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病虎龙王张无病
    徐北游没有急着开口,他深知两人只是萍水相逢,万没有白吃午餐的道理,免不了要有一番讨价还价。正所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这讨价还价也是一场战斗,谁先开口便失了先手。

    张无病轻声道:“你也看到了,这把剑非剑宗传人不能驾驭,我留在手上也没有多大用处,所以我想用它来换取一点东西。”

    徐北游谨慎问道:“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师父给不了的,我多半也给不了。”

    张无病笑了笑,“不一样,公孙仲谋要的太多,给的太少。而且不是他给不了,只是他不想给,毕竟他要谋图全局,不可能在我一人身上耗费太多精力。”

    徐北游好奇问道:“师父许诺给你什么?”

    张无病不紧不慢说道;“画饼充饥。”

    徐北游先是愕然,然后又是哑然失笑。

    原来师父是想要空手套白狼,难怪会无功而返。

    张无病忽然说道:“在此之前,你想不想听一听公孙仲谋的事情?”

    徐北游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说道:“好。”

    “我猜你肯定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师母。”张无病的第一句话就石破天惊,让徐北游半天没回过神来。

    师父有妻子?这件事从本质上来说并不奇怪,毕竟公孙仲谋出身世家,年轻时肯定也是端木玉这样的贵公子,即便现在老了,也能依稀看出当年的风采,成家立业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反倒是没有妻子才是咄咄怪事。

    可是师父从来没提起过,以至于徐北游以为那个师母已经早早故去,师父与先生一般,都是丧妻的鳏夫。

    张无病似乎看透了徐北游心中所想,接着说道:“你那个师母没有死,而且活得很好,十年前我曾见过她一面,虽然和你师父差不多年纪,但仍旧风韵犹存,面貌似是三十多岁的妇人。”

    徐北游有些不好的预感。

    张无病感慨道:“你师母出身卫国张氏,与你师父师出同门,门当户对,怎么看都是天作之合,可惜世事难料,最后两人竟是成了一对怨偶,先是相敬如宾,然后是相敬如冰,最后是老死不相往来。”

    徐北游不置可否,显然有些怀疑张无病如何会知道这些私密之事。

    张无病耐心解释道:“他们两个的恩怨情仇,老一辈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也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人才会觉得大惊小怪。其实公孙仲谋之事也不算什么,还有比之更甚者,当年的太祖皇帝,何等英雄人物,一扫域中,匡扶天下,却是惧内之人,堂堂帝皇之尊,终生无妃嫔,只娶皇后一人,唯有皇后所出子嗣一人,也就是如今的大齐皇帝。”

    徐北游咋舌道:“太祖皇帝竟然是惧内之人。”

    张无病微微一笑,“我虽然未能有缘得见那位太后娘娘,但听家师提起过,跋扈而独断,太祖萧皇病重期间,甚至代替萧皇主持朝政,就连那位号称算无遗策的魏王殿下也曾在这位皇嫂的手中吃过大亏。”

    徐北游嗯了一声,把张无病的话语当成传说故事来听,小人物喜欢听大人物的奇闻轶事,但只喜欢听他们想听到的,至于背后的真相究竟如何,没人会去关心,所有人都只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演绎这段故事,最后得出一段与事实大相径庭,甚至是南辕北辙的传说。

    张无病又是屈指弹在剑上,却邪发出一声铿锵铮鸣,“之所以对你讲这段陈年旧事,是因为我要的东西和这些人有关。你师母和已经故去的太后娘娘曾经有过一点小恩怨,两人在几十年前打过一个赌,赌注是一座别院,结果是你师母赢了。”

    徐北游不是愚笨之人,小心问道:“别院中有你想要的东西?”

    张无病笑道:“聪明。”

    徐北游又问道:“那师父他?”

    张无病摇头道:“如果换成你师父去,就是好事变坏事,真的要被拒之门外了。”

    徐北游思量了一会儿,然后问道:“具体是什么东西?”

    张无病平静道:“现在还不能说,此事始末,公孙仲谋都很清楚,你日后可以去问他。”

    既然师父知道此事,徐北游就放下心来,不过他也隐隐感觉到,这位名叫张无病的和尚,并非是表面上那般与世无争。

    张无病将手中却邪丢给徐北游,“既然是买卖,为表诚意,我先把报酬付了。”

    徐北游接住却邪,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就不怕我收钱不做事?”

    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更胜书生的和尚大笑道:“借钱给别人,前提是要有收债的本事,否则就变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如果换成公孙仲谋来说这话,和尚肯定要思量一二,至于你,还差得远。”

    徐北游有几分讪讪,知道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张无病的语气仍旧是轻描淡写,但话语的内容却是很含蓄的威胁,“公孙仲谋护不了你一辈子。”

    徐北游双手倒提着却邪,拱手道:“受教了。”

    张无病转过身去,面朝阴暗佛窟,挥了挥手。

    徐北游就此转身离开。

    当徐北游沿着原路返回到殿堂窟时,发现除了等候在这儿的知云,还多了一个人,正在仔细打量那尊已经于风沙中伫立数百年的巨大佛像。

    公孙仲谋。

    徐北游捧着手中的却邪,轻声道:“师父。”

    公孙仲谋收回视线,看了眼徐北游手中的却邪,低声道:“张无病。”

    徐北游点头道:“张无病把却邪给我,让我去找师母取一件东西。”

    公孙仲谋一反常态地轻哼了一声,不知是对妻子的不满,还是对张无病提起那些陈年旧事的不满,亦或是对徐北游自作主张的不满。

    徐北游有些忐忑。

    不过公孙仲谋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向徒弟解释道:“佛门养有僧兵,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张无病即是八部众的龙众之主,也是僧兵的首领,故号龙王。不过以前他不叫龙王,而是叫病虎。早在二十几年前,他是朝廷的禁卫统领,甚至一度被视作大都督魏禁的接班人,不过成也庙堂,败也庙堂,他是韩瑄的人,站错了位置,随着韩瑄一起被蓝玉打落尘埃,自此心灰意冷,剃发出家,从朝廷的病虎变成了佛门的龙王。”

    徐北游当然知道蓝玉是谁。

    从太祖皇帝起事之初,蓝玉就已经开始辅佐太祖皇帝,到大齐立国之后,蓝玉受封赵公,位列凌烟阁功臣第一人,成为大齐第一任内阁首辅,加上柱国。其后为太子之师,又加太子太师衔,太子登基之后,蓝玉更是位极人臣,成为继张江陵之后第二个在世时便加封太师头衔的文臣。

    当位列凌烟阁功臣第二的西河郡王徐林故去之后,整个朝堂上下,不论武臣武将,哪怕是徐林的继任者魏禁,都不能与蓝玉相提并论。

    如今的蓝玉,只差死后的文正谥号,便是功德圆满。

    公孙仲谋状若不经意地说道:“韩瑄,字文壁,曾经的内阁次辅,失势之后离开东都,前往西北,最后留在了一个叫做小方寨的地方。”

    东都,这是帝都以前的名字,只有老辈人才会保留这个说法。

    徐北游沉默许久,轻声开口道:“所以先生就是韩瑄,内阁次辅。正如师父就是公孙仲谋,剑宗宗主。”

    公孙仲谋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正是如此。”

    徐北游无奈道:“先生和师父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公孙仲谋玩笑道:“你不妨猜猜看。”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