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却道天凉好个秋
    阳光洒落在变成冰雕的徐北游身上,掺杂着鲜血,晶莹剔透,在这层血色光彩下的徐北游,脸上表情还算镇定平静,一切都是栩栩如生,散发出一种别样且残忍的美感。

    同样被鲜血淋了一身的知云泪珠子连成线地往下掉,双手捂住嘴不敢哭出声,生怕自己一哭,徐北游就真的回不来了。

    公孙仲谋缓缓走到坚冰之前,稍稍沉默,开口道:“死不了,我徒弟的命,在我手里,谁也拿不去。”

    说话间,公孙仲谋举起右手,食指中指并成剑指,缓缓说道:“老夫修行剑道八十载,能杀人,自然也能救人。”

    只见公孙仲谋轻轻一抹,一层坚冰便被凌厉剑气切割下来,不伤内里分毫。要知道现在的徐北游已经与坚冰融为一体,稍有不慎便是连人带冰一起碎成满地残渣的下场,公孙仲谋既然敢出手,那就是有十足的把握。

    公孙仲谋剑指连动,冰屑纷飞,这分明是一套高明到了极致的剑术,看似大开大合,其中又透露出谨小慎微,可谓是在方寸之间见大马金刀。

    一直用了大半个时辰,徐北游身上的坚冰被尽数除去,公孙仲谋又给徐北游渡了一口剑气,替他导引体内气机,再用去一个时辰,剑指在徐北游身上连点数百,哪怕是境界高深如公孙仲谋也是脸色微微发白,直到徐北游脸色趋于正常,苍白之色渐退,他才长出一口气,然后将自己徒弟扔到知云怀里,轻声道:“好了,差不多再过半个时辰他就能醒过来,你且看着。”

    心头石头终于安稳落地的知云坐在地上,揽着徐北游,擦了擦眼泪,破涕为笑。

    没事就好。

    公孙仲谋收起两剑,一点也不像名列镇魔殿通缉榜单第二位的大魔头,更不像九天剑仙的剑宗宗主,如同勤恳老农一般,开始处理满地尸体,将这里留给了徐北游和知云。

    知云望着静静沉睡的徐北游,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要抚摸倚在自己怀里的脸庞,可是指尖刚一触碰到略微冰凉的皮肤,这位刚过豆蔻年华没有多久的少女就如受惊的小鹿一般,飞快地缩回手去,小脸涨红,迅速低头,好似徐北游下一刻就会立马醒来一样。

    万事开头难,第一次没有成功,第二次就再难有出手的勇气,知云没再敢伸手,只是开始第一次近距离地打量徐北游,当她瞧见徐北游十指间厚厚的茧子,以及手腕和小臂上那些不甚起眼的细小伤痕时,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一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手。

    此前的人生,她一直都生活在崇龙观中,尤其是幸运地被老观主庇护于羽翼之下,如何能体会底层世道的艰辛和江湖的险恶?对她而言,被师父训斥了,自己养的鸟儿飞走了,这便是天大的事情,一连要难受好几天。而崇龙观被暗卫府灭去,便是不亚于天塌了的事情。

    但是大体来说,她是幸运的,崇龙观的人都死了,只有她活了下来,而在此之前的时光,都是春天。

    大半个时辰后,徐北游迷迷糊糊地醒来,发现自己正靠在一个柔软温暖的所在,自己似乎是刚刚睡了一觉,有点冷,也有一种的难言的舒畅,好像体内气机壮大了不止一份,虽说距离二品境界还有些差距,但已经不是寻常的三品武夫可以比拟。

    他下意识地蹭了蹭。

    初长成的知云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后面,然后又从耳根红到了脖子,脸上晶莹的皮肤几乎要滴出水来。

    慢慢彻底清醒过来的徐北游终于是察觉出不对,猛地坐起身,回头看到正低垂着头的知云,顿时尴尬无比。

    一时间,这对懵懵懂懂的小男女陷入到不知该如何应对的尴尬沉默中。

    但不管怎么尴尬,这一刻,注定会在两人的记忆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如果说二十岁是人生的春季,那么这时候的感情心事,就是春天中绽放得最为热烈的娇艳花朵,洁白无瑕。

    没有盛年时的心机算计,没有暮年时的利害牵扯,有的只是年轻人最为纯粹真挚的情感。

    正在远处将最后一具尸体化作粉末归入尘土的公孙仲谋微微一笑,直起身来,轻声感慨道:“少年不知愁滋味,再上层楼,再上层楼。”

    的确是不知愁滋味的少年人,徐北游不知说了句什么,知云的脸终于不再那么红了,反而是破天荒地伸手轻拍了徐北游一下,小脸气鼓鼓的,只是眉宇间却怎么也遮掩不住那分笑意。

    已经是苍苍白发的公孙仲谋望向这一幕,眼神黯然。

    在黯然中有落寞,也有缅怀和追忆。

    那一年,道门和剑宗大战在即,值此紧要关头,剑宗长老萧慎背弃剑宗,暗地中投入自己侄孙萧煜的麾下,同时也成为道门的剑峰峰主。

    也就是那一年,萧慎在莲花峰上大开杀戒,亲手屠戮毫无防备的剑气凌空堂。

    整个剑气凌空堂几乎被屠杀殆尽,只有公孙仲谋和那名女子侥幸逃得性命。

    随后更是雪上加霜,师尊上官仙尘受天诛身死的消息传来,剑宗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变得摇摇欲坠,接下来剑宗和白莲教这一派兵败如山倒,萧皇和道门、佛门那一派大胜在即,摇摇欲坠的剑宗终于是轰然坍塌,道门开始大肆追杀剑宗余孽。

    两人只能一起亡命天涯。

    世人只知两人最后分道扬镳,甚至老死不相往来,却不知两人也曾在一次次生死困境中相濡以沫。

    那时候的公孙仲谋可不像今日这般所向披靡,修为尚浅,在镇魔殿的追捕下,不能说惶惶不可终日,也是狼狈不堪,甚至朝不保夕。

    也就是在最艰难的时候,本就有婚约在身的两人结为正式夫妻。

    没有六礼,没有高堂,没有亲朋,没有花轿,甚至没有一袭嫁衣,只有两人,两剑,两支喜烛和两壶浊酒,以天地为证,两发交缠。

    那是公孙仲谋一生中的夏季,酷烈日头和狂风暴雨并存的夏日。

    至于为何会形同陌路,其实也很简单,二十年后,女子累了,不想继续奔波下去,而他又没办法给她一个安稳,当一个可以让她安稳的契机出现时,两人也就顺理成章地到此为止。

    相濡以沫,终究敌不过相忘于江湖。

    公孙仲谋想起当初离别时的情景,当时两人一个字也不曾说,只是决绝地各自转身。现在想来,虽然有时势使然的缘故,但又何尝不是年轻气盛?

    老了老了,晚景凄凉,可曾后悔?

    有风起,已经带出几分初秋的凉意。

    公孙仲谋又看向那对年轻男女,喟然道:“老来识得愁滋味,欲语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