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吃人者恒被吃之
    当孟婆不敌远遁的那一刻,处于客栈里的查察判官便有所感应,他深知那个小姑娘的恐怖之处,不由得加快了破解阵法的速度,力求在小姑娘返回客栈之前,将端木玉擒住,好令她投鼠忌器。

    查察判官久在世间行走,且不说进入镇魔殿之后如何,就是在此之前,那也是一方巨枭,见惯了大风大浪,越是到这样的危急时刻,越是静得下心气,只见锦绣山河图之间的血色越来越浓重,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锦绣山河图更是彻底黯淡下来,仿佛风中烛火,随时都会熄灭。

    终于在半柱香的时间后,整幅图画彻底崩溃,组成的图画的线条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抽丝剥茧,从原本的浓墨重彩的水墨画渐渐变为一副好似是孩童随手涂鸦的简笔勾勒,匪夷所思。

    原本藏身其中的端木玉等人又重新出现在客栈中。

    查察判官的脸上挂起一层冷冽笑容,直接伸手扼住端木玉的喉咙,阴沉笑道:“有点意思。端木家的小子,你还有什么本事,不妨全拿出来让老夫开开眼界,也让老夫见识下堂堂端木家的厚实底蕴!”

    端木玉不愧是高门世阀出来的贵公子,即便如此境地仍是不急不躁,眯了眯眼,笑道:“老判官莫要心急,该来的一定会来。”

    若是旁人来说这话,查察判官大概只会觉得是死鸭子嘴硬。

    可作为暗卫府掌印都督端木睿晟的独子来说这话,是嘴硬还是另有后手还真不好说。

    “走!”

    迟则生变,查察判官不愿再与端木玉计较嘴皮功夫,抓起端木玉就要就此远遁。

    下一刻,他发现在自己不得动弹了。

    一双冰冷的手悄无声息地分别按在了他的后心位置和后腰位置,将他的下丹田气海和中丹田气府牢牢制住,不能动弹分毫。

    查察判官眼皮一跳,竭力稳住心绪,淡淡问道:“何方高人?”

    在他背后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查察,好久不见。”

    说话间,掌柜的那副清瘦面庞从查察判官的身后缓缓探出,一双黄褐色的眼珠在昏暗的客栈里泛出淡淡绿意,格外渗人。

    查察判官平静问道:“未请教?”

    掌柜的语气迟缓道:“当年贺牢山一战,若不是我扶了你一把,你早就死在青尘的手中了。”

    镇魔殿有一份秘而不宣的榜单,列举了天下间十个道门上下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其中以叛门大真人青尘高居榜首。

    说起青尘,就不得不提到道门的两次掌教之争。这是天下皆知的一桩公案,按照辈分来说,青尘是道门上代掌教紫尘的师弟,本代掌教真人的师叔,曾经位居众峰主之首,是为天枢峰峰主。

    青尘曾两次分别与紫尘师徒二人争夺道门掌教真人大位,但均是以落败结局收场,最后一次失败后,其根基被紫尘的“托孤重臣”,也是当时道门的真正主事人天尘大真人连根拔起,并被视为叛教之人,登上了镇魔殿魔头榜单的首位。

    在紫尘和天尘相继飞升之后,青尘仍旧滞留人间,一身修为通天彻地,被世人视作是人间仙人,镇魔殿整改之后,明尘大真人出任镇魔殿殿主,在贺牢山设下尸龙默渊大阵围剿青尘,此战镇魔殿上下倾巢出动,但结果却是尸龙默渊大阵被青尘以一己之力杀得七零八落,镇魔殿精锐险些被青尘宰杀殆尽,直到最后六位大真人联手,才堪堪挡下这位祖师级别的魔头。

    也正因此事,明尘引咎辞去镇魔殿殿主之位,彻底归隐。

    查察判官当年也曾参与过这一战,闻言后终于是脸色大变,道:“你是北方鬼帝!你不是早该死在蜀州剑阁了吗?!”

    北方鬼帝,位列镇魔殿三**执事第十一位,仅次于转轮王,实实在在的人仙高手。

    端木玉慢条斯理地掰开查察判官扼住自己喉咙的手指,轻声道:“贺牢山一战之后,尘叶大真人接替自己的师叔明尘大真人成为新任的镇魔殿殿主,镇魔殿的主要方向也从青尘身上转移到昔年的剑宗首徒公孙仲谋身上,在九年前的那场蜀州追杀中,陆续有八位大执事与公孙仲谋交手,活下来的屈指可数,恰好北方鬼帝就是其中之一,不过他在此事之后没回镇魔殿,而是投效了我们暗卫。刚才老判官问我还有什么后手,这就是了。”

    客栈掌柜,或者说曾经的镇魔殿大执事北方鬼帝桀桀一笑,“查察,识时务者为俊杰,做个决断吧。”

    查察判官并不如何惊慌,因为他早年在草原时得到过一桩巫教异宝,可以用替身来金蝉脱壳,故而他一边暗自运转四肢百骸内的游散气机,一边拖延时间,不动声色道:“北方鬼帝,你曾经救我一命,此等大恩,没齿难忘。不过你身受重伤,就算曾经是人仙境界的高手,如今已是被公孙仲谋打落至鬼仙境界,甚至不惜让端木玉毁去一件异宝才能出手偷袭得手,现在的你对上殿内高手结果如何,你最是心知肚明。若是我投效暗卫,你护不住我,我怕是见不到明年的太阳。”

    北方鬼帝阴冷道:“若是你不投效暗卫,那就肯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查察判官故作沉思犹豫之态拖延时间。

    片刻后,查察判官已经勉强聚集起足以催动异宝的气机,他正要催动法宝,忽觉后心处一阵剧痛,然后周身气机开始迅速溃散。

    这一刻,客栈内寂然无声,只剩下外面呼啸的风沙声音。

    查察判官看不到身后北方鬼帝的表情,却看到了端木玉正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就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他缓慢低头。

    看到一只手臂穿透了他的整个胸膛。

    如同枯老树皮的手掌中,握着一颗正在跳动的鲜红心脏。

    然后他在临死前听到了北方鬼帝的话语,“查察啊查察,老夫就算跌落鬼仙境界,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比不了从前是真的,比你还是绰绰有余,你以为自己的那点小手段能瞒得过老夫?老夫好心好意送你一条生路,可你却偏偏不走。也罢,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老夫只好成全了你。”

    北方鬼帝推开渐渐失去生机的查察判官,将手中的心脏放入嘴中大口咀嚼,血液沿着嘴角流淌到道袍的前襟上,尽是鲜红之色。

    刚才一连“吃”了数名暗卫的查察判官,最后的下场却是自己的心肝被人别吃掉。

    徐北游望着这一幕,手足发冷,头皮发麻。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