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猛龙过江西凉州
    敦煌城虽然是建于黄沙之上,但是城内因为有大小将门的缘故,丝毫不逊于中原腹地的各大府城,其中诸如兴建园林、引水入府等大手笔屡屡可见。而且还有一点与中原迥然不同,这里多将门子弟,家家户户蓄养私军,多则上千,少则数十。

    西凉将门将这些私军称之为家丁,平日里从不吝啬金银,其战力之高更甚于边军正兵营,西凉将门就是依靠这些家丁,才能将地方衙门和地方道门不放在眼中,将整个西凉视作自己的后院私宅。

    徐北游居住的客栈在敦煌城的西城,这里多是江湖人士和来往商贩的落脚处,与之相对的东城,则是大部分将门府邸的所在,两城之间界线分明,其中差别天上地下,仿佛是两个世界。

    不过今天东城的气氛却是格外阴沉,缘于有两条过江强龙将要在此会晤。

    经过龙门客栈一事后,端木玉深感局势已经脱离自己的掌握,有了剑宗余孽的搅局,道门镇魔殿接下来势必会大肆入局,反观暗卫府,他们的缉捕重心从来就不是什么剑宗余孽,而是曾经雄踞江南与萧煜隔江对峙的白莲教余孽,所以暗卫府不会继续在这件事上投入力量。及时收手才是暗卫的行事准则。

    没了后续力量,端木玉明白自己很难再有机会在西北大展拳脚,虽然公孙仲谋这条大鱼看着诱人,但却不是他能宵想的,所以他选择返回帝都,不再亲身涉局。

    至于接下来的西北残局,自然是全部丢给“陆世叔”去处置,谁让陆沉才是西北暗卫府的都督佥事?我端木玉虽然有一个做暗卫府掌印都督的父亲,但自己还是一介白身,没有半点官职,西北暗卫如何,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

    端木玉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西北,陆沉不得不亲自赶赴西凉州。

    另外一条过江猛龙,毫无疑问,正是道门镇魔殿。

    龙门客栈之事有三名生存者,分别是端木玉、红衣小丫头、孟婆。

    孟婆在逃走之后,发现查察判官久未归来,便知道这位同僚八成已经身死,按照规矩,她向殿主汇报此事,不过她并不知道其后有公孙仲谋出手,故而理所当然地将罪名按在了暗卫府的头上。

    此番镇魔殿派出了一位大执事和一位执事,执事是高阀叶家出身的叶罪,大执事则是位列前十的转轮王。

    转轮王,殿居幽冥沃石外,正东直对世界五浊之处。在十殿阎罗中位列末尾,但在镇魔殿的排名中高居第十,仅次于秦广王和阎罗王。

    哪怕是北方鬼帝全盛时,排名也仍在转轮王之下。

    对于这两条过江猛龙,西凉将门这些地头蛇的态度以防备为主,但并不敌对,反而充当了一回中间人的身份,他们将已经荒废的西凉都督府旧址定为双方和谈所在。

    对,和谈。

    曾经隐藏在黑暗阴影中的镇魔殿和暗卫府,随着各自主人的崛起后,也抛弃了过去的许多传统,开始出现在太阳底下。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毕竟曾经一起辅佐萧皇逐鹿天下,面上那层纸还是不能彻底撕破。

    转轮王和叶罪早陆沉一步来到西凉都督府,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府邸后花园一条杂草丛生的小径上。

    从面容上来看,转轮王的年纪不大,似乎与叶罪相差不多,只是脸色极为苍白,仿佛带着一抹病态。但在修行者的世界中,以貌取人是最愚蠢的做法,三岁的孩童可能是返老还童的高人,垂垂老朽也可能是修炼出了岔子的可怜虫,容颜不老者更是比比皆是。

    这位转轮王的真实年龄已经不为人知,但绝不会是一个不到而立之年的年轻人。

    转轮王住下脚步,负手望着已经干涸的湖泊,感叹道:“旧地重游,物是人非。”

    叶罪轻声问道:“转轮王曾经来过这儿?”

    转轮王转过头,叹了口气,“甲子前,我跟随掌教真人来到西北,那时候萧皇还不是萧皇,掌教真人也不是掌教真人,我呢,只是二百名道宗弟子中的无名小卒,有些人死了,永远留在了这里,有些人没死,得以重返道门。六十年后,萧皇仙逝,掌教真人居于都天峰上,我也成了所谓的转轮王。”

    “有些人觉得我们道门和朝廷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可哪里是那么容易撕破脸面的。像查察判官这些人,整天喊打喊杀,但对于我们这些老家伙来说,在几十年前却是与另一帮老家伙一起趴过雪窝子,一起杀过草原骑兵,一起南下中原,甚至同生共死。现在这帮老家伙成了朝廷的公卿勋贵,子孙满堂,我们呢,也在道门做了师父师祖,现在再让我们去打打杀杀,打杀对象还是当初的老伙计,实在没有意思。”

    叶罪有些讶然,欲言又止。

    转轮王笑了,缓缓道:“所以我才要与陆沉谈一谈,能讲和,给道门一个交代,是最好。等到我们这些人老死了,朝廷那帮老家伙也同样死绝了,你们打翻天去也没人去管。”

    叶罪说道:“我与查察判官不是一路人。”

    转轮王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转轮王回到准备议事的正堂,这里已经被仆役清理一新。

    孟婆正候在这里,见到转轮王后,犹豫片刻才小心问道:“转轮王,上面是不是想要让叶罪顶替查察判官的位置?”

    转轮王坐到主位上,神态闲适,轻笑道:“叶罪是掌教真人的孙辈,家业大了,难免就有些鸡零狗碎,他放弃叶家公子的身份,跑到道门来做一个镇魔殿执事,必然有所图谋,其中隐情我不想去深究,只是掌教真人自甲子之前就不再理会叶家之事,他这份心思怕是要落空了。”

    孟婆虽然已经是老妪,但以实际年龄而论,她比转轮王还要小上二十多岁,在她初入镇魔殿时,转轮王就已经位列七十二执事之一,这些年来,她已经习惯了在转轮王面前小心翼翼。

    听到这个有些含糊的答复后,孟婆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转而问道:“暗卫府那边提起过的剑宗余孽?”

    转轮王眯起眼,感叹道:“剑宗余孽啊,当年我在草原曾有幸见过剑宗首徒公孙仲谋,那时的他,挥剑泼洒剑雨如泼墨,大袖飘摇,一步一剑一杀人,真是一个恣意风流,不知甲子之后,是否还有当年的大风流?”

    孟婆笑道:“这么多年过去,公孙仲谋恐怕已经是个糟老头子了。”

    仍旧保留了年轻人相貌的转轮王啧啧道:“剑道不养生,衰朽惜残年,当年的俊逸公子,也会变成垂垂老朽,真是让人扼腕。”

    风流终究要被雨打风吹去,唯有帝都和都天峰屹立不倒。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