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杀人饮血剑开锋
    剑十三之后,公孙仲谋收剑入鞘。

    片刻后,红衣小姑娘一掠而来,一把抓住端木玉的身体,娇小的身影中有着完全不成比例的巨大力量,即便带着一个人也是身轻如燕,几个跳跃之间便带着端木玉远去,如划过天际的流星,一闪而逝。

    公孙仲谋不知因为什么缘故,没有追击,似乎是因为不屑于出手。

    不过没等徐北游询问,公孙仲谋已经是主动开口解释道:“为师现在还不能与端木睿晟结仇,死一些无关紧要的暗卫,对于这位暗卫府掌印都督来说,那只是公事,既然是公事,就有转圜的余地。可如果杀了端木玉,便成了端木家的私事,不死不休。两者孰轻孰重,想必不用为师再去多言。”

    徐北游恍然。

    自己和师父已经招惹了镇魔殿,实在没必要再去撩拨与镇魔殿不相上下的暗卫府。

    哪怕师父是一位地仙境界的大高手,也是如此。

    徐北游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龙门客栈,这座客栈倒也幸运,在公孙仲谋的气机保护下,竟然还勉强算是完好。

    公孙仲谋带着徐北游和知云二人迈步走进客栈,客栈里还有一群惶恐不安的暗卫,以及掌柜娘子和查察判官的尸体。

    此时的公孙仲谋已经没了先前处处和气的江湖人味道,脸色平静如水,让人看不出分毫喜怒,整个人散发着不需要依靠言语动作就可彰显无遗的威严。

    如果说端木玉只是个修行还不到火候的高阀贵公子,那么公孙仲谋就是一个炉火纯青的高阀家主。

    对于徐北游来说,这样的师父很陌生。或者说,这才是师父的本来面目。

    这一刻,徐北游猛然惊觉,师父从来都不是一个小人物。严格来说,他与师父是两类人。他以前实实在在是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小人物,但师父曾经是卫国高阀公孙家的家主,也曾是鼎盛剑宗的首徒,师父于这个底层的江湖而言,就像先生于小方寨而言,都是格格不入的,因为他们本就不属于这儿。

    他们属于那个师父描绘出的光怪陆离的世界。

    想明白这一点后,徐北游没有太多的气馁,反而爆发出更大的斗志,他向往另一个世界,他渴望着摆脱这个处于底层的悲惨世界,他想走进那个不一样的世界中去。

    公孙仲谋眼眸中没有半分杀气,望向掌柜娘子的尸体,当时掌柜娘子用出桃花瘴,被公孙仲谋一袖挥散,然后她本人更是被公孙仲谋弹指取了头颅。

    公孙仲谋缓缓说道:“知云,你是道门中人,去把赏善判官的尸体火化,骨灰撒在客栈外面,也算是夫妻同穴了。”

    不知是刚才那一剑的缘故,还是公孙仲谋现在展露出的威严,知云没敢拒绝,怯怯道:“是。”

    知云在崇龙观修行多年,有修为在身,虽然性格柔弱,但毕竟不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她拖着掌柜娘子的尸体去了后院,又从厨房中抱出一捆捆木柴,不一会儿便有黑烟升起。

    公孙仲谋将视线移向客栈内仅存的活人。

    虽然早年的暗卫还是视死如归的军旅死士做派,但是随着近些年来的大肆扩张,如今的暗卫难免良莠不齐。刚才他们在客栈中亲眼见到公孙仲谋那惊天一剑,知道这个背剑匣的老人是他们难以触及的天上人物,所以面对这座难以逾越的高山时,有些暗卫手脚颤抖,甚至脸色苍白,就像等死的犯人,没有丝毫的反抗意志。

    为首的孤燕更是面容凄凉,一脸绝望神情。前不久还扬言要将他们全部杀死的查察判官死了,死在北方鬼帝的手中,紧接着杀人的北方鬼帝也跟着死了,死无全尸,什么也没剩下。甚至当年救回北方鬼帝一命的赏善判官也死了。

    这些威名赫赫的镇魔殿大执事,在公孙仲谋面前就像个孩子,没有太多的反抗之力。

    这也让徐北游明白了一个道理,真正的强者不需要这些无谓的名号来粉饰,只有弱者才需要。

    一时间孤燕几乎有了跪地求饶的年头,只是想到暗卫内的酷烈手腕,孤燕只能无奈绝望地打消了这个念头。背叛?像她这样的小人物能逃出暗卫府的手掌心?天下之大,何处是容身之所?

    这一次,她也许没机会跟着陆沉重返帝都了,只能死在这片荒凉的西北旷野中。

    公孙仲谋对徒弟的态度很是温和,轻声问道:“北游,你怎么处置这些暗卫,尤其是这个叫孤燕的?”

    徐北游心神一震,下意识地握住天岚剑柄,不过却是没有说话。

    公孙仲谋看到了他的这个小动作,很是欣慰,天下间的事情,如果不能立刻给出答案,那么剑客就应该去问手中的三尺青锋。

    不过公孙仲谋城府深沉,遮掩住了这份欣慰,表面上仍旧是平淡如水,道:“如果你不知道该怎么处置他们,那么为师可以教你。”

    公孙仲谋伸手按住徐北游握剑的右手,帮他一点点地把鞘中天岚拔出,缓缓说道:“世上聪明人少,愚人更少,庸人最多。许多聪明人并非天生就是聪明人,而是经历的世情多了,慢慢地从庸人变为聪明人。聪明人又分为大智慧和小聪明,小聪明的人喜欢用一些云雾缭绕的法子来解决问题,这样既可以故作高深,又能掩盖其根本所求,你若是遇到这种人,该如何对付?”

    徐北游望着天岚有云卷云舒气象的剑身,问道:“该如何对付?”

    公孙仲谋松开手,平静道:“一剑而已。”

    徐北游眼神一亮,似有所悟。

    公孙仲谋向后退出几步,温颜说道:“不过在这之前,你要先让自己手中的天岚见血,剑是杀人利器,没有见血的剑算不得剑。”

    徐北游望向这群暗卫,脸上的表情渐渐收敛。

    徐北游杀过阴兵,也见过死人,但是没杀过人。

    这是两种概念。

    公孙仲谋的声音依旧平静无波,“江湖哪有不死人的?去杀了这些萧家家奴,给你的剑开锋。”

    徐北游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举起手中天岚。

    公孙仲谋飘然出了客栈。

    客栈内厮杀声四起,后院里正在焚尸的知云脸色雪白,蹲在一旁,双手合拢在胸前,喃喃默念着什么,似乎在乞求上苍。

    厮杀声一直持续了大半个时辰,天色将明时,终不可闻。

    徐北游浑身浴血,拄着天岚,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公孙仲谋回头看了眼徒弟,身上的威严已经尽数收敛,又变回了那个浪迹天涯的独行客。

    徐北游咧了咧嘴,问道:“那个叫孤燕的还没死,要不要留个活口,在暗卫里安插个钉子?”

    公孙仲谋对于徒弟的惊人进步很满意,但还是摇头道:“不用,什么也不用。”

    徐北游嗯了一声,转头又回了客栈。

    片刻后,客栈内传出了一声女子濒死前的惨叫声。

    一切归于寂静。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