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复姓公孙名仲谋
    端木玉转而望向徐北游,轻笑道:“我刚才给过你机会的,是你自己不珍惜。”

    徐北游默不作声,只是握紧了手中的天岚剑。

    北方鬼帝一双诡异的碧绿眼眸,让人不敢对视,桀桀笑道:“年轻人,你不过是三品修为,在老夫面前一个回合也走不上,不如请你师父出来,我们好好谈谈,说不定还能有你的一条活路。”

    徐北游刚要说话,就见北方鬼帝脸色剧变,一把抓住端木玉的肩膀向后掠去,直接以自己后背撞碎客栈的墙壁,瞬间置身于外面的滚滚风暴中。

    不过任凭风暴如何肆虐,都难以侵袭两人身周三丈之内。

    端木玉阴沉问道:“怎么了?”

    北方鬼帝如临大敌道:“刚才楼上之人弹指化剑气,境界几近人仙境界。”

    端木玉的脸色略微缓和,双袖抖了抖并不存在的尘土,轻笑道:“徐北游的那个师父,还真是个高手?难怪这小子有恃无恐,北方鬼帝,这人具体是什么境界?”

    北方鬼帝脸色不太好看,沉声道:“鬼仙之上,至于是人仙境界的什么阶段,没有真正交手之前,还不好说。”

    端木玉脸色微微凝重起来,嗯了一声,道:“我倒是有点好奇,到底是哪路高人,竟然敢趟这滩浑水。”

    客栈内。

    老人背着剑匣,带着知云,沿着楼梯缓缓来到一楼大堂。

    此时的客栈中,除了徐北游三人外,只剩下还站在柜台后面的掌柜娘子,以及一行惶然失措的暗卫。

    老人环视一周,最后望向掌柜娘子,平淡道:“掌柜娘子,酒劲差点。”

    掌柜娘子看来也不是寻常人等,事情发展到如今地步仍是怡然不惧,姗姗走出柜台,扶起一张被打翻在地的长凳,然后坐在上面,将饱满的臀瓣儿挤压出一个让男子口干舌燥的曲线,轻声道:“先前是奴家看走了眼,不识真人,若不是公孙先生刚才那一手弹指作剑,奴家也不敢肯定在九年之后还能再见先生。”

    老人语气略微上扬地哦了一声,问道:“掌柜的是北方鬼帝,那掌柜娘子你又是谁?”

    掌柜娘子从袖中取出一只锦囊,放在鼻下轻轻嗅了嗅,略带陶醉之色地眯起眼,像一只慵懒的猫儿,不过神色中却是带着淡淡哀伤,开口道:“当年镇魔殿先后派出八位大执事在蜀州追杀剑宗首徒公孙仲谋,最后只有一人重伤返回镇魔殿。”

    老人故作惊异道:“掌柜娘子是不是算错了?老夫当初明明只杀了五个镇魔殿鹰犬,应该是有三人逃回去才对。”

    徐北游瞪大了眼睛。

    老人此言无疑是默认了自己的确就是剑宗首徒公孙仲谋,剑宗末代宗主上官仙尘的嫡传弟子。

    掌柜娘子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客栈内弥漫起似有似无的甜腻味道,凄凄惨惨戚戚道:“有两人逃了,他们借着公孙仲谋的无匹剑气入体,强行斩断自身与命灯的联系,伪装成身死假象,然后改头换面,本想就此远离这些宗门之间的厮杀纷争,过些太平日子,却不曾想没过多久就被暗卫找上门来,无奈之下只能投效于暗卫门下。”

    公孙仲谋收敛了脸上的多余表情,没有说话。

    掌柜娘子收起香囊,凄然说道:“实不相瞒,奴家原是镇魔殿大执事赏善判官,与北方鬼帝正是当年那逃走的二人,当年蜀州之事,实是迫不得已,非是出自本心……”

    公孙仲谋忽然出声打断她的话语,“有些甜了。”

    女子脸色猛然一僵,然后挤出一个略显僵硬的笑脸,“公孙先生此话何意?”

    公孙仲谋嗅了嗅,平静道:“你的桃花瘴,有些甜了。”

    女子的脸色瞬间雪白一片,再没有半分血色。

    桃花瘴,牡丹中众多花主们的招牌手段,专杀一品之上的高手。

    可就像许多华而不实的招数一样,这些鬼蜮伎俩,对于真正的高手并没什么大用。

    客栈外。

    北方鬼帝和端木玉站在已经渐渐变弱的风沙中,望着客栈,心中各有计较。

    在北方鬼帝看来,随着镇魔殿高手的大批介入,再加上又死了一个查察判官,西北已经不是久留之地,此事之后要尽早离开,最好是直接返回帝都,那里是朝廷的地方,也是道门唯一不敢明目张胆伸手的地方。

    而在端木玉看来,西北是一潭浑水,而且这滩浑水还有继续混浊下去的趋势,混水才容易摸鱼,自己未必不能在西北捉到一条大鱼。如果说父亲的权位是自己进入朝堂官场的敲门砖,那么现在他就要为日后平步青云铺垫足够多的踏脚石。

    双方的想法显然是背道而驰,事实上两人在心底都不会看得上对方,北方鬼帝觉得端木玉不过是个依仗父辈权势的纨绔,而端木玉则将北方鬼帝看作是自己父亲养的一条狗。

    风沙呜咽,北方鬼帝猛然抬头朝客栈门口望向,杀意凛然。

    端木玉也随之举目望去,悚然而惊。

    只见三人走出客栈,一男、一女、一老。

    老者居中,背负剑匣,手里提着一颗死不瞑目的女子头颅。

    北方鬼帝望着那颗头颅,眼中绿光闪烁不定,喉咙间发出嘶嘶哑哑的低吼声,垂在身侧的双手更是握而成拳,青筋暴起。

    就像一只弓起身子的虎豹,随时准备扑杀出去。

    公孙仲谋将手中的女子头颅丢到北方判官身前三尺处,平淡说道:“九年前没杀掉你们,九年后补上。”

    端木玉脸色阴沉地仿佛要滴出水来。

    北方鬼帝缓缓弯下腰去,双手微微颤抖地捧起女子头颅,神情扭曲,嘶哑道:“公孙仲谋!”

    九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九年前的蜀州剑阁一战,他差一点就要死于公孙仲谋的剑下,只是公孙仲谋在他体内打入一道无生剑气后,自负他已经是必死之境,便没有继续追击,这才让他觅得一线生机,一气掠出百里,最后晕厥在了阴平山间。

    是她拖着同样的重伤的身子从阴平把他背了出来。

    九年的时间,不管是逃离镇魔殿的掌控,还是后来不得已投入暗卫麾下,两人一直是相依为命。

    不曾相忘于江湖,只是相濡以沫。

    北方鬼帝本以为这种相依会一直延续下去,却不曾想她竟是死了。

    就在今天,先于自己一步,死了。

    消瘦如鬼的北方鬼帝抱着头颅起身,脸庞扭曲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再加上那双飘摇不定的绿色眼眸,似乎已经走火入魔。

    “因为你,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被体内的无生剑气折磨,以至于变成了如今这个不人不鬼的样子!”

    “因为你,我从人仙境界坠落鬼仙境界,永生无望踏足逍遥地仙境界!”

    “今天,还是因为你,我成了孤家寡人!”

    最终,北方鬼帝再次喊出了那个名字。

    “公孙仲谋!”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