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镇魔道人三十六
    陷入僵局之后,如果想要摆脱这种局面,唯一的办法便是再来一个搅局人,让客栈内的双方失去平衡,无论是暗卫还是镇魔殿。

    徐北游一直冷眼旁观,现在他已经渐渐理清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果然如师父所说那般,这次龙门客栈的遭遇并非偶然,而是暗卫和镇魔殿的一次互相试探,尤其是如此风沙封路的情形下,寻常人等进不来,这小小的龙门客栈变成了一座“海上孤岛”,若不是双方暂时谁也奈何不得谁,而且还有自己和师父这两个变数,恐怕客栈中早就变成了一场屠杀。

    至于双方在试探什么,其实也很明白,朝廷早就想压一压道门的势头,甚至是全面打压道门,可忌惮于道门的雄厚实力,所以就由暗卫府策划了崇龙观之事来试探道门的反应,只是自己无意中涉入崇龙观之事,牵扯出了师父这个天字号的“剑宗余孽”,这才让整件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崇龙观之事未尽全功,甚至还有活口知云走脱,自知理亏的暗卫府当然不肯现在就与道门撕破脸皮,既然有了剑宗这个靶子,那自然要把所有罪责推到剑宗身上。不过道门,尤其是与暗卫府打交道多年的镇魔殿,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在他们看来,无论是不是剑宗动的手,暗卫府肯定是参与其中,所以以查察判官等人为代表的镇魔殿激进派死死咬住暗卫不放,打算借着此事向暗卫发难,而以叶罪等人为代表的镇魔殿温和派则是开始大力搜寻知云的下落,力求将此事压在一个较小的范围内。

    至于那位俯瞰三百六十位镇魔殿道人的镇魔殿殿主,他其实并不在意主战还是主和这种小事,他更在意的是否真的有剑宗余孽,还有那柄自从上官仙尘身亡之后就彻底下落不明的仙剑。

    如果有,他不介意亲自出手,取下那名剑宗余孽的头颅,最好能将那把由剑宗祖师带离道门的仙剑物归原主,如此勉强可以算是功德圆满。

    当徐北游听到师父说起这一段时,这才知道原来师父不是真无敌,也是,若是真无敌,又何必四海为家,直接杀上道门,光复剑宗,岂不更好?

    风暴肆虐,寻常人根本无法穿行其中,不过能算是搅局之人的,自然不会是寻常人。

    这一次的不速之客不是推门而入,因为客栈的大门已经被伙计们彻底封死,而是以奇门遁术凭空出现在客栈里。

    来人是个看上去大约有古稀年纪的老妪,生得身材矮小,虽然从面容上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定然是个美人,但却逃不出美人不许见白头的道理,老了,也就面目可憎起来,老妪又阴沉着脸庞,没有上岁数老人特有的慈祥,只剩下满满的煞气。

    老妪目光在客栈大堂扫视一周,最后落在了徐北游的身上。

    一双眸子外黄内黑,视线浑浊阴沉似鬼车,让徐北游如芒在背。

    徐北游望向老妪,微笑道:“孟婆。”

    老妪面露惊讶道:“你认得我?”

    徐北游拱手行礼道:“前辈形貌殊于常人,又是与查察判官同坐一桌,那么身份自然不言而明,只能是镇魔殿三十六位大执事中的第二十四人孟婆。”

    有句老话叫做“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老人既然是剑宗中人,被镇魔殿追缉多年,自然对这个外人看来神秘无比的阴沉机构了如指掌,一路行来,他也对徐北游详细介绍了这个被誉为“道门暗卫”的镇魔殿,尤其是在镇魔殿中占据了大半个上层结构的三十六位大执事。

    大楚朝末年,后建魔门盛极一时,随后建大军侵入中原,致使三教之一的儒门分崩离析。当时同为三教的道门和佛门联手抵御魔门,佛门创建了八部众,而道门则是开始大力拔高镇魔殿地位。

    大郑朝末年,剑宗覆灭之后,宗内高手纷纷逃遁,大真人明尘向当时的主事峰主天尘建议整改镇魔殿,将先前的宗圣阁、补天阙等“文职机构”独立出去,然后将其他各大殿阁精锐弟子调入镇魔殿中,使镇魔殿成为武力至上的秘密机构,专门针对剑宗的漏网之鱼,一旦发现剑宗余孽的踪迹,立即追杀至死。

    这几十年来,多少修为高绝的剑仙人物死于镇魔殿之手了?

    剑宗鼎盛时专门与镇魔殿对抗的剑气凌空堂更是彻底烟消云散,其中高手死伤殆尽。

    当然在此期间,镇魔殿也多有损伤,哪怕是三十六位大执事也不例外,只是每有死伤,立刻就有人填补空缺,三十六个执事称谓不变,仍以酆都地府各神灵之名称之。想要跻身三**执事之列,必然要有鬼仙境界修为,但其中顶尖者,更是已经达到人仙之境,据老人所知,就有酆都大帝、五方鬼帝、地藏王、十殿阎罗等十余人,皆是人仙境界,甚至酆都大帝和地藏王极有可能已经踏足传说中的地仙境界。至于极少现世的镇魔殿第一人,其境界之高妙已经是无法揣测。

    地仙境界的高人,放在其他地方足以开宗立派,在道门却不过是殿阁之主,由此可见道门底蕴之深厚。

    徐北游听完之后也是难免喟叹,除非是天仙降世,否则想要推翻道门就是痴人说梦,遥想当年的剑宗开派祖师,何等天纵之才,共留存世间三十六剑,只要其中十二剑便可造就一位无敌地仙,可即便是如此人物,也仅仅只是反出道门而已。难怪师父从不曾提起重振剑宗,想来是彻底心灰意冷了。世上之事,大起大落之后的绝望,那才是真的绝望。

    有了孟婆助阵,原本孤木难支的查察判官此时重新底气十足,不复方才的阴沉,语气变得古井无波,对着徐北游缓缓说道:“夫炼气者,冥心定息,元寂绵绵,气入丹田。脐中动息,绵绵续续,两手抱脐,丹火温温,六根安定,物我两忘。年轻人,你体内气机龙盘虎踞,水火交融,分明是我道门龙虎丹道的路子,我道门执天下牛耳以来,开枝散叶不知凡几,诸般法门更是遍传天下,所以老夫也不去管你师承何处,只是学了我道门之法,就得承道门的香火情分,今日你若助老夫一臂之力除去这些暗卫,那便是圆了这段香火情分,日后就算是想入道门做个客卿,也不是不可。”

    孟婆平淡笑道:“待会儿让老婆子挡住这个小丫头,查察判官你去把端木玉的后手给引出来,至于这位小兄弟呢,就把这十几个四品修为的废物暗卫给宰杀干净,怎么样,不算难吧?”

    被所有人视线注视的徐北游终于是破功,不能继续面不改色下去,苦涩无奈道:“两位大执事都是当世高人,与我这么个晚辈斤斤计较,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