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佛窟藏剑名却邪
    男人和女人的战争从未停歇,结果不是东风压倒了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了东风,亦或者是两败俱伤。

    不过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男人占据了先天的优势,大多时候处于进攻一方,而女人则多半是处于防守一方。

    正所谓久守必失,所以徐北游和知云的这场战争,最终以知云跳下徐北游的后背认输而告终。

    当两人来到千佛洞时,已经是天色渐暗,白日的游人们大多都已经离去,只剩下一尊尊佛像置身于黑暗中,没了白日的仙佛之气,竟是有些阴森可怖。

    两人摸黑来到位于正中位置的殿堂窟前,知云望着黑洞洞的楼舍,后背生起凉意,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小声道:“要不咱们就不上去了吧?”

    徐北游从背囊里取出一个火折子,点燃之后,借着微弱的火光和月光望向这尊依靠山壁修建的楼阁,道:“来都来了,不看一看多可惜。”

    知云抓住徐北游的一只袖子,声音更小了,“可是那么黑,瞧着就吓人。”

    徐北游有些无奈道:“死人你都不怕,竟然还怕黑?”

    知云小声嘟囔着,“这能一样吗?死人已经死了,就是一副臭皮囊而已,可谁知道这么黑的地方里有什么,说不定藏着吃人心肝的魔头,或者吸人魂魄的老妖。”

    徐北游明白了,小道姑怕的不是黑,而是黑暗中的未知,就像世人敬畏神鬼一样,再加上龙门客栈中两位镇魔殿大执事给她留下的恐怖印象,越发让这个涉世未深的小道姑胆小如鼠。

    徐北游只能故作豪迈道:“怕什么,有我在,什么邪魔也不能近身。”

    知云看了看徐北游,又望着仿佛要择人欲噬的漆黑佛窟,将两者进行比较,踌躇不决。

    就在此时,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从殿堂窟左边的大佛像后面转了出来。

    徐北游望去,是两个和尚,大和尚举着火把,火光下的面容温文尔雅,小和尚被大和尚牵着手,一双黑亮的眼睛正好奇地望着徐北游和知云。

    和尚上下打量了下两人,目光在天岚上略作停留,问道:“你是公孙仲谋的徒弟?”

    徐北游微微一愣,然后猛地握住天岚剑柄,将知云挡在自己身后。

    中年僧人摆了摆手,说道:“不必紧张,我叫张无病,公孙仲谋曾经来见过我。”

    徐北游随之想起师父在进入敦煌城前的确要去见一位故友,于是警惕之心稍减,沉声问道:“张……大师又是如何看破我的身份的?”

    张无病淡淡一笑,“年轻人,你的剑太显眼了,以后最好做点掩饰,就像这名姑娘一样,可以免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徐北游有些惭愧。十年前,师父给他留下这柄天岚时,就曾告诫过他不可将手中青锋轻易显露于外人面前,所以他一直用布帛将天岚包裹,不过在重新遇到师父之后,他就把这条当年告诫丢到了脑后。

    徐北游诚心拜谢道:“多谢大师提点。”

    张无病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什么大师,叫我张无病即可。”

    徐北游从善如流,点头道:“好,张无病。”

    张无病脸色有些苍白,盯着徐北游缓缓道:“公孙仲谋在临走前曾说会让他的传人再来拜访我,但是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徐北游略微尴尬,这几天他根本没见过师父,自然也不会是奉了师命前来拜访张无病,这只能归咎为巧合二字。

    张无病摇了摇头,半是自语道:“也罢,既然来了,那便是天意如此,随我来吧。”

    张无病示意身边的小和尚去睡觉,转身走在前面。

    徐北游略一犹豫,让知云留在原地,自己独自一人跟着张无病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行走在重重佛窟之间。

    徐北游开口问道:“前辈……张无病,你知道我师父的事情?”

    张无病没有回头,平淡回答道:“知道一些,公孙仲谋即是公孙家家主,又是剑宗宗主,名头很大,不过公孙家和剑宗都已经消失,其实只是一个空名头而已,这些年来公孙仲谋四下联络各类失意之人,妄想联合起来反抗道门和朝廷,我也是他眼中的失意人之一。”

    徐北游微微皱眉,欲言又止。

    师父在做的事情,徐北游一直以来只是有个大概猜测,大概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至于师父埋下了多少暗子,又有多少后手,徐北游则是一概不知。

    张无病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按了下腰间的戒刀。

    道门有镇魔殿,朝廷有暗卫府,佛门作为曾经与道门并列的三教之一,则设有八部众。

    八部众行护法之责,象征着菩萨慈悲之外的金刚怒目,

    八部众者,一天众、二龙众、三夜叉、四乾达婆、五阿修罗、六迦楼罗、七紧那罗、八摩呼罗迦。

    龙众地位极高,仅次于八部之首的天众。即便是以武力而论,也只是弱于有帝释天和大梵天坐镇的天众,以及因为暴戾嗜血而闻名的阿修罗。

    张无病,曾经的龙众之主,五龙之王,是为龙王。

    走了大概小半个时辰后,张无病在一个漆黑矮小的佛窟前停下脚步,缓缓开口道:“剑宗十二剑,除去你们师徒手中已有的天岚和玄冥两剑,还有另外十剑散落世间,现在公孙仲谋想要重新集齐十二剑,巧的是我这里刚好有一剑。”

    徐北游面上还算是保持平静,但心底却是掀起惊涛骇浪。

    他很明白每一剑代表着什么,只是天岚一剑就能让他从五品直接晋升三品,甚至还有继续攀升的余地,若是再有一剑,那又该是怎样的雄浑气象?

    十二剑中蕴含有剑宗祖师三分之一的剑气神意,当年剑宗祖师曾经一剑压服二十四位大真人,即便是三分之一,那也相当于八位大真人,无愧无敌地仙之称。

    这桩剑宗秘事,即便张无病是曾经的龙王也不能知晓,他只是隐隐猜测出公孙仲谋重新集齐这十二剑与眼前的眼前年轻人有些关系。

    张无病转过身来面向徐北游,然后伸出右手,有一道流光从佛窟中飞出,落入他的掌中。

    流光散去,显露出其本来面目。

    这是一把剑身狭长之剑,不知用何种材质制成,通体泛出淡淡暗红光泽,剑气凛然。

    张无病并不会剑宗特有的御剑法门,所以长剑就像一匹未经驯化的野马,不断颤鸣跳跃,想要逃出张无病的五指。

    无数剑气疯狂萦绕在张无病的右手上,甚至在他的脸庞上也渲染了一层暗红光芒,但却不能在留下半点痕迹。

    若是公孙仲谋见到此幕,恐怕要赞叹一声好一个不败金身。

    张无病举起手中之剑,轻轻屈指一弹,剑气顿时消散无踪,长剑瞬间安静下来。

    他缓缓道:“此剑名为却邪,是从我早年时从一名吃人魔头手中得来。”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