒海,呼风唤雨,这不正是自己最向往的世界吗?

    既然向往,当踏入这个世界的机会出现在自己眼前时,又怎么能不去抓住?

    巨鹿城就是他踏入这个神仙世界的第一步。

    徐北游自认比较了解自己的师父,平日里不苟言笑,偶尔会有点感伤往事,但到了紧要关头,则会变为看破世事的淡然和洒脱,这是一个历经世情的沧桑老头,有很多故事,但不让人讨厌。

    可一路行来,徐北游听到有关公孙仲谋的传言却是众说纷纭,有说公孙仲谋是绝世凶擎,以杀人练剑,出剑必见血,见血必杀人,动辄屠村灭门,不留半个活口,甚至曾经一人一剑屠了整整一城,剑下数万冤死亡魂,单单是杀气就能让寻常人直接倒毙。也有说他其实是一个极情于剑的绝世剑痴,不杀凡人,只杀神仙,道门之所以这么恨他,就是因为他一连杀了三个道门大真人。更有说他根本就是朝廷暗中扶持的傀儡,其实他的真实身份是大内宫中的天字号第一大客卿,是先帝留给新皇的绝世高手,这次出宫就是奉了皇帝之命。

    至于最离奇的说法,也是最大胆的说法,说公孙仲谋与道门的掌教真人在年轻时曾经是一对好友,因为当年四大美人中排名第三的张雪瑶反目成仇,以至于兄弟操戈,最后公孙仲谋抱得美人归,两人也彻底分道扬镳。道门掌教后来虽然与素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的慕容萱结为道侣,但对于当年的夺妻之恨仍旧是耿耿于怀,于是在登上掌教大位后便下令镇魔殿追杀公孙仲谋,不死不休。

    不得不说,这些传言的想象力之丰富,足以让听者拍案叫绝,让几位当事人哭笑不得,更让徐北游叹为观止。

    徐北游不紧不慢地走着,想起这些传言,心情莫名好了几分。

    从这一点上来说,师父俨然已经是传说中的人物,既然是传说中的人物,又怎么会轻易有事?

    就在这稍一走神的时候,徐北游忽然心生警觉,不过未等他有所动作,双眼已经被一双冰凉小手从后面蒙住,接着一个带着笑意的柔柔声音在耳边响起:“猜猜我是谁?”

    徐北游的身体猛然僵硬,稍稍沉默之后,他语气平静道:“恕我驽钝,猜不出来。”

    “那给你点提示,剑气凌空。”

    “莫不是剑气凌空堂的剑气凌空?难道姑娘是剑宗中人?”

    “公子知道奴家是谁了?”

    “还是不知道。”

    “公子,你如今可是剑宗少主了。”

    “那也不知道,剑宗到底有多少人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剑宗宗主公孙仲谋,难道你是公孙仲谋?”

    “这话可不能乱说,虽然你是少主,但也不能直呼宗主大名,更不能拿宗主开玩笑,小心被宗主罚你去跪剑啊。”

    “这么惨?”

    “那是当然,当年夫人还在剑宗的时候就是掌管慎刑司,什么负剑、跪剑、挂剑、穿剑,真是惨不堪言,公子想听吗?如果想听,就让奴家慢慢说给公子。”

    “我怎么没觉得师父有这么严厉?”

    “哎,其实很多人都觉得你是宗主的私生子,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到宗主这么有耐心,对待亲生儿子也不过如此。”

    “啧啧,等我见了师父,一定要原话转达给他老人家。”

    “公子~~~,我错啦,这句话千万千万千万不要说给宗主听,如果让宗主知道了,我就死定了。”正是剑气凌空堂剑师的宋官官松开蒙住徐北游的双手,从背后转了出来,拉住徐北游的手不断摇晃,声音甜的发腻。

    徐北游哭笑不得,道:“不说也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的身份。”

    宋官官终于是收敛了玩笑神态,松开徐北游后退一步,敛袖施礼,恭敬道:“剑气凌空堂剑师宋官官,见过少主。”

    徐北游皱了皱眉头,对于少主这个称呼还是有点不能接受,于他而言,这个剑气凌空堂就是一把双刃利剑,伤人亦可伤己,以自己目前而言,贸然接受这个少主身份,无异于稚童握利剑,伤不到别人只会伤到自己,即便有师父站在背后,也会引来众多不满和不屑。

    徐北游缓缓摇头道:“我算哪门子的少主,只是师父的徒弟,至于日后剑宗由谁来继承,在师父没有开口之前,都做不得数。”

    宋官官笑了笑,正色道:“少主,你要是自欺欺人就没意思了,宗主花费这么大的心血培养你,这剑宗宗主的尊位,不传给你还能传给谁?而且你身后还有一位韩文壁,那位可是劳心的大人物,不知比我们这些劳力的小人物高出多少去。”

    徐北游皱眉道:“别叫我少主,我叫徐北游。”

    宋官官如今不过是二十余岁,也许是年纪不大的缘故,还保留着些许少女的天真烂漫,嘟起嘴道:“你的名字,宗主叫得,奴家叫不得,这是规矩,若是坏了规矩,被宗主知道后是要挨罚的。”

    徐北游没有说话。

    宋官官想了想,忽然挽住徐北游的胳膊,说道:“要不奴家还是叫你公子吧,怎么样?”

    徐北游不过是刚刚晋升二品境界,自然躲不过宋官官这位鬼仙大高手,只能任其施为,无奈道:“好,公子就公子吧。”

    宋官官仍旧挽住徐北游的胳膊没有松开,问道:“公子这是要去巨鹿城?”

    徐北游点头道:“是要去看一看。”

    宋官官轻声道:“公子去的正是时候,如今的巨鹿城中不同势力纠缠不休,错综复杂,我刚从那儿出来,勉强算是熟悉情况,就目前来说有这么几方势力值得注意,首先便是以镇魔殿殿主为首的道门,实力最强,其次便是本地的地头蛇灵武郡王府,代表着朝廷,再然后便是我们剑宗了,三家呈现出三足鼎立之势,另外还有草原王庭,摩轮寺,甚至是西北边军的棋子混杂其中,想要浑水摸鱼。”

    徐北游感慨道:“果真是鱼龙混杂的一副乱象。”

    宋官官把头靠在徐北游的肩膀上,柔柔道:“前不久,奴家听说秀龙草原上有一位斩杀了十二狼盗的无名剑客,想来那位无名剑客就是正在杀人练剑的公子了,奴婢既然都能猜到,那镇魔殿的人也不是傻子,所以在巨鹿城周围布下了落网等公子上门,奴家在来的路上已经解决了一个,接下来就让奴家护送公子去巨鹿城,好不好?”

    徐北游轻声说了个好。

    “宋姑娘。”

    “公子叫奴家官官就好。”

    “官……官,松松手,我又不会跑了。”

    “公子,你如今是剑宗少主,金贵得很,奴家得寸步不离地保护你。”

    “那也别这样,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这样成何体统?”

    “奴家自小就是练剑,可没学过什么圣人经典,更没学过什么三从四德,公子说得什么男男女女,奴家都是一概不知啊。”

    “女儿家的,矜持点好不好?”

    “宗主说了,以后我就是少主的丫鬟,穿衣吃饭都要伺候,以后还要做通房的,哪里还要矜持。”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