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二圣并立临天下
    在当今天下,有一个隐晦却又流传极广的说法,二圣共掌天下。

    所谓二圣,是指皇帝陛下和掌教真人,一个掌握着世俗之内的无上权力,一个拥有世俗之外的最高地位,两人加在一起,那便掌握了整个世界。

    但自古以来又有另外一个说法,天无双日,国无二主。

    朝廷和道门之间因为权力而产生的矛盾注定很难调解。萧煜尚且在世时,他与道宗掌教真人是至交好友,朝廷的开国功臣和道门的老辈人也多是曾经一起打天下的老朋友,就像转轮王和李金戈这般,有这份香火情,尚能保持融洽。

    只是随着萧煜离世和老辈人逐渐凋零,后来上位的继承者们没了这份香火情分,也就不愿再保持这种融洽关系。尤其是现在的萧帝,他是萧皇的儿子,虽然他会顾及父亲老臣们的想法,但这份顾及容忍终究会有个限度。

    当转轮王和李金戈这些老辈人彻底死绝时,也就是朝廷和道门撕掉最后一点温存面皮时。

    不过万幸,有很大一部分老辈人还活着,而且还掌握着很大的权力,萧帝不是萧皇,他的威望不足以压服如此众多的老臣。更重要的是,萧皇虽然不在了,但是掌教真人和蓝玉还在,他们像两根定海神针分别镇压着道门和朝廷。

    当然,老辈人中也会有主战的,年轻人中也有主和的,不能绝对的一概而论,但总得来说,老臣多为主和,新人多为主战,是大势所趋。

    今日的西凉都督府中,严格来说有三位主和派,叶罪、李金戈和转轮王,只有陆沉一位主战派,而这位主战派又因为形势比人强的缘故,不得不暂时转变为主和派,所以李金戈在说出这番话后,所有人都点头称是。

    谈判进行地很顺利,在李金戈定好整体基调之后,顺理成章地将罪魁祸首定为了剑宗余孽,如此便算是对先前诸事的一个总结,这也是暗卫府希望的结果,但是想要让镇魔殿承认这个结果,还需要暗卫府拿出更多的诚意,也就是转轮王所说的“给道门一个交代”,这才是这场谈判的核心所在。

    先前的相互试探,谈笑风生,其实都是为了最后的一锤定音。

    转轮王靠在椅背上,似乎年轻的只是外表,他的内在其实已经像李金戈那般腐朽,甚至有些难掩疲态,缓缓说道:“查察判官死了。”

    陆沉收敛了脸上故作亲近的和颜悦色,展露出身为封疆大吏的上位者气势,平静道:“死在剑宗余孽的手中。”

    两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提起龙门客栈中那番勾心斗角。

    转轮王笑道:“查察判官死在剑宗余孽的手中并不奇怪,毕竟能从多次追剿中活下来的剑宗余孽,无一不是人仙境界以上的高手,而他只是区区一个鬼仙境界。但是孟婆却特意跟我提起过一个叫徐北游的年轻人,据说那个年轻人还有一个师父,虽然没有能现身,但是孟婆凭借气机感应竟然摸不透的他的深浅。”

    陆沉点头道:“崇龙观事变当夜,也有一名老人和一名年轻人现身。”

    转轮王左手食指轻轻敲击在扶手上,右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道:“是他们带走了知云,而且算算时候,老辈的剑宗余孽也该着手培养传人了。”

    陆沉听闻此语,终于是稍稍安心,脸上恰如其分地露出几分温和笑意,冲散了阴霾。毕竟暗卫府在这场角力中是输家,战场上打不赢的,谈判桌上更拿不回来,能够将残局安稳收官就已经是达到预期,而且转轮王特意提起知云也未尝不是一种无声的警告,所以见好就收才是明智之举。

    陆沉声音略微低沉,即显出自身诚意,又夹杂几分沉痛,而且掌握火候恰到其分,不会让这份沉痛变为幸灾乐祸,“崇龙观位于中都城内,却被剑宗余孽灭去满门,西北暗卫府有守卫之责,难辞其咎,故特备薄礼,不敢求道门宽宏,只求告慰亡者在天之灵。”

    转轮王稍稍改变了坐姿,终于有几分正襟危坐的感觉。

    他没提出反对,也就意味着默认。

    陆沉忍不住一叹,和谈成功同时意味着西北暗卫府全面失败,只剩下最后一层仅有的遮羞布,这更意味着自己的仕途差不多走到了尽头,不但重返帝都遥遥无期,就连都督佥事的位子也已经摇摇欲坠。

    陆沉从一旁拿起随身带来的紫檀木匣,即便隔着木匣也能感觉到其中的浓郁剑气,寒意沁人,轻声道:“此剑是从一名剑宗高手手上得来,剑长三尺四寸,柄长三寸,其形素雅,剑身呈淡白之色,剑锷、剑首为玄色,锋锐无比,可为当世剑器中绝品。”

    转轮王直起身子,脸上有几分凝重之色,轻声道:“是莫名剑。”

    陆沉点头道:“不错。”

    转轮王望着陆沉手中的剑匣,脸上第一次露出满意神色,微笑道:“暗卫府果然很有诚意。”

    陆沉放下手中的剑匣,又取出一本厚重卷宗,竟是有几分犹豫神色,缓缓说道:“这是西北暗卫府近二十年来收集的剑宗余孽信息,今日便转交给镇魔殿,望镇魔殿能好好利用,早日铲除剑宗余孽,以雪今日之仇。”

    转轮王起身接过这本厚重卷宗,脸色凝重无比,没有言语。

    在他看来,这本卷宗要比莫名剑还要珍贵,这些年来,公孙仲谋四下串联,镇魔殿不是没有察觉,只是苦于自身人手贵精不贵多,追杀尚可,但是要说到收集情报,比起号称二十万人的暗卫府就差得太远了。

    陆沉这一手可谓是投其所好,让转轮王很难拒绝。

    一直未曾出声的叶罪轻声感叹道:“陆大人好大的手笔。”

    陆沉一笑置之,起身双手捧起剑匣,递到转轮王面前,语气转为低沉平和,“转轮王,此事闹得越来越大,已经惊动道门和朝廷。若是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你转轮王也好,我陆沉也罢,都会变成入局的棋子,身不由己。所以我希望,此事到今日为止算是了结干净。不要留有什么尾巴,毕竟来日方长,是不是?”

    转轮王将剑匣和卷宗交给叶罪,沉思不语。

    身着飞鱼服的陆沉静静地等待转轮王的答复。

    李金戈冲着转轮王微微点头,希望他可以答应下来。

    过了许久,转轮王的脸上终于又有了笑意,笑意中有杀气转瞬即逝,点头道:“我有一个要求,暗卫府要配合镇魔殿追捕两名剑宗余孽。”

    陆沉轻声道:“好。”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