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无名剑客杀马贼
    一场牵动整个西北局势的巨大变故,就在两位老人的三言两语之间缓缓展开。

    西北最大的土皇帝新老更迭,意味着无论是官场,还是军方,都将迎来一场地震,若是张无病真的能重回朝廷,坐稳西北军左都督的位置,那也意味着徐北游师徒二人在他身上花费的心思多半要无功而返。

    恐怕徐北游怎么也不会想到,几个月前他还是个身处西北最底层的小人物,几个月后他已经在无意中结识了即将成为西北新主人的大人物。

    只是这世间有两种人,一种人是我是谁,我做了什么。另一种人是我是谁,我认识谁。

    徐北游不愿做第二种人,他不希望世人提起他的时候说,这是徐北游,公孙仲谋的徒弟。他更希望别人这样说,这是公孙仲谋,徐北游的师父。

    前三十年,看父敬子。

    后三十年,看子敬父。

    徐北游读《华严经》时,曾看到过一道佛偈:欲做诸佛龙象,先做众生马牛,感触良多。

    就在蓝玉抵达中都时,与中都相距不算太远的秀龙草原上也发生了几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最近因为去巨鹿城的人数激增的缘故,秀龙草原上多了不少来去如风的马贼,这些马贼不敢对那些有权贵做靠山的大商队下手,就专门挑那些没什么背景靠山的小商队,甚至一些落单的武夫之流也难以幸免,一时间秀龙草原的草窝里处处可见尸体。

    可就在这几天,这些害人的马贼终于是遭了报应,接连有几股马贼近百人被一位无名剑客单人单剑给屠杀殆尽,脑袋都被砍下挂在木桩上,让不少深受马贼之害的来往客商拍案叫绝。纷纷猜测这些马贼是惹到了哪路神仙,有说是道门的高徒,也有说是佛门的俗家弟子,更有人信誓旦旦地声称是一位从魏国过来的世家公子。

    可在明眼人都不会相信这些传闻,若真是出身大宗门的弟子行事,还用这般遮遮掩掩?早就把名号亮出来了,好趁着巨鹿城博取一个侠义名声,再经朋友帮闲的口口相传,假以时日便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少侠。

    秋夜清冷,草原深夜里的寒意更是彻骨三分。

    一处小山坡的背风处有篝火闪烁,篝火旁边围坐着十几名神情阴鸷的高壮大汉,正在分食两只已经被烤熟的黄羊。十几匹马被拴在不远处,却没有马车货物,不用多说,这些人肯定不是什么正经商人,而是专门以劫掠为生的马贼。

    一道负剑人影这出现在高坡上,冷冷地俯视着这十几号人,目光中没有多余的感情,仿佛是看一群死人。

    初秋是个杀人的好时节,草原上的野草已经长到半人高,把尸体往里面一抛,看不出半点痕迹,而且这些尸体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出来觅食的野狼的吃掉,就连挖坑埋人的功夫都省下了。

    为首的一名头领握住刀柄,抬头望着山坡上的剑客,冷笑道:“你就是最近那个专杀马贼的无名剑客?年轻人,各行有各行的规矩,你坏了规矩,有人出黄金五百两买你的项上人头,今天撞倒我们兄弟手里,算你倒霉,之所以和你说些,是让你见了阎王不做糊涂鬼,下辈子也好做个明白人。”

    用一方黑巾遮面的年轻剑客没有说话,只是缓缓拔出背后所负之剑,在月光照耀下,剑身如同湖水一般波光粼粼。

    十二名不似是寻常马贼的强盗缓缓起身,十二柄巨刃在月光下却是泛出血腥森冷的寒光。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称,叫做十二狼盗,不做打家劫舍的买卖,而是专门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次就是接了雇主的五百两黄金,特意在此地守株待兔,等着这个不守规矩的无名剑客上门送死。

    为首的头领绰号狼首,死死盯住这名无名剑客,眼神阴冷,没有大意,也没有太多额外的重视。虽然这个年轻人杀了不少马贼,多少有些斤两,不大意是怕阴沟里翻船,但说到底死的都是些普通马贼,与他们十二狼盗天差地别,狼首不信这个年轻人能从他们兄弟十二人的手心里翻出天去。

    无名剑客正是练剑的徐北游。

    先前那几股倒霉的马贼都是师父公孙仲谋给他安排的靶子,这些马贼虽然来去如风,痕迹难寻,但是在公孙仲谋面前就没有隐蔽二字可言了,被发现踪迹后,就由徐北游拿他们练剑。

    这些马贼虽然没学过什么正统武学,境界实力大多也只在五品六品左右,但一身本事都是在一次次搏杀之中滚打出来的,有着穷凶极恶之辈特有的悍不畏死,而且人多势众,策马奔行之间甚至能比拟小队骑兵冲锋,最适合徐北游这种没沾染过多少鲜血的初学者磨练剑术。

    不得不说,在踏入五仙境界之前,生死厮杀是磨砺自身修为的最佳手段,这几次与马贼搏杀,公孙仲谋都没有跟随,只是告诉徐北游一个地点后便让他自行其事,徐北游单人单剑前往,在身上留下十几道深刻伤痕后,斩下了八十七名马贼头颅,四肢百骸内的潜伏剑气在厮杀中被汲取大半,终于是看到了二品境界的曙光。

    十二狼盗是最后一战,也是最关键的一战。

    徐北游握紧手中天岚,不退反进,大踏步前行。

    狼首和其他十一狼盗有些惊讶,狼爪和狼眼在讶异过后,甚至发出不屑的嗤笑之声。

    这个不自量力的年轻人想要以一对十二?十二狼盗可不是什么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人人都是三品境界之上,头领狼首甚至已经踏足二品境界,若没有点真本事,也做不了这替人消灾的买卖。

    狼首用了个眼色,狼爪和狼尾并列而出,同样急速奔行,在距离那名剑客还有十几步时,高高举起手中酷似反曲狼牙的巨刃,狠狠劈下。

    一个快,一个狠。

    徐北游稍稍侧身,一剑斜挑在狼爪的巨刃上,看似轻飘飘的一剑,将狼爪整个人向后逼退十余丈。斜挑之后又顺势以剑柄狠狠砸下,将狼尾的一刀砸偏开来,接着一脚踏在狼尾的胸口,将他整个人踢飞出去。

    干净利落。

    狼首脸色凝重起来,抬起手。

    包括略显狼狈的狼爪和狼尾,所有狼盗全部举起手中巨刃,以狼首为中心,如同扇面铺开。

    徐北游深吸一口气,现在他刚刚是一脚迈进了二品境界,以一己之力对阵一名二品境界和十一名三品境界,听起来完全就是个不要命的疯子所为,可有句话说的好,不疯魔不成佛,想要如同佛陀高居西天极乐受亿万人膜拜敬仰,就得有这个舍去性命的疯魔劲头。

    徐北游提剑继续前掠。

    狼首眯眼望向那名蒙面剑客,扯了扯嘴角,自己亲自出手,当头一刀斩下。

    这一刀看似平白直叙,朴实无奇,实则在刹那之间有刀气生出,锋芒无匹,这是狼首的独门绝技虚刀术,很多不知底细的同境高手曾在这一刀下阴沟下翻船。

    徐北游不惊不惧,手中一剑递出,中正平和,任凭你虚虚实实如无常之水,我自不动如山。

    这是剑五一剑,不动。

    臻至极致,可剑出可成剑山,如巍峨山岳。

    刀剑相交。

    一声金石之声炸开,劲风向着四周吹拂,使周围的野草一起向后倒去,层层推进,蔚然奇观。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