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剑斩生死断生死
    转轮王望着这一幕,脸色阴沉。

    刚才一剑的轰隆雷声犹在耳旁,久久不绝。

    转轮王不用剑,但他却知道这一剑是如何霸道。

    修炼剑道一般有四个必经阶段,分别是术、气、意、道,即是一脉相承,又是四者并存,最完美的一剑,应该是将四者完美融合在一起的一剑。自己手中这个小子就是刚刚摸到“气”的门槛,如果说剑十三是将“气”臻至极致,那么剑十四就是将“术”和“气”合二为一,转轮王自付如果是自己面对这一剑,除了一退再退之外,再无其他应对手段,只有等到剑势尽后,才能再想法反击。

    转轮王望向公孙仲谋,低沉开口:“公孙先生这是何意?”

    公孙仲谋平淡道:“老夫一生,从不受人胁迫。”

    转轮王皱眉问道:“公孙先生就不怕自己辛苦培养的传人就此一命呜呼?”

    说话间,以他手指落处为中心,一道蓝白色的寒气弥漫开来,瞬间将徐北游的大半个身子凝成冰晶,晶莹剔透。

    知云见到这一幕,已经是吓得说不出话来,拼命地捂住嘴巴,生怕叫出声来。

    镇魔殿的大执事们让她真正见识到了道门的黑暗一面,比之暗卫府还要恐怖骇人。

    公孙仲谋望向转轮王,双眼中不见老人特有的浑浊,反而是清澈见底,如同初生婴儿。

    转轮王脸色微变,眼皮子不由自主地跳了跳。

    杀机骤起。

    只见公孙仲谋的清澈目光中有一道剑影缓缓浮现,如同湖底沉剑缓缓浮出水面。

    瞳中有剑。

    下一刻,转轮王眼前一黑。

    他的双眼变成了两个幽深血洞。

    他瞎了。

    转轮王没有任何犹豫,手中寒气大盛,在刹那之间将徐北游整个人冻结成一座栩栩如生的冰雕,只要轻轻一敲便可支离破碎,死得不能再死。

    不过公孙仲谋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屈指一弹,又是一剑。

    这一次转轮王的整只右手被齐齐斩断。

    转轮王被逼到了绝路,再也顾不得徐北游,全力出手。

    足有六方宝轮出现在他的身周缓缓浮现,旋转不休。

    转轮王为何以转轮为名?

    因其手掌生死之轮。

    六方宝轮合为一体,在虚空中凝聚出一方正在缓缓转动的巨大轮盘。

    转轮王双臂一挥,转轮开始飞速旋转,每旋转一周天,其体型便增大一分,旋转三十六周天后,转轮已经有山岳之大,遮天蔽日,其中有无数冤魂为苦力,在声声哀嚎之中,推动生死之轮。

    现在转轮为正向转动,象征死后轮回,随着转轮转动,其中寂寂死气不断逸散开来,俗世武夫几乎是触之即死,沾之就亡,哪怕是鬼仙境界和人仙境界遇到,也要神魂蒙尘,体魄污秽。

    转轮王无愧于镇魔殿第十人。

    灰暗色的死气弥漫于天地之间,除了转轮王身后的徐北游和知云二人,就连地面也被蒙上一层灰蒙蒙的黑色,公孙仲谋更是首当其冲,不过身形始终归然不动,全盘接纳转轮王的死气攻击,衣袍如同被大风吹动,震动不休,猎猎作响。

    转轮王藏身于转轮和死气之后,神情阴晴不定,仅存的左手中握着一方黑石,似乎在权衡利弊,没有第一时间逃走。

    以常理揣度,剑宗不是佛门,并不以防御手段见长,从来都是以攻代守,任凭你公孙仲谋是地仙境界,也不该站在死气之中安然无恙才对。

    可公孙仲谋就是出乎意料地安然无恙,而且又举起手中的玄冥,横于眼前,以双指轻轻抹过剑身。

    瞬间方圆百丈皆剑气。

    以公孙仲谋立足处为圆心,无数剑气流转,不但将身周死气驱散一空,而且还如大江环城,构成一座逃无可逃的剑气牢笼。

    转轮王脸色微变,不过公孙仲谋的手段强横也在意料之中,在看到这一幕后,不再犹豫,轻声道:“阎罗十殿,第十殿转轮王独居幽冥沃石之外,审判孤魂野鬼,核定男女寿夭,区分富贵贫贱,发往轮回投生,掌生死判之权柄。”

    我转轮王之所以在十殿阎罗中仅次于第一殿秦广王和素有阎罗天子之称的阎罗王,自然有我的道理。

    我即便不是你公孙仲谋的对手,但要阻挡一二还是能做得到吧?

    转轮王掌中的黑石凌空飞起,势若流星,划出一道漆黑轨迹,势如破竹地穿过漫天剑气,狠狠砸在公孙仲谋的胸口上。

    公孙仲谋满头白发剧烈飞舞,身形向后一荡。

    漫天的剑气也随之有了极短时间的凝滞。

    趁此时机,转轮王便要化作一道黑虹,就此逃离这处是非之地。

    可就在转轮王刚刚身化黑虹时,公孙仲谋的嘴角浮起一抹讥讽笑意。

    转轮王的身后有等待多时的一剑狠狠落下。

    毫无防备的转轮王被却邪一剑瞬间穿心,周身气机瞬间溃散。

    公孙仲谋举起手中玄冥,一剑斩落。

    剑气如银河倾泻,接天连地,将天幕上的云气搅弄得支离破碎。

    还是气势磅礴的剑十三。

    生死之轮在这一剑之下轰然坍塌。

    转轮王被这一剑斩成两半。

    血水如雨,将变成冰人的徐北游染成血红之色。

    轰隆马蹄声中,陆沉刚好赶到此地,看到这一幕后,先是瞠目结舌,然后便是惊骇欲绝。

    他之所以同意与转轮王联手追杀公孙仲谋,当然不是莽撞行事,在他看来,有镇魔殿排名第十的转轮王,再加上一尊堪比绝大多数人仙境界的镇狱血卫,就算不敌公孙仲谋,也该自保无虞才对。

    可陆沉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一炷香的时间里,镇狱血卫被毁不说,就连转轮王也殒命于公孙仲谋的剑下。

    平日里的高手在公孙仲谋面前,就像纸糊一般,寥寥几剑便彻底灰飞烟灭。

    公孙仲谋将玄冥和却邪两剑全部收入剑鞘,转而望向陆沉,“你就是陆沉?如果是老夫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傅中天的人,今天老夫留你一命,你去给傅中天带句话,当年由他傅中天牵头谋划,暗卫府出动八位大供奉暗杀我公孙仲谋,这笔账我一直记在心里,总有一天,我公孙仲谋会找他算清楚。”

    陆沉连连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转身离去。

    这一刻,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围剿剑宗余孽,更顾不得自己都督佥事的身份,只想赶紧逃离此地。

    公孙仲谋眼神冰冷,一抹袖。

    二百将门家丁全部人仰马翻,连人带马尽数死绝。

    陆沉的一只胳膊也随之轻飘飘地落地。

    陆沉面色苍白,不敢发一言,甚至不敢回头,独自一人匆匆离去。

    他如何不惊惧?

    这人一袖作剑斩杀二百余五品精锐甲士,他又能如何?

    踉踉跄跄走出五里之后,这位西北暗卫府都督佥事才低声嘶哑道:“转轮王误我!”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