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夜入王府见世子
    这处府邸看上去很冷清,门前没有护卫,周围也没有什么行人,就好像已经荒废已久,不过既然公孙仲谋说这里是萧摩诃的别府,那么里面肯定另有玄机。想来是这位灵武郡王谨小慎微,在西凉将门的地盘上,不愿摆出过江强龙的姿态,若是换成灵武郡王府,恐怕就是另外一个光景了。

    公孙仲谋飘然入府之后,徐北游退入府邸旁的阴影中,开始闭气凝神运龙虎,同时默默汲取四肢百骸内的参与剑气神意。

    一直到子时时分,公孙仲谋仍旧没有从府邸中出来。

    徐北游开始有些踌躇,几番犹豫之后,他走到一个僻静死角,身形倏忽而动,不带出丝毫声响,飞过高高院墙,落入府邸之中。

    凡是权贵府邸,虽然大小格局不同,但是到了公侯一级,必然是自有法度,回廊百转,曲径千折,若是不懂其中玄奥,初入其中就要迷失方向。就像当年流传甚广的一个笑话,说有莽夫要去皇宫刺杀皇帝,可是在宫里转了大半夜的功夫也没找到皇帝寝宫到底在哪,反倒是把自己给转迷糊了,就连来时道路也找不到。

    徐北游就是陷入这个境地之中,万幸的是这座宅邸里仆役侍女不算太多,大多数地方都是漆黑一片,唯有正厅之处灯火通明,只要向着灯光方向前行便是。

    徐北游的身影藏在夜色下,就像一只狸猫不断起落,寂然无声。

    如今的徐北游也是三品境界,算不上高手,如果放在帝都也就是个侍卫的命,但是在天高皇帝远的西凉州,这份修为就可以称得上不俗了。

    西凉州多得是精锐甲士,真正的高手却是不多。

    徐北游没敢直接去玄机重重的正厅,而是先来到一处不起眼的偏院之中。

    偏院中有人,屋内有明亮灯光。徐北游没敢靠得太近,不过此时正值夏末秋初,暑热犹在,屋内人开了窗户,露出屋内的情景,也让徐北游的瞳孔猛然收缩,甚至不自觉地压抑了呼吸声。

    一名身着三品飞鱼公服的阴沉男子正坐在屋内,眉宇间有遮掩不住的阴霾,在他身旁则是一位身着朱红蟒袍的年轻人。

    蟒袍以大缎为料,根据身份地位决定蟒数不等,又以颜色区分,红、绿、黄、白、黑为上五色,又称正色,紫、粉、蓝、湖、香为下五色,又称副色。皇亲国戚或是公侯一品着上五色二品以下官员有资格穿戴蟒袍者着下五色。

    大齐以黑色为尊,白色次之,朱色再次之,这名年轻人能着朱红蟒袍,绣直卧三江水蟒龙九条,便是等同国公。这里是萧摩诃的府邸,萧摩诃如今已经是年近古稀的老人,那么年轻人的身份不言而喻,正是郡王世子殿下。

    徐北游努力回想着族评上的内容,族评乃是数位当世大儒联手所作,专门点评天下各大门阀世家,上面除了记载各大世家高阀的现任家主外,还记载了有资格继承家主位置的下代子弟,这位灵武郡王的世子自然也应该名列其中。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公孙家虽然已经消亡,但在族评上仍有一席之地,家主正是公孙仲谋,不过继承人那里却是空空如也,实在凄惨无比。

    想了许久,徐北游终于想起他的名字,萧世略。他是萧摩诃的幼子,在他之上原本还有一个兄长,名叫萧世廉,不过已经于数年前病死,萧摩诃这才改立萧世略为世子。因为是先后两位世子的缘故,所以族评上曾特地注明。

    徐北游有点搞不懂萧家到底是按照什么取名,萧摩诃与萧帝是同辈人,以萧摩诃两个儿子的名字来看,似乎是萧家这一代刚好排到了世字辈。可在实际上,与萧世略同辈的当朝太子的名字只有两个字,与景皇帝萧霖、武祖皇帝萧烈、太祖皇帝萧煜、还有当今皇帝萧玄一脉相承。

    徐北游摇了摇头,萧家的名字太乱,单从名字上根本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辈分,还是得依靠族评才行。

    萧世略亲自倒了一杯清茶,轻抿一口,“陆大人好像心事重重?”

    陆沉难掩疲惫之色,叹息道:“还不是因为崇龙观之事。”

    萧世略笑道:“陆大人不是已经与镇魔殿达成和解了吗?”

    陆沉冷笑道:“镇魔殿道人自恃武力,逼我不得不缔结城下之盟,此仇不报,我陆沉妄在暗卫府任职二十三年。”

    萧世略摇头道:“其实平心而论,转轮王还算是好的,若是换成东方鬼帝等人,西北暗卫府怕是要真的鸡犬不宁。”

    陆沉轻抚长须,缓缓说道:“若真是东方鬼帝等人上门挑衅,那时候可就不是陆某人这个都督佥事迎客了,恐怕白虎堂三位都督中会有一人亲自入场,到那时,暗卫府和镇魔殿才是彻底撕破面皮,再无挽回余地。”

    萧世略刚要说话,猛然向外望去,一双眼眸眯起,冷笑道:“刚才大意了,竟是没发现院子里还有只小老鼠。”

    正在偷听的徐北游心知不妙,就在他犹豫是否要现身逃走时,萧世略已经先发制人,一拳打出崩碎眼前墙壁,整个人破墙而出,直奔徐北游的藏身之处。

    而陆沉只是旁观,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萧世略是位高手,境界直达一品。

    刹那间,浩荡拳意如大江倾泻,势若奔雷,与当日在龙门客栈中的小姑娘一般无二。

    徐北游跟随公孙仲谋一路行来,勤练不缀,已经从剑四学到剑十三,又有天岚剑气为支撑,剑道修为堪称登堂入室,只听铿锵一声,背后天岚出鞘,在半空中一个回旋,斩向萧世略的手臂。

    对于剑宗弟子而言,证明剑道修为登堂入室的最简单办法就是能使手中之剑离手。

    哪怕是粗浅无比,那也是实实在在的御剑之术。

    萧世略嗤笑一声,显然很是瞧不起这所谓的御剑之术,顺势横臂一扫,小臂与剑锋撞在一起,没有意料中的血肉横飞画面,反而是发出金石之声,仿佛两把兵器相撞。

    徐北游一跃而起,伸手接住倒飞而回的天岚剑,但是剑身上附着的凶猛拳意也顺势蔓延到他的体内,让他的脸色骤然苍白。

    萧家拳意。

    练到极致可以打破虚空的萧家拳意。

    徐北游自认已经足够重视,却不曾想还是小觑了萧世略的手段。

    徐北游握紧天岚,不敢有丝毫藏私,一记剑九,瞬间在身前布下五道剑影。

    在剑三十六中,剑九最是奇诡,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臻至极致,可布万千剑影,只是徐北游修为尚浅,五道剑影已经是极致。

    萧世略见到这一幕,没有急着出拳,饶有兴趣道:“剑三十六?原来是个剑宗余孽,胆子倒是不小,竟敢玩夜探王府的把戏,报上姓名,本世子手下不杀无名之鬼。”

    徐北游没有说话,一挥手,五道剑影激射而出,其中有两道是真,三道是假。

    萧世略嘴角冷笑,再次前冲,双拳并出,瞬间打散两道剑影,不过这两道看上去气势十足的剑影却都是假的,两道真实的剑影分别刺在他的下丹田和中丹田位置上。

    萧世略终于脸色微变,猛地停下脚步,剑影没能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仅仅是划破了他的朱红蟒袍,不过他脚下的青石板地面却被踩出一片龟裂痕迹。

    徐北游不敢恋战,接着又是一手剑七,整个人随剑而行,如同一道利箭飞出偏院,瞬间消失在夜幕之中。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