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苍雷一震五百里
    镇狱血卫刚刚离去,原本坐在陆沉身边的转轮王也消失不见。

    十里之外的公孙仲谋猛然停下脚步,按住腰间玄冥。

    片刻后,一道血色横雷悍然入场,如同神兵天降,以自己的身体为兵器,直撞公孙仲谋。

    公孙仲谋不急不躁,手中玄冥不曾出鞘,轻描淡写的一剑将这道血色雷光击退。

    直到这时,徐北游才看清这抹血色的本来面目,那是一具高有八尺的魁梧身影,身上披着血色甲胄,密不透风,周身上下散发着摄人的浓郁血气,反倒是与古战场的阴兵有几分相似,虽然两者实力是天差地别,一个是炮灰小卒子,一个是沙场万人敌,但究其根本却是没有太大差别,都是没有丝毫神智,都是处于半死半活的诡异状态之中。

    知云神情紧张,对徐北游小声道:“我曾经听师父提起过,暗卫府有十二尊镇狱血卫,个个都是刀枪难伤,水火不入,寻常人仙境界根本不是对手。”

    果不其然,公孙仲谋这一剑虽然将镇狱血卫击退,但它本身却没有受到什么实质伤害,浑身血气依旧冲天而起,让人为之色变。

    徐北游瞪大眼睛仔细打量着镇狱血卫,问道:“师父,这镇狱血卫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公孙仲谋手中玄冥微微斜指,不在意道:“这东西叫镇狱血卫?名字倒是不错,当年我们都叫它血甲人,原本是萧烈造出来送给小儿子萧瑾的小玩意,没什么大用,勉强充作护卫,后来萧瑾与明尘一起将其改进,加入道门天字符篆三十六道,这才不能算是花架子,后来好像司礼监和蓝玉手下的天机阁也参与进去,耗费人力物力无数,最后也只是做出十二具血甲人。

    徐北游啧啧赞叹道:“以朝廷之财力也只能做出十二尊镇狱血卫,看来这玩意金贵得很,万金不换。”

    公孙仲谋摇头笑道:“何止是万金不换,俗世巨贾就算愿意开价十万金,也买不到这样一具血甲人,而且也不敢买,其中涉及到种种玄妙气数纠缠,若是寻常人来驾驭这尊被万人之血浸泡的血甲,恐怕不到七天就要暴毙而亡。”

    徐北游震惊不语。

    公孙仲谋举起手中玄冥,忽然说道:“再不出来,老夫可就真的要破去这尊镇狱血卫,让你们血本无归了。“

    一名年轻道人出现在镇狱血卫身后,惨白如雪的右手捂着嘴巴轻咳一声,然后敛袖稽首施礼,“镇魔殿转轮王见过公孙先生。”

    公孙仲谋平静道:“排名第十的转轮王,你是来向老夫问剑的?还是奉尘叶之命令来追杀老夫的?”

    转轮王轻声道:“贫道此来,不是要与公孙先生如何,而是想向公孙先生讨要一个人。”

    公孙仲谋不动声色,问道:“你想要谁?”

    转轮王伸出苍白的食指,指向徐北游身旁的知云,“她本是我道门弟子,也是崇龙观的唯一幸存之人,理应随贫道返回都天峰,面见掌教真人,陈述当日崇龙观之事。”

    知云见转轮王朝这边望来,想起了凶恶无比的查察判官和北方鬼帝,小脸有些发白,下意识地躲到徐北游身后。

    “如果我不交人呢?”公孙仲谋将手中玄冥连带剑鞘刺入地面,双手交叠按在剑首上。

    对于公孙仲谋的答复,转轮王并不意外,无奈苦笑道:“公孙先生又何苦为难我这样一个小人物呢?”

    “小人物?”公孙仲谋轻笑了一声,“那谁才是大人物?”

    转轮王沉声道:“当然是殿主大人,诸位峰主,以及掌教真人。”

    公孙仲谋平静道:“那就让大人物来找我要人。”

    转轮王死死盯着知云,缓缓道:“既然公孙先生不愿网开一面,那贫道也只好……”

    话音未落,静止不动镇狱血卫再次轰然而动,一拳直击公孙仲谋的面门。

    公孙仲谋以毫厘之差横剑胸前,剑鞘瞬间震动九次,分九次挡下这一拳,身形不摇不动,巍如山岳。

    旁观的徐北游瞧出点门道,镇狱血卫的一拳竟是有几分萧家拳意的味道,刚猛霸道,无坚不摧。而师父所用的则是剑二,以柔克刚,上善若水。

    然后徐北游猛然惊觉自己的脖子一凉。

    就在镇狱血卫出拳的那一刹那,转轮王身形也随之消失,不过他没有攻向公孙仲谋,而是瞬间来到徐北游身旁,冰凉的手指点在他的脖子上。

    徐北游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全身气机在这一瞬间彻底凝滞。

    转轮王一手捂嘴轻咳,一手按着徐北游,轻声道:“公孙先生,一命换一人如何?”

    公孙仲谋置若罔闻,向前踏出一步,玄冥仍是不曾出鞘,反手以剑柄撞在镇狱血卫的胸口上,将这尊金刚不坏的庞大身躯撞得向后不断退去。

    出剑未必出鞘,剑在鞘中,依旧可以剑气四溢。

    镇狱血卫一直向后退出百余丈后才堪堪止住脚步,紧接着胸口处的甲胄轰然炸开,有一团剑气在其中疯狂涌动。

    公孙仲谋的剑气之盛,已经到了剑不出鞘同样可以剑气奔走如雷的骇人境地。

    曾经的剑宗首徒,如今的剑宗宗主,的确不负剑宗之名。

    镇狱血卫耗费人力物力无数,自然不是这般不堪一击。

    下一刻,它轰然起身,瞬间开始冲刺。整个人如同一头上古凶兽,在地面上踩踏出一道长达近百丈的深深沟壑,余波甚至令周围地面出现不同程度的坍塌,呼啸的声音汇聚成一声轰鸣,凶猛得一塌糊涂。

    公孙仲谋单手握住剑鞘,横剑于身前,玄冥在鞘中发出一声清越剑鸣,好似棋逢对手,跃跃欲试。

    镇狱血卫轰然撞在横着的剑鞘上,好像大浪大潮撞在大堤之上。

    公孙仲谋保持横剑的动作,不动如山。镇狱血卫却是被反震之力向后震退数十丈,双脚在地面上再次划出两道深刻痕迹。

    公孙仲谋面无表情,手中长剑一旋,不温不火地握住剑柄。

    玄冥在鞘中微微一震。

    剑十四,苍雷震。

    剑意引共鸣,以天地为大鼓,以手中青锋为鼓槌,天地之间起鼓声,即是雷声!

    当年上官仙尘初出茅庐便是以此剑对战南疆第一剑仙东行先生,一震五百里,连震四千五百里,大败东行先生,使天下第一次知道了上官仙尘之名。

    无形雷声瞬间穿透镇狱血卫的甲胄,在他体内来回震荡五百里。

    镇狱血卫体内响起阵阵沉闷雷声,踉跄向后退去,甲胄上裂纹初显,乌黑血液从缝隙中不断流出。

    公孙仲谋又是向前踏出一步,一步百丈。

    玄冥终于铿锵出鞘。

    瞬间剑气弥漫。

    其剑气之森寒,使百丈之内从三伏变为三九。

    数不清的剑气不断撞击在镇狱血卫的甲胄上,发出一连串的尖锐声响。

    片刻后,剑气散去,随之散去的也有这尊镇狱血卫,片片飞灰。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