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诸般算计两计较
    查察判官平淡道:“年轻人,你如果觉得棘手,可以请尊师出手。”

    孟婆又道:“我道门从来都是海纳百川,两位今日遇上,便是自己的缘法,说不定可以借着此事进入道门,日后得享大真人尊位,莫要忘了我等二人的引荐之功。”

    徐北游稳了稳心神,道:“两位前辈说笑了,家师一介山野村夫,怎敢宵想大真人尊位。”

    大真人,即是一种身份,也是一种境界。在道门,若无特殊情况和原因,非地仙境界不可授大真人名号,非大真人不可就任峰主之位,即便是底蕴深厚似海的道门,大真人也不过三十之数,每位大真人都地位超然,如果将道门掌教真人比作俗世帝王,将众殿阁之主、七位峰主比作是朝堂诸公,那么列位大真人就是各大世家,未必风光无限,但根深蒂固,自成派系。

    查察判官道:“老夫既然叫做查察判官,那自然是有几分眼力功夫,老夫自认看不出楼上那位的气机深浅,想来境界不会次于老夫,最不济也是个鬼仙境界,当年老夫入道门之前不过一品境界,入道门之后触类旁通,这才踏足鬼仙境界,如今尊师更甚当年老夫,如何宵想不得?”

    徐北游沉默片刻,然后伸手按住桌上的天岚剑,整个人气势骤然一变,道:“既然两位前辈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晚辈若是再行推脱,未免太不识抬举。”

    “早该如此。”孟婆冷冷一笑,身形一闪而逝,来到端木玉身旁的女童面前,五指如钩,带出五道幽暗气息,当头拍下。

    红衣女童不惊不惧,坐在座位上纹丝不动,仍是平白直叙的一拳打出,拳头晶莹如玉,与孟婆的一爪狠狠撞在一起。

    客栈中乍然响起一声轰鸣,随即一圈剧烈的元气波纹向四周扩散开来,徐北游和一众暗卫纷纷躲闪,整栋客栈更是摇摇欲坠,不过就在众人以为客栈马上就要坍塌的时候,客栈竟是出乎意料地屹立不倒,好似海上行船,任凭波浪起伏,我自是随波逐流。

    只因二楼上有一老人稳坐,不动如山,似如定海神针。

    交手两人,一人为女童,一人为老妪,俱是身材矮小,随着她们出手越来越急,身形也化成一团让人看不清的光影,不断交织。

    另一边,查察判官已经从座位上起身,大步向端木玉走去。

    端木玉手持酒壶自斟自饮,哪怕是面对查察判官这样的高手,仍旧是没有半点惊慌之态。

    这位从帝都而来的世家公子,虽然不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但在帝都也算一等一的贵公子,他父亲正是齐初三杰中的端木睿晟,与徐琰和韩瑄并列,虽说韩瑄已经被当年的蓝相爷打压成一介布衣,至今不知所踪,但他父亲现在却还是大权在握,高踞暗卫府白虎堂掌印都督之位,掌握暗卫半数权柄,实实在在的庙堂重臣。

    若非如此家世,端木玉也不能让一位鬼仙高手心甘情愿地做随行扈从。

    端木玉这次赶赴西北,除了想要讨好那位家世更甚于他的女子,也有与陆沉搭上线的意图,只是未曾想到出了崇龙观这一档子事,不得不滞留下来。

    崇龙观之事,看似是缘于暗卫三大都督之一傅中天的授意,可实际上却是站在暗卫背后的皇帝陛下的意思,没有皇帝陛下的授意,谁敢去寻衅高人如云的道门?

    若是在此事上出了纰漏,傅中天肯定要首当其冲,但自家父亲身为暗卫掌印都督,也免不了受些牵连干系,所以端木玉不得不捏着鼻子来帮陆沉收拾残局,不过也能借此机会卖给陆沉一个天大的人情,勉强算是不亏。

    当然,若是西北局势走到了无法收拾的境地,端木玉也会毫不犹豫地抽身而退,绝不会让自己陷入到西北这个泥潭中,甚至是身处险境。

    双方都有各自的算盘,查察判官则是吃不透徐北游及他身后老者的底细,想要借由此事一探虚实,如果这一老一少只是个纸糊的老虎,那么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可惜的。如果两人真的是过江猛龙,杀了暗卫之后就只能跟着镇魔殿一条路走到黑,自己能将他们拉上道门的大船,也是功劳一件,无论怎么算,都不吃亏。

    查察判官望着神色平静的端木玉,缓缓开口道:“不愧是世代簪缨的端木家公子,这份定力,相当不俗。”

    端木玉笑了笑,望向老人身旁的徐北游,问道:“你想好了?真要帮着道门为虎作伥,跟朝廷作对?”

    徐北游平静道:“端木公子,你是世家出身,讲究一个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可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想要在世上生存,总得做一些赌命的勾当。”

    端木玉一笑置之。

    正如徐北游对上层世界看不真切一般,端木玉这个出生之后就是锦衣玉食的贵公子,的确不怎么理解小人物的挣扎与无奈,更不会对底层世界有什么切肤感受。即便是有,以他自小养成的冷酷心性,也不会有丝毫触动。

    端木玉从座上起身,展开手中象牙折扇,露出扇面上的锦绣山河图,轻声道:“老判官,你想看我的后手,那我就给你看我的后手。”

    查察判官脸色微变,不再犹豫试探,向前一步踏出,伸手抓向端木玉。

    端木玉当然不会是只能在床榻上与女子大战三百回合的绣花枕头,家学渊源,自身修为也极为不弱,若非如此,他也不会不带扈从就去古战场。毕竟正如徐北游所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才是世家公子们的奉行信条。

    端木玉身形如烟,向后飘然而退,淡笑道:“老判官,想要擒下我端木玉,可得拿出点真手段才行。”

    他话音未落,查察判官已经是衔尾追来,五指间有道道白烟状的冤魂萦绕开来,伸手间已经是将端木玉的四周八方全部罩住。

    以孤燕为首的一众暗卫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少主被查察判官捉去,一连串铿锵声音响起,煌煌刀光骤起,如同一面刀轮,连绵不绝地朝查察判官斩下。

    这样的攻势,即便是一品境界也不得不暂避锋芒,可惜查察判官是一品之上的鬼仙高手。接下来的一幕让徐北游大开眼界,只见查察判官徒手面对暗卫组成的“刀阵”,一挥袍袖,一道白色轻烟飞出,如同柳絮飘飘摇摇,绕过刀阵,径直缠绕到三名暗卫的脖颈上,不过瞬息功夫,这三名暗卫就彻底干瘪下去,剩下一副人皮骷髅,不可谓不恐怖。

    这便是超出九品武夫境界的神通手段了。

    付出三人代价,终于有两把佩刀近身斩下,查察判官嗤笑一声,以血肉双手握住天下锋锐最盛的暗卫佩刀,只是一拧,就将两刀扭曲成麻花状。此时他刚好与处于当先位置的一名暗卫面对面,顺势张口一吸,然后就见这名暗卫的七窍中有条条白色气息涌出,被查察判官一口吞下。这名暗卫的身形也随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最后变成一张人皮轻飘飘落地,连骨头也未曾剩下。

    接着查察判官又是五指成爪刺入另一名暗卫的胸口,直接掏出心肝,捏成粉碎。

    查察判官甩了甩手,不沾分毫污血。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