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一辈人终是老去
    巨鹿城,始建于大楚年间,历经大楚、后建南下、大郑,至今已有六百余年,雄踞西北草原,素有霸王之城美誉,形似卧虎,雄壮之气不输中都。

    大楚年间,这里是首屈一指的边关重镇,兵甲云集。到了后建铁骑南下中原时,这儿成为第一处陷落的边关重镇,被后建人毁去大半,就此荒废。直到大郑年间,出身后建萧氏一支的萧政来到此处,重新修葺巨鹿城,并开展巨鹿互市,由此名声大振。

    大郑末年,巨鹿城又一次遭受战火之乱,因为后建五位完颜氏王爷起兵,后建小皇帝被杀,大将军慕容燕不得不引兵退往巨鹿城,固守于此,并大肆驱逐此地修士,兴盛一时的巨鹿互市就此烟消云散。

    其后慕容燕与当时还是大郑西北王的萧煜达成盟约,双方共同出兵平定五王之乱,扶持完颜北月登上后建国主之位,一直到大齐立朝,巨鹿城重归于大齐朝廷,被萧皇划归给初代灵武郡王萧疏为封地,萧疏死后,由现任灵武郡王萧摩诃继承。

    其实认真说起来,早先的巨鹿城之主萧政正是萧疏之父,萧摩诃之祖父,萧皇此举倒也不过是物归原主。

    现下的巨鹿城,还能算得上兴盛二字。中原、草原、后建三者之间,除去摆在明面上的茶马古道,还有更多私底下的商队贸易,表面上看起来是由边境商贾组织的,实际上在这些商贾背后都站着手眼通天的公卿权贵,只要不是闹腾得太过分,无论是萧帝,还是后建国主和草原汗王,对此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灵武郡王府便是沾染茶马生意的众多权贵之一,因为巨鹿城地处三地交界之处的缘故,中转贸易有先天优势,而灵武郡王萧摩诃在西北地界更是根基深厚,故而灵武郡王府和巨鹿城堪称是边境上的一根擎天巨柱,无论是哪家的商队人马,来到此地后,都要拜拜山头,给王府送上礼节孝敬。

    自从萧摩诃传出要重开巨鹿互市的消息之后,原本就人来人往的巨鹿城再添三分热闹,除了各大商队外,还有大批来自天南海北的修士进入巨鹿城中,本就鱼龙混杂的巨鹿城直接变成深不可见底的浑水一潭,不管是外来的过江龙,还是扎根于此的地头蛇,一不小心都有可能淹死在里面。

    更有传言说,道门和佛门也会来人,而且还是真正的大人物,虽然不知道传言到底从何处而来,但每一个听说此传言的人都信誓旦旦,言称最起码也会是一位大真人亲赴巨鹿城。

    大真人,即便是在高人如云的道门之中,那也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地仙境界不一定是大真人,但大真人一定是地仙境界。

    在道门,非地仙境界不可授予大真人名号,非大真人不可就任八脉峰主之位。恰如朝廷非进士出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的规矩。

    朝廷之所以能与道门抗衡,甚至在修士方面也不落下风,一则是因为朝廷坐拥天下,能人异士无数,再则就是马上打天下,可说到底还要文人治天下,三教之一的儒门虽然已经支离破碎,甚至不能称之为一个宗门,但也正因如此,儒门与朝廷近乎融为一体,朝堂上的百官公卿,可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孤弱书生,立于朝堂巅峰的首辅蓝玉,更是被公孙仲谋评说为“如果登榜便是天下前三甲”的绝顶高人。

    不过儒门在朝廷中也远称不上一家独大,要说支持其整个王朝的中坚力量,还是以大都督府为首的军方,曾经的病虎张无病便是出身于此。

    大齐五军,每一军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山头。管着西凉州、陕州、西河州、河内州和中都四州一都的西北边军,更是其中佼佼者,因为萧皇起家于西北的缘故,这里虽然不是天子脚下,但军中老辈将领多半是出自西北,自然有一份其他边军比拟不了的厚重情分,当年萧皇曾经铸造佩剑赐予众臣工,剑身上便是刻有西北二字,西北的情分之重由此可见一斑。而且西北又是民风彪悍,兵源甚广,故而在各大边军中位列第一。

    在西北,地方衙门和文官的势力远不如江南那边,素有一等将军二等官三等道士四等民的说法,西凉将门敢于骄横行事,说到底还是依靠着西北边军这棵大树,萧摩诃能在西北积威深重,可不是靠着灵武郡王的名头,而是因为他曾经在西北军内任职十数年。甚至首辅蓝玉在一次君臣闲谈中,也曾经感慨道:“西北,好大的一座山。”

    正因为诸般种种,又称前军的西北军左都督之位就是重中之重了,早些年是诸葛老将军担任,只是如今老将军年事已高,身体瞧着一日不如一日,西北军内部暗流涌动,几位右都督都想更进一步,可这个位置委实太过重要,皇帝、首辅、大都督都还未曾表态,而且诸葛老将军的态度也至关重要,毕竟他坐镇西北军二十余年,若是有了他的举荐,便先有了一半的胜算。

    西北都督府设在中都,毗邻王府。

    一辆不起眼的马车从东门摇摇晃晃地进了中都,然后一路前行,好似劈风破浪一般,视满城兵甲于无物,一直畅通无阻地来到西北都督府门前才缓缓停下。

    马车上走下一位身着深蓝色常服的老人,看面容似乎是花甲年纪,但须发雪白,又像百岁高龄,没有丝毫的杂色,被梳理得整整齐齐,正如老人立世,方正且一丝不苟。

    有五名将领全副披挂,佩刀且按刀,整整齐齐地列在都督府门前,眼睁睁地看着老人走下马车,咽了咽口水。

    看甲胄佩饰,这五人分明是正二品的军中高官。

    在西北地界,二品大员屈指可数,能出现在西北都督府门前的无非就是五位右都督,分别是西域都护、西河州都督、中都都督、陕州都督、青河都护。

    两位都护,三位都督,都是右都督衔,正二品。

    能让五位右都督联袂出迎的老人,整个王朝又有几个?

    大都督魏禁算一个,可如今大都督正在蜀州锦城修养才是,不太可能突然出现在西北。

    道门掌教真人肯定也算,但他居于玄都之上,已经近十年未曾在世间露面。

    至于其他人,要么是没有这个年纪,要么就是已经故去。

    数来数去,就只剩下一人。

    当朝首辅蓝玉。

    老人径直走向西北都督府。

    五位右都督左右分开,齐齐单膝跪地施礼,“末将参见首辅大人。”

    西北都督府因为被隔壁王府遮挡的缘故,有些昏暗,首辅大人走过正门之后,停下脚步,站在一片阴影中,环顾四周。

    几十年前,他也曾常居此地,那时候有先帝、有前任大都督徐林、有现任大都督魏禁、有魏王萧瑾、有现在的西北军左都督诸葛恭、有闽行、有林寒、有韩瑄、有端木睿晟、有徐琰、有数不清的西北老臣。

    徐林是第一个故去的,紧接着先帝也走了,随后闽行等人也陆续逝去,越来越多的西北老臣都已经不在了,现在的诸葛恭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一辈人老去。

    蓝玉重新迈步前行,步履竟是有些蹒跚意味,轻声自语道:“老了。”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