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逍遥地仙十八楼
    一名骑士从外城疾驰奔入内城,没有绕路,直接横穿了大半个内城,来到暗卫府衙门门前。

    相比起镇魔殿的雄伟壮阔,位于帝都的暗卫府就显得有些不上台面,甚至可以说有些简陋。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是天子脚下,先不说皇宫大内,就只说各大衙门,还有内阁和大都督府在上面压着,暗卫府再如何权柄彪悍,也不敢在明面上授人以柄。

    不过也因为暗卫府乃是直属天子的缘故,地位尊贵,不像其他亲军衙门那样洒落在内城坊巷之中,而是靠近皇城正门承天门,在千步廊西侧,毗邻大都督府,与东侧的六部衙门隔街相望,可谓是地处整个帝国的核心位置。

    至于内阁,则是位于皇城内的文渊阁,并不与各大衙门同处。

    暗卫府门前的披甲带刀卫士,用冰冷的目光望着这名满脸疲惫神色的骑士,直到他怀里取出一方黑色玉牌,才缓缓收回摄人目光。

    这方玉牌说明了骑士的身份,是自己人。

    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骑士出现在暗卫府深处的一处机要房内。

    这里狭小昏暗,除了一炕一桌一柜之外,再无他物,一名身着狮子武官袍服的中年男子正盘膝坐在炕上,脸色被昏暗光影所笼罩,看不真切。

    骑士则是跪在炕前,双手呈上一封火漆完好无缺的密信。

    中年男子既然能身着正二品的武官官袍,身份自是不用多做猜测,正是暗卫府右都督傅中天。

    作为白虎堂三位堂官之一的傅中天,掌管蜀州、西北以及西域草原等地,西北暗卫府便是归属于他的麾下。

    在成为暗卫府右都督之前,他曾经执掌内侍卫,以修为高绝和出手绝不容情而闻名,这么多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所谓权贵官员被他抓捕处决,可以说他是踩着无数权贵的鲜血登上暗卫府右都督的位子。

    傅中天接过密信,没有急着打开,屈起食指在炕桌上轻轻敲击几下,问道:“你叫什么?”

    匍匐在地的骑士恭敬回答道:“回禀都督大人,小人名叫孤雁,独孤的孤,大雁的雁。”

    声音清脆,竟是一名女子。

    傅中天点点头,“起来说话。”

    “谢都督大人。”女子从地上站起,露出一张与死去的孤燕有八分相似的面容,只是孤燕多风尘之气,而孤雁却是有几分冷美人的味道。

    孤燕和孤雁是陆沉早年时收养的一对孤儿,年幼时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姐妹两人,有时连陆沉也分辨不清,不过在长大后却只剩下形似而无神似,孤燕喜动,孤雁喜静,只是从神态举止就可以将长大后的姐妹两人清晰分开,而且现在孤燕已死,再也不是姐妹二人了。

    傅中天看了眼孤雁,轻声道:“陆沉怎么样了?”

    孤雁低声道:“刚刚从西北传来消息,陆大人失去一臂,已经返回中都,静候都督大人处置发落。”

    傅中天终于是打开了手中密信,两页信纸,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楷。

    他面无表情地将信上内容仔细看完之后,仍是没有任何喜怒神色,甚至对信上所写的内容也不置可否。暗卫府是刺探收集机密情报的老祖宗,他身为暗卫府的三大主官之一,自然有别的渠道去印证陆沉的话是真是假。

    傅中天将手中信纸放到炕桌的油灯上,看着它一点点化为灰烬后,这才缓缓开口道:“公孙仲谋一剑劈死了镇魔殿排名第十的转轮王,不愧是剑宗宗主,好生霸道。当年没能杀死不成气候的公孙仲谋,现在再想去杀,即是晚了,也是难了。”

    孤雁没敢说话。

    毕竟那是公孙仲谋!剑宗的现任宗主,镇魔殿魔头榜单上的第二人,仅次于那位已经超凡入圣的青尘大真人,甚至还要强压过后建大魔头慕容玄阴一头。

    孤雁也算是暗卫府的高层,勉强接触到一些世人难以知晓的内幕。

    人仙境界之上的地仙境界,玄妙非常,其境界之广阔甚至还要高出前面几个境界的总和。

    所谓神仙者,以地仙厌居尘世,用功不已,而精金炼质,玉液还丹,炼形成气,而五气朝元,三阳聚顶,功满形忘。入仙自化,阴尽阳纯,身外有身,脱质升仙,趔凡入圣,灭绝尘俗,以返三山,乃曰神仙。

    “三山”是指传说中的海外三山,蓬莱、瀛洲、方丈,道门吕祖曾言“时人若拟去瀛洲,先过巍巍十八楼。”故而地仙境界又被称作地仙十八楼,诸如转轮王等人,不过是初入地仙境界,至多刚刚登上二重楼。而公孙仲谋,曾有高人揣摩,大约能有十二楼以上的境界,具体是什么境界,那位高人就不敢说了,毕竟这么多年来,从无人能将公孙仲谋逼的倾尽全力出手。

    至于地仙境界之上的神仙境界,最近百年以来,除去已经飞升的道门上代掌教真人是此境人物,便是素有举世无敌之称的道门现任掌教真人,世人都只能猜测大约是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仍是不敢断言其已经踏足神仙境界,可见这神仙境界是如何难得一见。

    老辈人有个说法,秋风未动蝉先觉的鬼仙,天人感应的人仙,朝游沧海暮苍梧的地仙,长生不朽的神仙。说得就是只有踏足了地仙境界,才能算是逍遥世间,但地仙也不是真的无所顾忌,头上还有巍巍天道镇压,难逃生死轮回的天道定理,只有神仙境界才算超脱证长生,若不入神仙,任凭你玄通盖世,也难逃坐化一途,故而世间又有逍遥地仙和长生神仙之说。

    傅中天轻声自语道:“公孙仲谋身边还带了一个年轻人,细细算来,这老家伙也是八十岁的高龄,剑道又不像佛道两家那般养生延寿,想来是寿元将尽,要着手培养传人了。”

    孤雁低声迎附和道:“想来应是如此。”

    傅中天忽然从炕上下来,整张脸庞也从阴暗中浮现出来。

    相貌清雅,三缕长髯,标准的名士相貌,像个文人多过像个武人,

    孤雁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傅中天伸手捏住孤雁的下巴,仔细打量了片刻,笑道:“好一个美人。”

    孤雁身体僵硬,有些不知所措道:“大人……”

    傅中天嘴角微微勾起,说道:“陆沉犯下了这么大的过错,理应当死。”

    孤雁脸色瞬间苍白无比。

    陆沉于她而言,便是如生身之父一般,她又如何能坐视父亲陷入绝境?

    孤雁刚想要说话,傅中天已经俯下身,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但是陆沉把你送来了,真是一件绝佳的礼物,很合我心意,我可以放他一条生路。”

    孤雁猛然愣住,然后一点一点失去了气力。

    傅中天直起身来,双手扶住她,居高临下。

    记得公孙仲谋在年轻时好像说过这么一句话,佩剑似发妻,美人如名剑,佩剑不可离身盱眙,名剑却可收藏陈列,闲暇把玩,赏心悦目。赠人名剑,恰如名士送姬妾,可传为美谈矣。

    自己手里的可不就是一把秀色可餐的名剑?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