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毁天灭地剑十三
    随着北方鬼帝的一声怒吼,方圆百里的所有风沙轰然震动,一个巨大的沙尘涟漪以北方鬼帝立足所在为中心,向四周猛然扩散开来。

    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半死不活的客栈掌柜,而是曾经闯下赫赫凶名的北方鬼帝。

    北方鬼帝仰天长啸,从嘴中猛然吐出一道白色长练。

    这是公孙仲谋在九年前打入他体内的那道无生剑气。

    无生剑气,可聚可散,聚则如长练,散则如牛毛,出手为聚,入体即散,藏于五脏六腑百骸之间,每每发作,生不如死。

    平日里,北方鬼帝的半数修为都被用来压制这道无生剑气,所以能够展露出的实力不过是鬼仙境界,现在他不再压制,而是动用自己的全部修为,以不顾内腑伤势为代价,强行将体内的无生剑气排出体外,重回人仙境界。

    北方鬼帝的七窍中不断有鲜血流出,甚至皮肤上的毛孔也不断向外渗血,几息之间,鲜血浸透衣裳,整个人已是一个血人。

    此时他的五脏六腑也已经支离破碎,换句话来说,若是没有其他意外情况,他活不长了。

    知云看到这一幕后脸色苍白,下意识地拉住徐北游的衣袖。

    徐北游握住她的手,轻声安慰她道:“这掌柜的就是瞧着吓人,还没动手先把自己折腾个半死,想来也不是什么高明手段,估计扛不下师父的一剑。”

    知云稍稍安定几分,过了一会儿后小声问道:“这人是镇魔殿的大执事,但所作所为都像邪魔。他们说剑宗余孽是邪魔,可公孙前辈明明更像是有道全真,这是为什么啊?”

    徐北游想了想,回答道:“是不是邪魔,并非以其作为来界定,而是以成败来界定。师父他们输了,所以是邪魔,道门赢了,那便是仙人。”

    知云似懂非懂。

    徐北游继续说道:“先生说过,世间之事,唯有名利二字当头,不外乎成王败寇。就拿萧皇帝来说,当初他若是起兵失败了,这世道还是大郑皇帝说了算,那么他就是大郑的叛贼,但是他成功了,这世道换成他说了算,所以他是英明神武的大齐皇帝,而说了不算的大郑皇帝便成了昏庸无道的昏君。”

    很幼稚的对话,知云在很费神费力地思考了一会儿后,终于不再晕晕乎乎,这个从未接触过世道险恶的小道姑,开始第一次质疑过去的种种。

    如果说下层世界是弱肉强食,那么上层世界便是成王败寇。

    每个世界都是自己的规矩,但是不一定会有道义。

    道义在大多数时候只存在于圣人和胜利者的口中。

    公孙仲谋看了眼正在小声说话的年轻男女,忽然有些沧桑之态。

    徐北游说的浅显道理,出身高阀且从小见惯了世家争斗的他自然全都明白,而且比徐北游理解感受更深。但在此刻,他却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兄长,那个为了家族而鞠躬尽瘁的公孙伯符。

    兄长为了公孙家,赔上一条性命。

    自己却没能守住公孙家。

    愧对祖先。

    但最愧疚的,还是兄长。

    公孙仲谋缓缓移开视线,面色平静,对于眼前的骇人一幕无动于衷。

    多年的经历,不仅仅是将他的满头乌发染上白霜,更让他勘破世情红尘。不关己身的悲欢离合,他见得太多太多,注定难以撼动心神分毫。

    站在公孙仲谋身旁的徐北游安慰完知云后,下意识地看了师父一眼,然后猛然发现,在师父的腰间不知何时多了一柄佩剑。

    这是一柄通体漆黑的长剑,从剑柄到剑鞘都泛着幽深的光泽,而且悬挂的姿势并不是横着悬在腰间,而是倾斜出一个与地面近乎垂直的角度,几乎与公孙仲谋的黑袍融为一体。

    徐北游可以很肯定,这并非是他在十年前见过的那把剑,那把剑现在应该还在师父背后的剑匣里沉睡。

    徐北游忽然想起曾听师父提起过,师父当初从剑宗带走了十二名剑中的两把,一把是天岚,如今在自己手中,那么这把剑就应该是另外一把了。

    公孙仲谋感受到了徒弟的目光,不在意眼前步步紧逼的强敌,而是微微侧头,轻声道:“待会儿我出一剑,是剑十三,你用心看。”

    徐北游一愣,然后福至心灵,明白了师父话语中的意思,真的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

    也就在这短短几息之间,北方鬼帝已经不顾后果地将自身修为攀升至顶点,几乎达到了人仙巅峰,距离传说中的地仙境界只剩下一步之遥。

    不知是不是因为自身修为大涨的缘故,此时的北方鬼帝面对公孙仲谋,竟是没了先前的恐惧心态,因为恐惧而生出的暴怒情绪也已经渐渐消失,最后只剩下最刻骨的愤恨。

    原本就消瘦如皮包骨头的他,此时五官因为面庞扭曲而挤在一起,更像是一只冥府恶鬼。

    北方鬼帝桀桀道:“公孙仲谋,今天我便是死,也要拖着你一起下地狱去。“

    公孙仲修长的五指依次合拢在腰间剑柄上,平淡道:“按照剑宗规矩,我让你知晓自己是死于何剑之下。记着,此剑名为玄冥。”

    北方鬼帝不再多言,只是伸出右手,整只手掌发出喀喀的骨骼爆裂声响,骤然变大十倍,手背和五指则不断有鳞甲生出,五道指甲暴涨为三寸之长,漆黑锋锐。

    这已是不似人之手掌,而是更类似于荒古巨兽的利爪。

    北方鬼帝挥舞了足有半人大小的右手,狞笑道:“魔门的元屠手段虽然见不得光,但杀起人来却是异常好用,公孙仲谋,我待会儿就要用元屠剜出你的五脏六腑。”

    端木玉向后退出十几丈,远离与“人”越发不沾边的北方鬼帝,眼神冰冷。

    曾经的剑宗首徒,现在的剑宗宗主,镇魔殿魔头榜单位列第二,于他而言,公孙仲谋是一条大鱼,大到不能再大的大鱼,可惜实在太大了,不是他一人能吃下的,甚至一个不小心还要被这条大鱼扯入水中。

    实在可惜。

    公孙仲谋似有所觉,转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端木玉如临冰窖,全身血液几乎在这一刻凝固。

    目光能杀人么?

    对于同样精通瞳中剑的公孙仲谋来说,目光可以作剑,自然也可以杀人,不过他并没有“看”死这位端木家的晚辈,似是不屑,又似是不想招惹太多的无谓的麻烦。

    公孙仲谋缓缓拔剑出鞘,轻声道:“家事、国事、天下事,抵不过三尺青锋气概,说到底,不过一剑之事而已。”

    漆黑的玄冥剑身似乎要完全融入到夜色中。

    公孙仲谋轻描淡写地向前递出玄冥。

    这一刻,方圆百里的风沙静止不动,客栈里的一众暗卫静止不动,无头的掌柜娘子尸体静止不动,闭着双眼和瞪大眼眸的知云静止不动,脸色苍白且阴沉的端木玉静止不动,正在向此处赶来的红衣小姑娘静止不动。

    能动的唯有公孙仲谋手中之剑,以及距离地仙境界只剩下一步之遥的北方鬼帝。

    不过此时的北方鬼帝动作也极为迟缓,感受到巨大危险的他张嘴怒吼,说不出是绝望还是愤怒,大骂道:“去你娘的公孙仲谋,这哪里是剑十三?分明是剑二十三!”

    公孙仲谋没有说话。

    事实上,前半剑的确是剑二十三,杀人。

    但是后半剑,则是实实在在的剑十三,救人。

    前半剑之下,北方鬼帝整个人直接炸裂开来,他的全身修为形成一道接天连地的陆地龙卷,比刚才的风暴还要凶猛数倍,将无数砂石席卷而起,龙门客栈摇摇欲坠。

    后半剑之下,这道横空出世的陆地龙卷直接被从中一分为二,还未肆虐便已经缓缓消散于天地之间。

    剑气直冲九霄。

    甚至天空中的厚重乌云也被冲天剑气劈散,露出其后的皎皎明月。

    素白月光洒落大地,蔚为壮观。

    可惜除了寥寥几人,再无他人可见此时此景。

    徐北游猛然睁开眼睛,望着这一幕,忽然感觉自己的嘴唇有点发干。

    先生,你说世上有剑仙。

    原来师父即剑仙。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