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以伞作剑宋官官
    精瘦汉子在前不久刚刚信道入教,闻言后嗤笑一声,“既然是余孽,还说什么宗主,也不嫌寒碜……”

    话还没说完,精瘦汉子就觉得如芒在背,斜眼看去,瞅见那年轻人正望着自己,眼神像刀子似的。

    精瘦汉子在这目光逼视下,硬生生地将后半句还未出口的话语给憋了回去。

    张素恒见年轻人的脸色生硬,场间气氛有些冷肃,赶忙转了话题道:“要说这男人啊,尤其是人到中年,真是大不易啊,上有高堂双亲,下有妻子儿女,一家老小的担子都压在咱们的肩上,要不是如此,谁有愿意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干这营生,实话不瞒几位,我已经是大半年没有回家了,也不知道儿子还认不认得我。”

    徐北游平静道:“是大不易啊,女人要求个安稳,男人能给女人一个安稳,却给不了自己一个安稳,大半辈子的奔波劳碌,我师父就是如此。”

    张素恒问道:“尊师如今还好吧?”

    徐北游轻声道:“师父去了巨鹿城,我这次就是要去找他。”

    张素恒拿过酒壶灌了一口酒,语气有些低沉道:“走完这趟商,我就回家。”

    他伸出一只手掌比划了一个高度,原本有些冷硬的面庞瞬间变得柔和起来,道:“我儿子该有这么高了。”

    徐北游说道:“我啊,天生地养,不知父母是谁,只有两个亲人,一个把我养大的先生,一个教我本事的师父,现在师父就在巨鹿城,我这个做徒弟的没有不去的道理。”

    张素恒缓缓说道:“我年轻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位游方道人,跟我说过许多道理,他说在这天底下有两样东西最大,一样是规矩,一样是道理,天底下没有不讲道理的规矩,也没有不守规矩的道理。”

    徐北游点头道:“的确是这个道理。”

    两人各自沉默无言。

    天亮,雨势渐小。

    徐北游穿好衣服,背好天岚剑,作别这些商人,继续往巨鹿城行去。

    ——

    叶罪,这名字有些怪,实实在在的高阀叶家出身,自身修为在镇魔殿的诸多执事中不上不小,参与不了机密大事,却也不是什么边缘人物,自从五年前进入镇魔殿,因为其叶家公子的身份,虽然掌教真人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但几位掌握镇魔殿话语权的大执事却都要卖给叶罪几分情面,只要有合适时机,叶罪很快就能在镇魔殿中更进一步。

    叶罪不是那种自恃身份的孤傲性情,在镇魔殿中的人缘还算不错,更愿意放低身架去结交一些镇魔殿之外的道门弟子,也是镇魔殿中少数能有个好名声的执事。

    巨鹿城那场惊心动魄的大战时,他也身处巨鹿城中,不过只是在一座酒楼中窥视,没有表明身份露面,毕竟公孙仲谋这个境界的大高手交战,别说一品境界,就是鬼仙境界也不敢插手,最多只能是远远旁观。

    见识了公孙仲谋的化雨为剑,叶罪大开眼界,虽然道门不乏有地仙境界的高人,但这些大真人们却是等闲不会出手,只是从文字上去凭空想象地仙高手出手是如何景象,与身临其境是截然不同的感受。

    看完公孙仲谋也东方鬼帝的交手之后,重伤的东方鬼帝在闭关养伤之前交给他一项任务,去巨鹿城外截杀公孙仲谋的徒弟,并寻找崇龙观唯一幸存弟子知云的下落。

    于是叶罪离开巨鹿城,开始守株待兔。

    也就在叶罪离开半个时辰之后,又有一人离开巨鹿城。

    茫茫的草原上,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十余里去,直到走到一处四下无人所在,走在前面的叶罪终于是转身道:“既然跟了我这么久,不妨现身一叙。”

    话音落下,一名女子出现在叶罪的身后不远处,撑着一把秀气的油纸伞,身着淡青色的衣裤,踩着一双白色的绣鞋,鞋尖上还缝着两个可爱的绒球,满头青丝用一方丝巾随意挽起,长相很是小家碧玉,一笑便在嘴边带出两个小酒窝。

    叶罪将女子上下打量了一眼,问道:“若是我猜的不错,姑娘应该是剑宗中人?”

    女子笑了笑,故作惊讶道:“不是应该说剑宗余孽吗?剑宗中人这四个字从一位镇魔殿执事口中说出,倒真是让小女子受宠若惊。”

    叶罪摇头道:“剑宗中人也好,剑宗余孽也罢,说到底都是一回事,毕竟在千年前,道门和剑宗是一家,而且我曾有幸翻阅镇魔殿密档,上面说剑宗宗主公孙仲谋曾重建剑气凌空堂,有十二剑师和三十六剑士之说,有不知姑娘在其中是什么职位?”

    女子讶异之色一闪而过,轻笑道:“叶澜依,你化名叶罪进入镇魔殿之后,比起在叶家时要好过不少嘛,连这等机密都能知晓,当真是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为枳呀。既然你猜出了我的底细,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叫宋官官,剑气凌空堂剑师。”

    被叫破真实姓名的叶罪不以为意,微笑道:“不知送姑娘跟着叶某人所为何事?”

    女子扯了扯嘴角,“奉宗主之命,取回莫名剑。”

    叶罪指了指身后背着的莫名一剑,笑道:“我还以为是来给你家少主保驾护航的。”

    宋官官平淡道:“少主吉人自有天相,既然是自己主动跳入江湖闯荡,甭管出身如何,都是各凭本事的自求多福,想要接过宗主手中的担子,就得有生死自负的觉悟,若是本事不济被淹死在了江湖里,那也怨不得别人。”

    叶罪拍了拍手,说了一个好字。

    秋雨绵绵,使得草原泥泞一片,可宋官官踩在上面,却是不沾分毫泥污,她五指轻旋,手中的油纸伞旋转飞出,如同一朵青莲绽放开来,在茫茫雨幕上带出一道清晰可见的“痕迹”。

    紧接着她整个人也随之而动,紧随纸伞前行。

    雨落有声,此处再无先前的半分安宁,只有杀气四溢。

    叶罪反手握住背后莫名,拔剑出鞘,铿锵声瞬间盖过风声雨声。

    出剑有剑气。

    下一刻,白色的雨幕被这一剑切割成两半,一道隐隐约约如细线的剑气从上而下地朝着纸伞直直斩下。

    就在此时,宋官官握住了伞柄,啪的一声伞面合拢。

    撑开的才是伞,合起来之后便是一把剑。

    纸伞与剑气相交,荡起一圈涟漪。

    无数雨滴在这一刻被震碎成水雾弥散开来,在两人之间升腾起一片茫茫白色。

    宋官官脚步不停,手中纸伞前指,以剑一的一往无前之势继续前行,穿过这片白色,与莫名剑轰然相撞。

    两股浩荡磅礴的剑气轰然炸裂开来。

    剑气肆意游动,丝丝杀人。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