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天下十人天机榜
    韩瑄曾告诫过徐北游,一个人,出身低微没关系,但要懂得随世而移。没见过大世面也没关系,但当大世面在你眼前展开时,你还在算计一顿饭五文钱多喝店家一碗不要钱的汤,那就不行了。

    这是韩瑄自己亲身感悟出来的道理,当年他初到小方寨时,端着一品公卿的架子去过贫苦百姓的日子,银钱很快用完,日子很是凄惨。反之,用市井小民的心态去往上攀爬,注定爬得不高,即便侥幸爬到高处,也会摔得很惨。

    公孙仲谋之所以要带着徐北游行走各地,就是为了从大处着手雕琢,历经世情,开阔格局,拓宽眼界,拔高气韵,方显大家气派,如此才能挑起两位老人所期许的重担。

    正如公孙仲谋所说,一命二运三根骨,四积阴功五读书,命数是上天注定,更改不得,阴功是先人所行,也已成定局,徐北游不缺根骨,自己也肯奋力用功读书,现在公孙仲谋和韩瑄又联手送给他一个莫大的运道,能否成事,就看天意是否站在他们这边了。

    乌鞘岭又称分水岭、洪池岭,乌鞘二字原本为草原语,自大郑以来,乌鞘岭的名字逐渐取代了原本的分水岭。

    乌鞘岭东望陇东陕州,西驱西凉州河西平原,自古以来就是西凉走廊的门户和咽喉,与秀龙草原相连,是中原抵挡草原骑兵南下的第一道关隘。

    当年大郑太祖皇帝远征草原时,虽然在乌斯原上无功而返,但却收复河西平原,把河西平原纳入大郑版图,在乌鞘岭东西两边山下修筑两座城寨,分别是岭北的安远城和岭南的安门城,两者之间一线则是布有多处烽燧。

    临近安远城,披甲之士越发多了起来。

    公孙仲谋站在一处高坡上,望向那座依山而建的古城,此时的城墙已经在风沙的侵袭下变得斑驳不堪,轻声感叹道:“古城朔风,沧海桑田,风起处细听,金戈铁马犹在耳边。”

    徐北游并未插话,西北,尤其是草原,对于师父来说一直是个感情复杂的地方,这里是萧皇起家的地方,也是剑宗走向覆灭的开始。

    公孙仲谋指着安远城,轻声道:“当年璞袁大败之后,我就是从这儿逃离草原,一路狼狈,险些命丧于道门之手。”

    徐北游很少去探究师父的过往,一来师道尊严,二来多是国破家亡的凄惨往事,别看师父如今云淡风轻,行走四方,大有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气派,可徐北游相信过去的往事一定不是那么容易忘怀释然的。语气上越是云淡风轻,心头上越是重如山岳。

    公孙仲谋迈步道:“下山。”

    徐北游拉着知云默默跟在公孙仲谋身后。乌鞘岭乃是兵家重地,不过如今因为草原已经归附的缘故,倒不像以前那般关禁森严,除了安远和安门两城以及众多烽燧不得轻易入内,其他地方并不禁止行人出入。

    公孙仲谋带着几分考教意味对自己徒弟说道:“萧摩诃邀请为师去巨鹿城,肯定有所谋求,不出意外,道门和朝廷现在都已经知道这个消息,正摩拳擦掌,做好了圈套等着为师往里面跳呢。”

    徐北游皱眉问道:“是灵武郡王萧摩诃放出去的消息?他想要借刀杀人?”

    公孙仲谋摇头笑道:“算不上借刀杀人,应该是鹤蚌相争渔翁得利,他想挑动我和道门大打出手,好让作壁上观的朝廷得利,为师相信这不是萧摩诃心中所愿,但不管身在庙堂还是江湖,都是身不由己,都要按照规矩行事,这天底下从来没有规矩之外的逍遥人。”

    徐北游问道:“师父去还是不去?”

    公孙仲谋笑道:“当然去,为什么不去?人家搭好了戏台子等我这位主角登场,这么大的一台戏,没有不去的道理。”

    虽然早有猜测,但是等到师父亲口说出,徐北游还是有一瞬间的失神。

    剑宗行事,问手中青锋,一剑成道,任凭你万般机谋,皆是土鸡瓦狗。

    天下之事,不过一剑之事而已。

    这便是剑宗的剑道。

    一行人来到山下,在山道路口处有一名身披边军将官甲胄之人已经静候多时,见到公孙仲谋后,单膝跪地,双手呈上一份卷轴。

    公孙仲谋接过卷轴,挥了挥手。

    来人起身,迅速消失在徐北游的视野当中。

    徐北游暗暗心惊,此人怕是有一品修为,难不成是剑宗弟子?毕竟师父还顶着剑宗宗主的名头,总不会只有自己这一个弟子。

    公孙仲谋平声静气道:“为师奔波了大半辈子,还是有些根基的,待到为师离世,会令他们认你为主,至于你能不能抓到手里,就要看你的本事如何了。”

    徐北游点点头,没有说话。

    黄昏中,临近安远城,公孙仲谋打开了手中卷轴,大致浏览一遍后道:“时隔四十年,蓝玉又把箱子底下的天机榜给翻了出来,让手底下的天机阁出了一期所谓的天下十人榜单,登榜高手中,不出所料是道门掌教独占鳌头,被评定为举世无敌的第一人,次席是万年老二的佛门主持方丈,慕容玄阴也上榜了,位列第三,第四是长年身居深宫大内的平安先生张百岁,蓝玉老儿倒是把自己摘得干净,以自己是评榜人为由不上榜,他若是上榜,最起码要在前三甲之内。”

    徐北游听说过天机榜的大名,据说此宝神妙非常,只要到了天人感应的境界修为,便会榜上有名,除非有大玄通者或是持有此宝者,否则很难遮挡此榜感应,故而修士之间有句戏言,能不上天机榜的高手才是真高手。

    道门掌教应该有这份玄通修为可以断绝天机榜的感应,不过他没必要去遮遮掩掩,道门雄立当世,道门掌教也自当举世无敌。

    知云一般不会在师徒两人说话时插嘴,不过这次却是被勾起了好奇心,鼓起勇气问道:“公孙前辈排名第几?”

    公孙仲谋摇头一笑,“区区第八,愧对先师。”

    徐北游在心中默念了一声第八。

    天下修士百万众,第八,听着不高,却是巍然立于当世之巅的那一小撮人之一。

    “萧摩诃这边刚要重开巨鹿城互市,蓝玉就在帝都弄出个天机榜推波助澜,蓝老儿居心叵测啊。”

    公孙仲谋转而对徐北游道:“你不用去管老家伙们的强弱胜负,在天下十人之下,还有个专门点评年轻一辈的履霜榜,这里面有几个年轻人可能会是你日后大敌。一个是道门掌教的亲传弟子,叫做齐仙云,小小年纪就已经将三清诀修炼到第五层,人仙境界修为,不可小觑。还有就是出身萧家旁支的一个小丫头,修炼萧家拳意,同样是人仙境界,另外两人,一个是草原上的刀客,一个是出身于市井草莽之间的游侠儿,都不是易与人物。”

    徐北游郑重点头。

    四人中他已经见过那个出身萧家的小丫头,正是她在最后关头将端木玉救走,还剩下另外三人未曾一睹真容。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