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秋风秋雨好杀人
    青道人与徐北游作别之后,一路北行,没有去那巨鹿城,而是在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里横穿了整个秀龙草原,进入茫茫草原的核心地带乌斯原。

    这便是地仙境界的朝游沧海暮苍梧!

    天涯不过咫尺。

    若是换成徐北游徒步而行,即便是日夜不停,日行百里,想要横穿秀龙草原也要花费月余时间。

    乌斯原的中心位置便是草原王庭金帐所在。

    此时的王庭金帐中有汗王林寒,也有正在此地做客的慕容玄阴。

    距离王庭金帐数千里之遥的巨鹿城中,建筑罗列极有讲究,等级森严,规矩繁琐,不能逾越半步。位于最中心位置的便是曾经的城主府邸,如今的灵武郡王府,这里的灵武郡王府可不是敦煌城中的那处别府可以比拟的,虽然名义上是郡王府邸,但因为天高皇帝远的缘故,足足占有一坊之地,比帝都城中的某些亲王府邸还是宏伟,堪称是千门万户,极土木之盛,放眼满朝皇室宗亲,也仅仅次于帝都的皇宫、中都的行宫和魏王的府邸而已。

    在灵武郡王的东南角上,有一座高有三十丈的望楼,站在其上可以远瞰城外境况,在巨鹿城中仿若鹤立鸡群一般。

    此时的望楼内有两人相对跪坐。

    其中一人是位透着冷清意味的华美宫装妇人,体态雍容,神情冷淡,跪坐之间将自己股间之上的圆润风情展现得淋漓极致,诱人却不放荡,总体来说,应该是个在钟鸣鼎食的王侯府宅中走出来的富贵女子。

    另外一人,则是身着正黑色蟒袍,头戴镶嵌有六颗东珠的冠冕,腰束玉带,岁月带走了老人的青春,不过也帮他铸就了不怒而威的气态,正是此地主人,当代灵武郡王萧摩诃。

    女子身上带着一股仿佛睥睨众生的高傲,哪怕是面对在此地称得上呼风唤雨的灵武郡王,仍是丝毫未曾收敛气焰,冷淡开口道:“萧摩诃,此番巨鹿城互市,是掌教真人与皇帝陛下共同首肯的,并交由你来督办,哪怕是殿主大人,也仅仅是从旁督促,可谓是重担在身。你若是把差事给办砸了,恐怕你这头顶上的郡王帽子也就戴不住了。”

    被女子直呼姓名的萧摩诃不以为意,微笑道:“陛下不嫌老夫衰朽,委以重任,老夫自当竭尽所能以报陛下,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这一点,就不劳仙子费心了。”

    女子微微冷笑,“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把话挑明了,这一次,公孙仲谋必须死,至于我镇魔殿如何去杀他,不用你管,但如果在你这儿出了什么纰漏,可别怪殿主大人无情,哪怕你是朝廷的灵武郡王,仍是视作剑宗余孽之胁从,立杀不赦!”

    萧摩诃被如此露骨言辞威胁,仍是不动声色,淡然讥讽道:“镇魔殿殿主,好大的名头啊,世人称呼镇魔殿殿主为黑衣掌教,寓意可与掌教真人比肩,可世人愚昧,你们也看不透?是这几年的风光迷了眼,还是你们真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拿去老夫性命这样的话,镇魔殿殿主不敢说,掌教真人也未必敢说,毕竟不管怎么说,我还挂着一个萧姓,能一言定我生死的,只有同样也姓萧的当今陛下。”

    女子脸色阴沉,沉默片刻后,重重地连说三个好字,“好一个灵武郡王,当真是铁骨铮铮,希望殿下日后也能像今日这般。”

    萧摩诃平静望向女子,微笑道:“你们想杀公孙仲谋,那就尽管去杀,虽说老夫与公孙仲谋有些交情,可还没到生死之交的地步,所以注定老夫只会袖手旁观,至于杀不杀得掉,就看你们手段如何了,老夫给你一句赠言,与其费神费力地聒噪老夫,还不如留着气力去想想怎么才能杀掉公孙仲谋,毕竟那不是池塘里的小鱼小虾,任凭你们拿捏,而是江河里的蛟龙,一不小心是要连人带船都翻到江底的。”

    女子冷声道:“剑宗都灭了,区区一个丧家之犬公孙仲谋又能翻起什么大浪?”

    萧摩诃猛然笑出声来,而且还是毫不留情面的放肆大笑,“剑宗已经覆灭是不假,可不是被你们镇魔殿灭掉的,上官仙尘死于天诛,剑气凌空堂毁于剑峰峰主萧慎之手,大剑奴死在了天玑峰峰主手上,剑冢葬剑之岛和碧游岛等三十六岛是玉衡峰峰主夺下来的,哪一桩哪一样与你们镇魔殿有一文铜钱的关系?这么多年来,你们镇魔殿除了追捕剑宗余孽,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功绩?”

    萧摩诃啧啧笑道:“说起来倒还真有一桩,贺牢山之战,险些被青尘大真人以一己之力屠灭大半个镇魔殿,前车之鉴,就在眼前。”

    女子猛地抬起头,直视这位灵武郡王,缓缓说道:“你这是在挑衅镇魔殿?你以为你是谁?青尘?还是公孙仲谋?这世上的确有人可以不把镇魔殿放在眼里,但绝不包括你,萧摩诃。”

    萧摩诃平静道:“其实你我都是棋子,就像象棋,棋子有轻重之分,一颗所向披靡的車,总要比一颗不能回头的小卒值钱些,但如果是为了保帅,就算是車,也是可以舍弃的。”

    女子脸色骤变,“什么意思?”

    萧摩诃平淡道:“就是给你提个醒,巨鹿城是一张棋盘,公孙仲谋这边虽然只剩下一个帅,但却是一个不守规矩的帅,没有九宫格的限制,想杀他没那么容易,而且你们镇魔殿那边也没剩多少棋子,棋盘上向来有帅不见帅的规矩,可说到底,能制衡帅,还是帅,转轮王一意孤行地自行其事,前车之鉴就在眼前,莫要做了那个不能回头的小卒子。”

    女子沉默许久,没有说话。

    萧摩诃转头望向楼外,天幕上已经是乌云密布,竟然有山雨欲来的兆头。

    他微微感叹道:“好一场秋雨呐。”

    女子忽然问道:“公孙仲谋在哪?”

    萧摩诃手指朝下一指,轻声道:“就在此城之中。”

    秋风一吹,风中裹挟了冰凉的雨滴,酝酿了许久的冰冷雨丝终于从天而落。

    丝丝缕缕的雨滴敲击在屋檐上,青瓦上,街道上,石墙上,溅起无数细密的水花,整个巨鹿城仿佛笼罩上一层白色的雾气。

    原本蒙了一层尘土的青石板街道,在雨丝浸润之后露出了本来的深青颜色,

    老人背着剑匣走在这湿润的街道上,撑着一把已经泛黄的油纸伞,步伐不紧不慢。

    秋雨远没有夏雨那般激烈,敲击在伞面上只是发出沙沙的声音,好似是秋风吹动枯叶。

    他忽然停下脚步,伸手接了几个雨点,掌心传来沁凉感觉,面无表情,自言自语道:“秋风秋雨好杀人。”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