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龙门客栈风云动
    一共二十余名暗卫鱼贯走进客栈,为首之人正是孤燕。

    客栈内的气氛有了短暂的凝滞,没有人说话,没有一丝声响,所有人都一动不动,好像一副静态的画。

    然后随着掌柜娘子的一声娇笑,一切又生动起来。小二掌了灯,驱散了屋内的阴霾,掌柜娘子笑着迎上前去,招呼客人,掌柜仍是站在柜台后面,只是不再如厉鬼,眼中也不再泛着绿光。

    孤燕没有理会老板娘,而是望向老人,轻声问道:“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阁下?”

    老人轻笑道:“本是江湖人,何处不相逢,兴许是有的,不过多半是萍水相逢。”

    孤燕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老人望向清瘦掌柜,笑道:“掌柜的,给我来两壶酒,上好的汾酒,掺水的不要,酒不好不给钱。”

    掌柜的语气有些阴森渗人,木然道:“店小利薄,没有白吃的道理。”

    掌柜娘子赶忙过来打圆场道:“客官放心便是,我们这店虽小,但却是实诚买卖人,绝不会干出酒里掺水的缺德事。”

    说话间,掌柜娘子手脚麻利地从柜台后提出两个中等大小的酒坛。

    老人接过酒坛,一手一个,然后轻轻抖袖,袖中便飞出一块银裸子,刚好落在掌柜面前的柜台上,滴溜溜地打旋,“这是房钱和酒钱。”

    掌柜娘子眼疾手快地收起银子,眉开眼笑。

    老人提着两壶酒悠悠然向楼上走去,状若无意地感叹道:“夙夜宿醉酒难消,方寸之间见金刀。本应山外仙家客,何必蜗壳画地牢?”

    掌柜娘子的笑脸微不可察地有了瞬息僵硬,掌柜的更是目光幽深地望向老人背影。

    就在老人上楼之后没多久,客栈的大门再一次被人从外面推开,一名身着青色道袍的年迈道人孤身走进大堂。

    孤燕的瞳孔骤然一缩。

    镇魔殿有七十二执事,也有三**执事,这一百零八人不以本来姓名相称,就拿叶罪来说,他出身叶家是真,但是本名却不是一个“罪”字,七十二执事多半以如此,而三**执事却是仿照酆都地府,从位列第一的地藏王到十殿阎罗,以此为代号相称。

    此番来人正是位列大执事第二十三位的查察判官,在其上还有赏善判官、罚恶判官、阴律判官,四人并称为四大判官。

    不管是四大判官,还是整个三十六位大执事,都是实实在在的鬼仙高手,就像老人刚刚拿走的那两壶酒,不掺丝毫水分。

    这时孤燕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难道叶罪没有骗我,镇魔殿殿主真要亲临西北?!

    查察判官的目光在狭小客栈内扫视一周,在掌柜夫妻的身上略微停顿,最后停留在孤燕的身上。

    孤燕那张妩媚天成的脸蛋上挤出一丝不太自然的笑容,硬着头皮开口道:“小女子西北暗卫府孤燕,见过查察判官。”

    查察判官缓缓开口,声音沙哑,“倒是巧了,在这儿竟能遇到你们这帮萧皇爪牙,若是依着老夫前些年的性子,就该把你们全部宰了扔到外面喂狼才能泄恨。小丫头也别急着否认,有些事我们两边都是心知肚明,上面那些大人物的刀光剑影,老夫看不懂,也不想懂,老夫只知道杀人偿命是最天底下最直白的道理。”

    老人的话语可谓是揭开了遮羞布,捅破了窗户纸,不留半点情面。

    无奈形势比人强,这位美艳女暗卫只能敢怒不敢言。

    楼上,透过窗户缝隙,徐北游和老人望向大堂里的情景。

    老人单手提着酒坛,一口一口慢饮,丝毫不顾及酒里可以迷倒一品高手的迷药,轻声道:“什么是江湖?有人的地方便是江湖,庙堂之外便是江湖,江湖险恶不是一句大而空的话语,而是许多先辈用血泪总结出来的金玉良言。这次暗卫和镇魔殿的人齐聚这儿不是偶然,说不定还会有一些散仙人物也要插上一脚,你若想要在这个世上有三分立足之地,一分说话底气,那么首先就要走进江湖,现在你下楼,多看多听。”

    徐北游点点头,老老实实地下楼。

    他自然能体会到师父的良苦用心,若不是因为他徐北游,一个经历了无数波澜壮阔的老人,一个本该超凡脱俗的世外高人,会在意这底层的江湖?若不是因为他这个不争气的徒弟,一个本该属于天上另外一个世界的剑仙人物,会睁开眼睛瞧瞧这些地上小人物的悲欢离合?

    正如天上苍鹰,从不会在意两窝蚂蚁的内斗。

    徐北游沿着楼梯一步步走进一楼大堂,先是看了看笑靥如花的掌柜娘子和消瘦如人皮骷髅的掌柜,然后视线掠过坐在一个角落的二十余名暗卫,最后落在那名绰号查察判官的老道人身上,没有敢过多停留,一扫而过。

    老道人抬了抬眼皮,没有在意这个小人物的窥视。

    徐北游找了个角落坐下,向小二要了一盘牛肉和一碗清水。说来也是好笑,在韩瑄的教导下,徐北游从不饮酒,也不嗜茶,只喝清水。

    徐北游吃一口牛肉,饮一口清水,一盘牛肉吃完,也刚好喝完碗中清水。

    就在此时,小小客栈的大门又一次被推开,一男一女两人走了进来。

    男的年纪不大,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生的是一表人才,一身锦绣白衣更将他衬托得玉树临风,手持一柄象牙扇骨折扇,最关键的一点,他与徐北游勉强算是半个熟人,正是那位雇佣徐北游做向导的帝都贵公子端木玉。

    与端木玉一道前来的女子却不是当日那个骑着飒露紫的女子,而是一个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用红头绳扎着两个羊角小辫,一身喜庆红衣,脚上蹬着一双绣有艳红莲花的绣鞋,瓷娃娃一般。

    原本半合着眼睛的查察判官在两人进来后,猛地睁开双眼,精光四射。

    孤燕和一众暗卫更是早已从座上起身,恭敬道:“见过大公子。”

    啪的一声,端木玉展开手中折扇,轻轻摇动,用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的扇坠在昏暗灯光下光彩夺目。

    这位家世煊赫不可言的贵公子终于展露出他本该有的超然姿态,与当日在那名女子面前时的谦恭礼让判若两人。

    滚滚黄沙,龙门客栈,一时间竟是八方云动。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