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楔子
    四十年春去秋来,两代人花开花谢。

    小方寨在西北只能算是个三流寨子,土地贫瘠,养活不了多少人口。

    寨子里的青壮们,凡是有点志气的,都不愿在土里刨食,纷纷外出谋生。

    志气高远的,直接去帝都,或者去江南的花花世界江都。稍微差点的,去本朝太祖的龙兴之地中都,或是去陕州州府。最不济的,也要去西河原上最大的寨子丹霞寨闯一闯。

    暂且不提这些年轻人中到底有几人能在外面站住脚跟,只说如今的小方寨,只剩下三十户人家。这三十户人家多是老弱妇孺,仿佛是被遗忘之人,与世无争地生活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

    直到一名过路的老者经过这儿,才打破了寨子的宁静。

    老者不知年纪几许,满头白发,身材高大,常年穿着一身黑衣,背着一只长条状木匣,木匣用小地方很难见到的蜀锦织锻裹着。

    寨子后有一方断崖。

    这一日,老者盘膝坐于断崖上,木匣横于膝上。

    虽然已经是夏天,但西北的大风仍旧是呼啸不止,将老人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老人一动不动地在断崖上坐了两个时辰后,有个小屁孩来到老者身旁不远处,手里握着一只新捉的夏蝉。

    小孩子满眼好奇地望着老者,以及老者膝上的木匣。

    老者笑了笑,破天荒地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稚童倒是很大气,没有害怕,只是带着些许腼腆,“我叫徐北游。”

    老者拍了拍身旁的地面,“过来坐。”

    稚童嗯了一声,跑到老者身边,学着他的样子盘膝坐下。

    一老一少就这么并肩坐在断崖上,望着崖外的风景,听着大风呼啸。

    稚童的目光还是停留在那只裹着锦缎的木匣上,犹豫了许久,终于鼓足勇气问道:“这里面装着什么?”

    老者平淡回答道:“装着一把剑。”

    稚童瞪大了眼睛,里面装满了惊奇。

    从小到大他还没见过剑呢!

    稚童犹豫了一下,然后有些不舍地将手中的夏蝉送到老者面前,认真说道:“我把这个送给你,你能让我看看剑是什么样子吗?”

    老者脸上多了几分莫名笑意,反问道:“一只蝉?”

    名叫徐北游的稚童摇摇头,满脸认真地说道:“是一个夏天。”

    老者微微一愣,然后大笑一声,伸手接过稚童的夏蝉,揭下包裹着的蜀锦,露出其下的紫檀木匣。

    仪态不俗的老者缓缓起身,剑匣如有灵性般随之自行竖立。

    老者伸手按在剑匣的顶端,轻声道:“国仇未雪身先老,匣中仙剑夜有声。小家伙,看好了!”

    话音落下,剑匣猛然震颤,先是一缕一缕青色剑气渗出剑匣,将老者和稚童映照得碧莹莹一片,然后随着老者的一声请剑,剑匣轰然大开。

    先有剑气直冲霄汉射斗牛。

    后有三尺青锋现世。

    曾经有人持此剑,横行天下。

    徐北游满眼遮不住的震惊。

    有时候,一只蝉,就囊括了一整个夏天。

    有时候,一把剑,便倾覆了大半个天下。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