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伞中藏剑步步莲
    剑气凌空堂十二位剑师,宋官官虽然位于十二剑师之末,但一身修为已经踏足鬼仙境界,即便叶罪有莫名剑在手,又有诸多秘法傍身,仍是不敢有丝毫掉以轻心,直接用莫名剑的剑身去抵消一道道游散开来的剑气,同时身形前奔,脚踩雨水却不触及泥泞地面,好似是在水面上一滑而过,手中莫名剑轻飘飘地点向宋官官的眉心。

    又是啪的一声,伞面再次撑开,如同一面大盾,挡下了这一剑,然后宋官官猛地一旋伞面,无数雨丝飞溅,如同一道道雨剑激射。

    纸伞刚好有十二支珠尾,于是便有十二道雨剑。

    叶罪周围的雨幕接连炸开,这位叶家公子不惊不惧,沉心静气,在生死之间随剑而走,连出九剑击碎九道雨剑,不过仍旧是有三道雨剑在叶罪的手臂和肩膀上绽放出三朵灿烂血花。

    宋官官轻笑一声,手中油纸伞再次合拢,这一次,周围的雨幕随之倾斜,被这柄纸伞裹挟,形成一道巨大无比的雨剑刺向叶罪。

    只见这一剑如龙卷倾泻,雨幕散乱四溅。

    叶罪避无可避,只能将莫名横于身前,被这一剑逼退近百丈,双脚陷入地面,划出两道深深沟壑。

    狼狈不堪,衣袍上沾满泥泞,再无先前的翩然风度。

    叶罪低头看了眼胸口处的一道鲜红血痕,然后用袖口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平静道:“我输了。”

    他没想到这年纪轻轻的女子修为竟然如此高绝,本来在这个年纪能踏足鬼仙境界已经很吓人,但她距离人仙境界也已经不远,大大出乎叶罪预料,不敌也就在情理之中。

    更令叶罪奇怪的是,公孙仲谋为何要选那个未曾达到一品境界的年轻人做接班人,而不是这个境界攀升如此骇人的女子?

    宋官官又将伞撑起,斜斜靠在自己肩上,嘴角翘了翘,柔声道:“愿赌就要服输,既然认输,叶公子是不是该把手里的剑交给小女子呢?”

    叶罪呵呵一笑,没有说话。

    下一刻,他猛然扬手,从袖中飞出一道玄妙符篆。

    宋官官骤然色变,身形倏忽而动,如翩然蝶影,脚尖轻点,在地面上留下一个莲花痕迹,接连九步,步步留痕,好似一条莲花之路。

    一步一生莲,步步生莲花。

    玄妙符篆如附骨之疽,这才是叶罪的保命手段,道门符篆派自称体系,其中所制符篆分为天字号三清符篆,地字号乾、坤、坎、离、震、巽、艮、兑八大符篆,大玄字、小玄字符篆,以及最基本的黄纸符篆,也称黄字号符篆,叶罪用的正是天字号玉清符篆中的镇压厌胜之符,即便是宋官官的修为,被此符贴中之后,全身大部分气机也要被立刻封禁,与寻常女子无异。

    厌胜之术,乃是道门第一等镇压之术。

    当年前朝宫廷秘辛,皇后与贵妃争宠宫斗,皇后就曾暗自请来道门道人,用厌胜之术镇压贵妃气数,最后事发惊动当朝皇帝。此事之后,郑室对道门大为厌恶,又因为其他种种原因,终郑一朝,朝廷对道门始终持打压态度,这才有了后来道门选择扶持萧煜起事,夺取大郑天下。

    宋官官在躲避过程中,合起纸伞作剑连点七剑,勉强使如影随形的符篆暂时一滞,然后身形猛然前奔,直指叶罪,符篆再厉害,只要没了御使之人,那就是一样死物而已。

    叶罪手中莫名颤鸣不止,即便是嘈杂雨声中也是清晰可闻。

    伞与剑再次相撞。

    一道金石之声响起。

    纸伞伞面上出现道道龟裂。

    宋官官微微一笑,握住伞柄,铿锵一声,从纸伞中抽出一把细细的伞中剑。

    细剑没能刺入叶罪的喉咙,但刺穿了他的胸口,鲜血淋漓。

    叶罪捂住自己胸口,踉跄后退,气机溃散。

    那道玉清符篆在这一瞬间也失去了灵性,坠落在地。

    修道人有三大命门,分别是上、中、下三大丹田,只有踏足地仙境界才能打开上丹田紫府识海,一品境界之后可以打开中丹田气府,所以一品境界之后,位于胸口的中丹田是重中之重。

    正因如此,查察判官被北方鬼帝洞穿胸口之后,全身气机才会瞬间溃散。

    宋官官缓缓说道:“我家主人与叶家有旧,念在当年五家同气连枝的情分,今日不取你性命,还是那句话,把莫名交给小女子之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宋官官笑眯眯道:“叶公子,叶澜依,如何?”

    叶罪冷哼一声。

    宋官官脸上笑意不变,道:“叶澜依,你若不给,我可要自己来拿了。”

    叶罪长呼一口气,将手中莫名扔向女子,平静道:“拿去。”

    女子伸手接住莫名,纤细手掌上瞬间渗出许多鲜红血丝,剑宗十二剑的剑气之盛,由此可见一斑。

    叶罪笑道:“此剑被我用心血以道门御剑手法祭炼,剑是给你了,至于你如何抹去我留在上面的痕迹,让剑气不会伤到你那位少主,是你的事情了。”

    宋官官松开手掌,任凭莫名一剑落地后插入地面,颤鸣不止,接着她虚手一抓,那道掉落在泥泞地面上的天字玉清符篆瞬间飞入她的手中。

    宋官官将符篆贴在莫名剑的剑身上,原本颤鸣不休的剑身瞬间平静下来,她笑道:“这道符就当是你用莫名剑的租费了,其他事情,宗主自会解决,不劳叶公子费心。”

    叶罪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玉瓶,从里面倒了颗赤红丹药吞下,胸口的伤口很快止血,苍白的脸色也略有几分好转。

    看到这一幕的宋官官啧啧道:“不愧是叶家公子,就是财大气粗,这千金救命的火莲丹都能随身携带,不像我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嗅一嗅都是奢望,实在比不了。”

    叶罪置若罔闻,闭目专心化解药力,尝试着运转体内的散乱气机。

    宋官官撇了撇嘴,不再多说什么,拿着莫名剑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去。

    宗主一共给了她两个任务,一个已经完成,就是从叶罪手中夺回莫名剑,另外一个则是将莫名剑交到徐北游的手中,可叶罪已经将莫名祭炼,想要抹掉叶罪的痕迹可要费一番功夫,她只是擅长用剑,其他的就难免要一窍不通了。

    虽然她嘴上说自有宗主解决,但公孙仲谋如今正在巨鹿城与镇魔殿殿主对峙,又哪里有时间去处理这些小事?

    不能为主人分忧的属下不是好属下啊。

    麻烦主人这种事,也就是说说而已。

    走出一段距离后,宋官官望着手里贴着符篆的莫名剑,挠了挠头,脸上露出几分恼怒神色,将莫名狠狠丢在地上,不忿道:“少主少主,少主个大头鬼。”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