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文武双全苦读书
    龙门客栈被大火付之一炬,徐北游一行人继续朝着敦煌城方向行去。

    一路上,知云沉默了许多,显得心事重重,可能是因为见了镇魔殿大执事的嘴脸后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也可能是徐北游在公孙仲谋的教导下终于开始动手杀人让她很不习惯,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她与之前相比变了许多,这种变化也许可以称之为成熟。

    徐北游猜不透少女的心事,他也没时间去猜,现在他不仅仅要修炼公孙仲谋修改过的龙虎丹诀,以此来收拢体内尚未化为己用的天岚剑气神意,还要兼顾修炼前十三剑中最为艰难的剑十三。只是这两件事就已经让徐北游精疲力竭,实在没有功夫去管其他事情。

    至于公孙仲谋这个有名无实的剑宗宗主,他在教导徒弟的同时,又开始准备重操旧业,所以当三人终于看到西凉州首府敦煌城时,公孙仲谋告知二人,他要去见一位故友,给了徐北游五百两银子,让两人自行入城。

    徐北游知道这是师父过去几十年里一直在做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多问什么,他拿着师父给的伪造路引,又给了守门甲士三十文大钱后,带着知云顺利进了敦煌城内。

    徐北游进城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挑了一家客栈,位于敦煌城的西北角上,这儿鱼龙混杂,勉强算是个不错的栖身所在。这一次,没有公孙仲谋,他要了两间房,和知云一人一间。

    之所以如此,一则是因为公孙仲谋不在身边,徐北游不想继续重复先前的尴尬,二则是因为公孙仲谋从来不会在银钱一事上短缺徐北游,虽然剑宗和公孙家都已经覆灭,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公孙仲谋手上仍有一笔隐蔽的巨大遗产,大部分藏在某个不可知之地,小部分存于各地钱庄之中。而就是这小部分,对于徐北游来说,那也是个听着就有心生敬畏的天文数字。

    徐北游在客栈安置好之后,没有继续修炼自身剑道修为,而是从行李中拿出一本厚厚的线装书,上书“西凉州志”四个大字。

    这是公孙仲谋最近新给他定下的规矩,在路上时,以自身剑道修为精进为主,但是在某地落脚之后,就要改学经史典籍。

    这也是当初韩瑄与公孙仲谋的约定内容之一,两人都不想让唯一的传人变成个只知道练剑的剑痴,或者只能做上位者手中刀的粗蛮武夫,所以徐北游的授业过程被分为三部分,一为机谋韬略,一为剑道武力,再有就是跟随公孙仲谋走遍天下,见识万丈红尘和人心险恶。

    徐北游若是那种看到书本就头疼的粗人,那就太小瞧公孙仲谋和韩瑄的眼光了,相反,徐北游不但不笨,而且还很聪明,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中,徐北游跟随韩瑄打好了底子,现在要做的就是以鲸吞之势来学习该学的东西。

    徐北游不必参加科举,所以真正做到了不求甚解,不求精,但求博。在他的背囊里除了儒家的四书五经这些必读典籍之外,还有道门的《南华经》、《上清大洞真经》,法家的《法经》、《韩非子》,兵家的《武备辑要》、《穆公兵法》,再有就是一些《太平寰宇记》、《撼龙经》、《黑囊经》、《易经》、《书经直解》、《帝鉴图说》等庞杂书籍。

    其中《书经直解》和《帝鉴图说》是前朝文正公张江陵的著作,大齐开国皇帝萧煜对于这位前朝首辅极为推崇,盛赞其“功在当世,利在千秋,终郑一朝,唯江陵一相。”并将其谥号由文忠改为文正。而且萧煜登基立朝之后的诸多施政方向,也深受张江陵影响,故而徐北游想要了解朝廷,就决然绕不开张江陵。

    公孙仲谋还会根据实际情况,不定期给徐北游添加某些书籍,比如说现在徐北游正在读着的《西凉州志》。

    《西凉州志》说白了就是一本地方志,枯燥乏味,但是通过它能很快地了解西凉州。

    徐北游对照着手中的《西凉州志》,结合自己一路所见,已经对脚下的西凉州有了一个大体的初步印象。

    先帝萧煜未曾入主中原之前,一直是西北的主人。在西北这副辽阔版图上,西凉州无疑是重中之重,其境内的河西平原和西凉走廊一线,素有塞外江南之称,有整个西北最肥沃的土地,所以这儿即是即是兵家重地,也是整个西北的粮仓。

    那时候的西北,除了中都,犹以西凉州为重。

    在萧煜入主中原登基称帝之后,大批西凉州出身的武将从龙有功,虽然大部分武将跟随皇帝陛下在帝都定居,但仍有小部分武官选择叶落归根,经过两代人之后,造就了西凉州遍地将门的奇异景象,最为鼎盛时,号称西凉一州之地足有八百将门。当初徐北游在丹霞寨见过李氏三兄弟就是出自西凉州将门。

    敦煌城作为西凉州的首府,自然又是重中之重,被世人称作是“一城之地,三百将门”,其中各种势力错综复杂,就是统御一州的三司衙门也不敢说为所欲为。

    将门勋贵势力的高涨,不仅仅影响了地方衙门的实权,更让道门在此地的势力受到了极大的削弱。

    这让徐北游陷入沉思。他与师父公孙仲谋的想法不太一样,兴许是旁观者清的缘故,在他看来,想要依靠前朝遗老或是“剑宗余孽”来对付朝廷和道门,无异于痴人说梦。

    当今世道,能对付道门的只有朝廷,反之,能对付朝廷的也只有道门。若想复仇,就必然要投效一方来打击另一方,借力才能打力。

    他不认为师父不明白这一点,只是出于某种未曾言明的原因不愿或不能这么做。

    从卯时到戌时,徐北游终于是囫囵吞枣似的读完了这本西凉州志,揉了揉眼睛,起身去隔壁喊知云一起吃饭。

    现在他的时间真的很金贵,晚上还要挑灯夜读《书经直解》,本来公孙仲谋的意思是直接让他从《帝鉴图说》开始,但徐北游自认《书经直解》已经是他的极限,再高深就不是不求甚解,而是真的不解了。

    还有《南华经》和《上清大洞真经》,在修行了龙虎丹道之后,徐北游对于道门的理念也多有感悟,想着抽出时间也把这两本读一读,争取能早日开始攻读那本许多道人读了一辈子的《道典》。

    道门千万法门有超过半数是来自这本天下道法总纲,剑宗作为曾经的道门一部分,自然也有《道典》流传,至于能从中领悟多少,就要看徐北游自己的悟性了。

    徐北游和知云坐在客栈大堂的角落里吃饭时,徐北游嘴里含糊,忽然说道:“我要做个有身份的人,文武双全的那种。”

    知云好奇问道:“怎么才算是文武双全?”

    徐北游露出个大大笑脸,道:“武嘛,能像师父这样就算可以,至于文,能够写出《传檄天下文》这般锦绣文章才行。”

    徐北游放下手中筷子,缓缓背诵道:“班声动而北风起,剑气冲而南斗平,喑呜则山岳崩颓,叱咤则风云变色。以此制敌,何敌不摧?以此图功,何功不克?”

    “言犹在耳,忠岂忘心。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

    “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