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逆转生死生死轮
    道门九峰,其中有七座主峰以七星之名命名,另外两峰则是分别名为剑峰和都天峰。

    其中剑峰新立不久,因为剑宗覆灭之后有部分剑宗弟子归入道门门下,所以剑峰才会在荒废千年之后重新建立,而上代剑峰峰主正是千年前叛出道门建立剑宗的剑宗祖师。

    至于都天峰,是为九峰之首,也是掌教真人所在,在朝阳一面,面南背北地建有宏伟道殿、紫宵殿、祖师殿等建筑,背阴一面则是立有一栋通体漆黑的阴森建筑,这栋建筑便是大名鼎鼎的镇魔殿。

    哪怕是在道门内部,镇魔殿也是一个令人心生恐怖的所在。

    这个如同索命使者一般的存在,有许多诸如八部众、暗卫府、剑气凌空堂这样的同类,但在众多同类中,无疑以镇魔殿的实力最为强大,哪怕是仅次于掌教真人的八位峰主,也不能在明面上对镇魔殿指手画脚,即使他们的地位本该高于镇魔殿殿主,仍是如此。

    显而易见,镇魔殿名义上属于殿阁之列,但在本质上却早已超然于众多殿阁之上,甚至在权力上超越了许多人丁不旺的主峰,又直属于掌教真人,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道门以黑白两色的阴阳双鱼为标志,而镇魔殿却是离经叛道地采用黑红色的双鱼图,如同干涸的污血,其中寓意让人深思。

    正如阴阳双鱼所绘的那样,世人眼中的道门是阳面,白色。不为世人所知的镇魔殿是阴面,黑色。两者相互交融,构建出一个完美的太极,这才是一个完整的道门,所以掌握了道门阴暗面的镇魔殿殿主又被人在私底下称为黑袍掌教。

    如果说前些年,那些老辈祖师们还在的时候,峰主们还能强压镇魔殿一头,只是随着时间流逝,老辈祖师们坐化的坐化,飞升的飞升,各大峰主之位一代新人换旧人,那么现在除了掌教真人,再无人能压制镇魔殿,它就像一头被除去了笼头的暴躁野马,危险且难以掌控。

    若要在道门内部排列出一张权势榜单,掌教真人自然是当之无愧的居首第一人,那么第二人就毫无疑问地是这位黑袍掌教,镇魔殿殿主,其次才是各大峰主。

    镇魔殿殿主之下是三十六位大执事,按照排名先后,其境界修为和权势大小也呈现出一个明显的递减趋势。按照规矩,若无特殊情况,三十六位大执事中要有十二人留守镇魔殿,三年一次轮换。

    如今负责留守的分别是位列镇魔殿大执事第二人位置的酆都大帝,第三的地藏王,第九的南方鬼帝,第十三的楚江王,第十九的平等王,第二十一的罚恶判官,第二十五的钟馗,第二十八的牛头,第二十九的马面,第三十的绝阴天官,第三十四的罪气天官,以及第三十五的武城天官。

    若无大事发生,十二人中只有一人值守镇魔殿正殿,其余人等则是各自觅地潜修。

    今天负责值守的是酆都大帝。

    今天有一人登殿。

    在巨大宏伟不输紫宵殿的镇魔殿面前,这个沿着台阶缓缓前行的人影无疑是渺小无比,如同匍匐凶兽的镇魔殿仿佛是长大了嘴巴,正在等着这个不起眼的蝼蚁走进自己的腹中。

    然而守卫在殿外的众多镇魔殿道人,见到此人之后,不管出身和身份,纷纷稽首行礼,以示恭敬之意。

    敬畏缘于此人的身份。

    镇魔殿殿主之下的三大巨头之一,十殿阎罗一派的魁首人物,三十六位大执事中排名第三位的地藏王。

    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王。

    地藏王的面容极为苍老,满头白发也所剩不多,露出很大的额头,只剩下最后一点勉强能在头顶抓起一个小小的发髻,瞧着凄凉无比。

    他虽然名为地藏王,但从面容上却看不出与佛家那个地藏王菩萨有半点相似之处,没有什么悲天悯人的慈悲之相,反而是一团和气,脸上的笑意和略微发红的面庞,让他就像个沽酒老翁。

    地藏王花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走完这段长长台阶,缓缓走进了黑色的镇魔殿。

    镇魔殿通体由黑石筑成,黑色的地面光可鉴人,将地藏王的身影清晰倒映出来。

    地藏王走过空旷肃杀的大殿,走到最深处,有一方墨玉宝座,在宝座上孤零零地坐着一个人。

    身着黑色华服,腰束墨绿玉带,脚踏兽头长靴,头顶紫金之冠。

    看面容大约是四五十岁的相貌,气态俨然,不怒自威。

    此人正是同为三巨头之二,排名三**执事第二的酆都大帝。

    酆都大帝,地狱之主宰。位居冥司神灵之最高位,主管冥司,为天下鬼魂之宗。凡生生之类,死后均入地狱,其魂无不隶属于酆都大帝管辖,以生前所犯之罪孽,生杀鬼魂,又称阎王。

    从面容上无法推测酆都大帝的真实年龄,毕竟到了他这个境界的修士,驻留青春容貌只是等闲之事,不过为了维护自身威严和长者风范,一般不会真的恢复青年容貌,多半是维持在中年的年纪,或者干脆如公孙仲谋和地藏王这般,根本不去在意自己的年龄容貌。

    地藏王站在酆都大帝的三丈外停下脚步,缓缓开口道:“转轮王被杀了。”

    酆都大帝问道:“是公孙仲谋?”

    地藏王略微沉默之后,点头道:“是他,不过一切都还在殿主的预料之中。”

    酆都大帝陷入到沉思之中。

    地藏王接着说道:“殿主的意思是,这几年折损的人手有些过于多了。”

    酆都大帝从沉思中回神,然后自座椅上起身,沉声道:“既然是殿主的意思,那我便勉为其难与你联手一次。”

    地藏王笑了笑,没有说话。

    两人各自伸出一只手,遥遥相对。

    肃杀的镇魔殿中,骤然起无名之风。

    守在镇魔殿之外的道人们不知道殿内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知道这两位在平日里水火不容的大执事交谈了什么,他们只是听到了风声,然后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隐隐约约之间,一尊巨大的生死之轮虚影从镇魔殿内缓缓升起,然后笼罩了整个镇魔殿。接着生死之轮开始缓缓转动,不过不是向前正转,而是向后逆行。

    正为死后轮回,逆便是逆转生死。

    生死之轮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总共转了一百零八周。

    许久之后,一名披着斗篷的人影缓缓走出镇魔殿,似乎有些怕见阳光。

    他唯一裸露在外的手指异常苍白,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体内也听不到气血奔流的声音,就像是从坟地里爬出来的活死人。

    他如今真的就是活死人,没有血液,没有心跳,甚至五脏六腑都已经坏死。

    一个靠着修为支撑着的死人。

    他的确是死过一次了,被人从头到脚一剑劈成两半。

    但是他是转轮王,手掌生死之轮的转轮王。

    所以地藏王和酆都大帝两位大高手联手逆转生死之轮,让他死而复生,让他得以苟延残喘,但与之相对的他也失去了某些能力,比如身处阳光之下的能力。

    这也是借尸还魂必须付出的代价。

    虽然他在决定拦截公孙仲谋之前,曾经设想过最坏的结果,但是当这种结果真正来临之时,他还是有些不能接受,此刻他的心中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平静,被无穷的恨意所充斥。

    他比谁都渴望让公孙仲谋和徐北游这对师徒去死,最好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