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十二狼盗挂人头
    徐北游长剑一振,荡开巨刃,身体前踏几步,几乎与狼首面对面,一掌带出凌厉剑气,就要将这名狼盗首领的心口彻底拍碎。

    不过这位横行草原的狼盗之首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毫不犹豫地一拳轰出,摆明了是要以伤换伤,以命搏命,徐北游不愿如此,手掌翻覆拍在拳头上,在狼首的手背上留下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狼首趁机拖刀后退,十一名狼盗不再给徐北游捉对厮杀的机会,十一把巨刃朝着他当头劈下。

    徐北游一剑挑开一刀,身形毫无凝滞地从这个缺口中飞掠而出,如惊鸿掠影,潇洒无比地摆脱了十一名狼盗的合围。

    狼首的脸色阴沉无比,怒声道:“结阵!”

    先前见这剑客只有孤身一人,他还有几分猫戏老鼠的感觉,可是一番交手之后,就剩下挠心挠肺的冲冠怒意了。

    他堂堂十二狼盗之首,何时如此狼狈过?

    十二名狼盗一起举起手中巨刃,奔杀向徐北游。徐北游手中天岚生剑气,虽然做不到公孙仲谋那般随手剑气数十丈的境界,但也有三尺之长,对上十二名狼盗的巨刃,天岚在手,一剑便能逼退一人,徐北游依仗自身修持龙虎丹道而气机远胜于同境之人的优势,剑势肆意开阖,不执意杀人,而是磨练自己剑术修为。

    十二名狼盗行动之间隐有阵势相连,封锁着徐北游闪避的退路,但徐北游却不慌不忙,身形逍遥飘忽,处在十二把巨刃的连番围剿之中,仍是游刃有余,好似丹青国手作画泼墨,不见半分局促,只有肆意二字。

    狼首脸色越发阴沉,这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怪胎?境界不过是介于三品和二品之间,可体内气机之雄厚,还要甚于已经迈入二品境界的自己,甚至直追一品境界,而且一手剑法玄妙无比,分明是高明到了极点的仙家剑术,若非自己厮杀经验丰富,刚才的第一轮交手就要殒命于这名剑客的手下!

    狼首竭力压抑心头的惊骇和怒意,不过却没有什么惧意,别说这小子还不是二品境界,就是到了二品境界,对阵一名二品和十一名三品,也得被生生耗死,对于兄弟十二人的的合击手段,狼首极有信心,当年他们十二人曾经以此将两名二品高手生生拖死在草原上,由此声名大振,才算是在这草原上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气闷无比的狼首重重吐出一口胸中浊气,狰狞道:“别给他喘息的机会,生生耗死他!老子倒要看看这小子的气机是否真的用之不竭!?谁能砍下这小子的脑袋,老子就把自己新收的婆娘贡献出来,让他一次玩个够!”

    狼盗们的进攻越发急促起来,刀光交织成一张大网,将徐北游笼罩其中。

    徐北游面无表情,以剑七穿梭其中,然后以剑六御剑,手中天岚瞬间离手,被气机牵引,回旋斩出,与十二把巨刃依次相撞,响起一连串的金石交错之声。

    狼盗们可比不了修炼萧家拳意直达一品境界的灵武郡王世子萧世略,能挥臂便格开天岚,被徐北游这离手一剑震得双手发麻,面面相觑。

    狼首看到这一幕,瞪大眼珠,震惊道:“飞剑?!”

    徐北游面无表情,不见他如何触碰天岚,长剑再次飞出,直奔狼首心口。

    狼首冷哼一声,周身气机瞬间如同泉涌,在刹那之间臂力暴增,手中巨刃的刀尖上绽放出一抹璀璨光芒。

    这位素来以悍勇著称的狼盗首领双臂青筋虬起,以刀背向上磕开径直飞来的长剑,格挡成功的同时也完成了一次举刀动作,然后顺势落刀。

    举刀挡剑,然后顺势落刀,干脆利落,一守一攻一气呵成,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堪称是真正的生死厮杀技巧。

    眼看就要破开这名剑客的胸膛,狼首忽然心生警惕,他毫不犹豫地回身一刀,双脚在地上划出两道沟壑,堪堪挡住了斩人头的飞剑。

    这一次变成了占据优势的狼首不愿换命,躲过一劫的狼首有些憋屈,胸中怒意更甚,又是一刀斩出,整个人滚刀而走,刀芒白芒如同流萤,眼花缭乱。

    飞剑盘旋,不断与巨刃相击,相比而言,杀气四溢的狼首已经怒不可遏,而徐北游则是平静太多,大有闲庭信步的意味,将剑六融会贯通,挥手之间,气机牵动飞剑,进退有据,已然是有了几分初露峥嵘的大家气度。

    公孙仲谋曾用剑十三,一剑破开通天连地的沙尘,破开乌云满天,显露出乌云后的皎皎明月。

    天岚在与狼首手中巨刃连续相击三次之后,徐北游终于不再以气机御剑,伸手接住了天岚,这一刻剑气盈于腹间,然后如江河倾泻,用出一记初具雏形的剑十三。

    这一剑直达一品之境。

    狼首惊骇无比,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还不到二品的小子怎么就能用出如此一剑。

    狼首勉力举起巨刃格挡,整把巨刃瞬间破碎不堪,然后他整个人血肉模糊,几处伤口甚至已经可以看到血肉之下的森森白骨。

    狼首用出吃奶的力气脚下一点,身形后跃回十一狼盗之间,狰狞嘶吼道:“给我杀!”

    刚才因为两人缠斗交手而怕有误伤十一狼盗开始提刀急速前冲,然后在距离徐北游还有十余步的时候同时挥刀。

    徐北游以剑二浑然画圆,将其中五刀搅动,与另外五刀相撞,只有最后一刀终于是砍中了徐北游的肩头。

    挥出这一刀的狼爪脸上一喜,手上刚想要发力把剑客的这条胳膊砍下来,就瞧见年轻人那双漠然无情的眼眸朝他望来,接着一只手臂穿透了他的胸膛。

    狼爪整个人无力地向后倒去。

    徐北游甩了甩左手上的鲜血,改为双手持剑,开始径直狂奔,直奔已经是重伤的狼首。

    狼眼和狼腰挡在他的面前,被他一剑连人带刀斩成两段,浓稠鲜血冲天而起。

    狼首退无可退,脸上浮现起一抹疯狂狰狞,不退反进,朝着徐北游舍身扑来,势要玉石俱焚。

    与此同时,剩余的九名狼盗也一起出刀。

    徐北游无动于衷,一剑将狼首穿脑而过,面无表情地侧过身,横剑挡住两刀,发出一道金石之声,然后轻轻跃起,踩在两刀的刀身上,又是横向一剑,两颗头颅冲天飞起。

    短短不到一炷香的交手中,十二狼盗,倒毙六人,包括二品境界的首领狼首。

    狼首死后,剩下的六名狼盗被这名年轻剑客吓破了胆子,毫不犹豫地亡命逃窜。

    徐北游嘴角泛起一个残忍笑意。

    开始提剑追杀。

    小半个时辰之后,十二名狼盗尽数伏诛。

    徐北游身上沾满污血,肩上扛着一根半人高的木桩,左手拿着天岚,右手提着一串头颅,好像一串大号的血腥糖葫芦,最早死去的几人已经鲜血干枯,面容扭曲,死得稍晚些的几人,则是尚有血珠滴落,面容仍旧如活人那般栩栩如生。

    从头到尾,徐北游都不曾跟这些声名狼藉的强盗废话半句。

    徐北游走到山坡顶端,将肩上木桩钉入地面,然后将一串人头挂在木桩上面,转身负剑离去。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