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大打出手有神通
    查察判官双手十指变得雪白,没有丝毫血色,宛若是一双死人的手。他伸手一指,被他指到的暗卫身体瞬间崩裂化作脓水,然后脓水中点点白气飞出,自他的鼻窍进入体内。

    查察判官面露短暂的陶醉神色,仿佛是在嗅最上等的宫廷金丝醺鼻烟,然后望向不动声色的端木玉,这位本是出身巫教后入道门的鬼仙高手阴冷说道:“老夫这点不入流的吃人手段,对付同境高手难以见效,但是对付这些一品之下的土鸡瓦狗却是出奇的好用,当年老夫不过是吃了几个摩轮寺的僧侣,就引来了大明王,若不是老夫机警,恐怕现在已经是死在草原了。端木玉,你是不是觉得老夫不敢把你怎样?的确,老夫是不敢对你痛下杀手,但将你吃个半死不活的胆量,老夫还是有的!”

    镇魔殿的三十六位大执事之所以用酆都地府的诸多神灵来代号命名,就是因为其中之人多是魔头一类的角色,更不乏性情阴沉之人,而外人又将镇魔殿内的镇魔井视作十八层地域,故而镇魔殿索性以酆都地府来定名。查察判官破天荒说了许多,不再去看端木玉,转头望向徐北游,说道:“年轻人,老夫已经帮你解决掉六个暗卫,剩下的轮到你出手了。”

    被数道冤魂困住的端木玉同样望向徐北游,不紧不慢地说道:“徐北游,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弃暗投明,我可以既往不咎。”

    徐北游将天岚拔剑出鞘,摇头道:“我这个人,说话算数。”

    “好!这才像话。”查察判官大笑一声,就要伸手朝端木玉的肩头抓去。

    这一刻,他看似轻松无比,实则心神已经警惕到了极点,只等端木玉的后手。

    端木玉也果真没让他失望,捏碎了手中的象牙折扇,扇面上的锦绣山河图在这一瞬间脱离了扇面的束缚,形成一方似虚似实的立体幻境画面,不但将查察判官的五道冤魂围困破去,而且还将端木玉及他身后的一众暗卫全部笼罩其中。

    端木玉一行人在这一刻仿佛融入了“画”中,不断向“画”中深处行去,而越接近“画”中深处,其形体就越发渺小,待到最后,端木玉已经变成锦绣山河中的一粒微点,再不见踪迹。

    查察判官脸色略显凝重,做了个古怪手势,只见在这副立体“山水画”中有五道细微痕迹缓缓浮现,然后越来越大,最终飞出画中,正是查察判官先前用来困住端木玉的五道白色冤魂。

    徐北游看到这儿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五道冤魂并非是被破去,而是连同端木玉等人一起被收进画中。至于近在咫尺查察判官为何能保持无恙,徐北游只能归结为其修为高绝的缘故。

    查察判官阴沉开口道:“须弥芥子手段,画里自有乾坤,这是地仙境界高人才能做出的大手笔,端木老儿为了这个儿子倒真舍得。”

    徐北游轻声问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查察判官沉声道:“要么像端木玉等人一样,深入这方幻阵之中,要么就是直接以外力击破,藏身其中的端木玉等人自然会显出行迹。”

    查察判官冷笑一声,道:“地仙高人的手笔是不假,但也要看是谁来用,老夫今日就出手破了这方幻阵,然后再由你杀尽这些暗卫。”

    徐北游没有说话,似是默认。

    只见查察判官从袖中取出一柄短刃,在自己的手腕上割出一道深刻伤口,鲜血汩汩流出,却诡异地悬而不落,而是变成一个个血珠浮在身前。

    最后足有近千滴血珠。

    然后他伸手在身前指指点点。

    一粒粒血珠随着查察判官的动作结成一个奇异阵势,猛然收缩。

    千滴。

    百滴。

    十滴。

    最后归于一。

    一滴色重如墨的血滴出现在查察判官的指尖上。

    他屈指一弹。

    血滴径直飞入那副立体的锦绣山河图中,好似是一副未干的水墨画上又被滴入了一个巨大墨点。

    血滴在山河图中迅速蔓延,吞没了山,吞没了水,所过之处尽是一片污浊之色。

    这副让寻常武夫束手无策的山水图画开始不断闪烁,继而摇摇欲坠。

    徐北游眼皮一跳。

    手中天岚剑甚至受到气机牵引,开始微微颤鸣。

    这便是鬼仙手段。

    弹指即神通。

    另一边,孟婆与小丫头已经打出了客栈,置身于滚滚风暴中。

    一身红衣的小姑娘直面孟婆这位成名二十余年的鬼仙高手,没有丝毫畏惧,身形不动如山,每一拳击出,都会带出剧烈震荡,即便是风暴中夹杂的巨石,也是一触即碎,显然是臻至以武入道的境界,虽然没有什么奇异神通手段,但是拳中有拳意血气,刀剑不伤,水火不入,可破神通道法。

    一袭红衣双手向前一拍,两块比她本身还要大上许多的巨石凌空飞起,砸向孟婆。同时她双脚轰然踩地,踩出一个大坑,脚下顿时溅起大小不一的飞石无数,双手再一挥,飞石如雨落,倾泻而出,紧紧跟随在两块巨石之后,朝着孟婆泼洒而下。

    孟婆嗤笑一声,状若随意地丢出一方紫金钵盂,迎风就涨,瞬间便有磨盘大小,挡在其身前,任凭两块巨石和飞石打在上面,嗡嗡作响。

    小姑娘抿了抿嘴唇,眼神坚定,视漫天飞沙走石于无物,身形一闪而逝,来到孟婆的钵盂面前,狠狠一拳锤下。

    这一拳好似一柄千钧重锤,将整个钵盂砸的嗡鸣声大作,颤抖不止。

    孟婆不得已向后飘退数丈,惊异道:“小丫头你竟然会萧家拳意,难不成是宗室之人?可若是宗室之人,又何必做端木玉的扈从?”

    小丫头笑了笑,没说话,只是气沉丹田,弓步握拳,摆出一个再寻常不过的起手式。

    下一刻,小姑娘的整条脊椎如同龙蛇起陆般激烈扭动,仿佛是有一条蛟龙藏于她的背后,在皮肤下剧烈凸起。

    孟婆虽然看不到小姑娘背后的情景,但却感应到其气息的剧烈变化,愈发讶异,缓缓说道:“了不得的拳意。老婆子曾听说拳意分为体魄百炼,窍如星辰,见神不坏,意通诸天,打破虚空,近百年来唯有武祖皇帝萧烈到了打破虚空的境界,不过你也该有窍如星辰的境界了吧。这拳意,若是老婆子在你这个年纪时遇到,恐怕已经死了无数次,不过你以年幼女子之身修炼天下间第一等霸道拳意,损坏自身血脉,与自杀何异?”

    小丫头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一拳击出。

    从她的胸腹、肩膀、手肘、手腕、到拳头,依次响起一连串如爆裂声响,拳势破空,响起一声轰隆雷音,狠狠砸在紫金钵盂上。

    一道仿若洪钟大吕的声音响起。

    继而又是一连串的清脆响声。

    小姑娘在紫金钵盂上的落拳处先是有一道细微裂痕显现,继而清晰起来,开始向四周蔓延,最后整个钵盂寸寸碎裂。

    孟婆脸色大变,脚尖一点,一掠百步,身形转瞬消失在茫茫风暴之中。

    小姑娘脸色雪白,微微皱眉,没有追击,没有说话。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