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东海之上起波澜
    东海之上,分明是青天白日,无风无雨,海面上却是大浪滔天。

    虽说浩浩沧海,初见惊艳,久处乏味,喜怒无常如婴孩,犹甚盛夏之雨,但像今日这般情况,还是闻所未闻,那便只有一个可能,有神仙高人动用绝大神通造就了如此异象,所谓呼风唤雨也不过如此。

    在如此境况之下,哪怕是号称无惧风雨的道门白龙大舟也不得不停船不行,因为在它前方不远处的海面上,被人用剑生生划出一道两百余丈的深深沟壑,海水倒泄,仿若一道深不可见其底的万丈深渊。

    当世之间能有这个境界修为的,不多,用剑的就更少了,不过两人而已,如今徐北游还在佛门祖庭做客,万不可能出现在此地,那么来人的身份便不言而喻,正是新任剑宗大长老冰尘。

    同样是满头白发,所不同的是徐北游穿的是锦绣白袍,典型的俗家装扮,而冰尘却是穿了一件水合道袍,满头白丝挽成道髻,以一支木簪别住,是出家的打扮。

    冰尘凌空而立,手中持剑,冷然道:“尘叶何在?”

    声音不大,却声传千里之外。

    而且随着冰尘的喝问,天生异象。

    原本波涛汹涌的海浪竟是诡异地静止不动,保持着起起伏伏的各异之态,浮于海面上的白龙大舟也随之静止,不见先前的起伏之态。

    船上之人自然听到了这番言语,尤其是这副奇异景象,使得所有人都如临大敌。

    上官云走出船舱,强压住心头震撼,沉声问道:“来人果真是冰尘?”

    跟随尘叶一道前来的青叶略一迟疑,点头道:“应该是冰尘师叔不假。”

    上官云皱起眉头,略带迟疑道:“按情理而言,冰尘远在两襄之地,本不该出现在此地才是,难道她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青叶缓缓摇头道:“她走的是剑修一脉,杀力极大,战力极高,唯独不精通术算一道,也算是有得也有失,想来是另有高人在幕后算计。”

    上官云脸色阴沉,默默掐指盘算。

    就在两人说话之间,尘叶仍是未曾露面,冰尘见状也不废话,冷哼一声,身形化作长虹,直逼而下。

    白龙大舟上众人的视线中,有一抹巨大流萤飞掠而至。

    上官云和青叶不约而同地向前一步,各出手段。

    下一刻,冰尘直接一剑递出,剑身上光华流溢,剑气如同浩荡大江迅猛前行。

    瞬间破去上官云的神通和青叶的符阵,就在此时,一直闭关不出的尘叶终于显化出身形,挥出大袖,将冰尘的剑气化为无形。

    不过紧接着冰尘又是一剑掠至,由上而下,剑势磅礴浩大,虽然未曾触及白龙大舟分毫,但将浮在海面上的大舟往海水中压低尺余,极为骇人。

    尘叶屈指一弹,刚好点在剑锋之上。

    冰尘立于半空之上,纹丝不动,尘叶的的身形却是飘摇而退,重新落回到甲板上。

    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虽然两人都是地仙十八楼的绝顶境界,但尘叶却是有伤在身,此时不过勉强镇压了体内的诛仙剑气,难以动用全部修为,而冰尘又是以战力著称的剑修,不敌也在情理之中。

    尘叶轻轻叹了一口气,脸上有些清淡的冷意,不再犹豫,猛然间肩膀一抖,双袖往上一抬。

    只见白龙大舟的上空突然出现一方印玺,四四方方,上方雕刻有中央天帝之像,其余四面刻有东、南、西、北四方天帝,下方则是有都天二字。

    道门重器,都天印。

    尘叶双手向上,作托举重物状,重重向上一抬。

    随着这位黑衣掌教的动作,都天印径直飞向冰尘。

    尘叶嘴角翘起,略带冷意。

    虽然在两襄一战时,此印消耗极大,但你冰尘也不是手握诛仙的徐北游,又如何抵御道门的磅礴气运之力?

    我道门雄踞世间又何止千年?

    你冰尘本就是道门中人,如今叛出道门归顺剑宗,心中可是有愧?若是心中有愧,在道门伟力面前,又何谈抵御二字?

    尘叶脚下的甲板地面大概是不堪重负,开始出现道道裂痕,崩裂声刺破耳膜。

    面对径直而来的都天印,冰尘扯了扯嘴角。

    都天印厉害不假,可我冰尘也不是等闲就能打发的人物,而你尘叶又有重伤在身,一身神通十不存一,就算执掌都天印,又能发挥出几分神通?又能坚持几刻?

    当年冰尘被天尘大真人镇压入镇魔井中,在那等暗无天日的地方破后而立,舍去了学自道门的一身修为,改学萧慎所传授的剑宗剑三十六,终有今日的十八楼剑仙境界。

    只是无奈剑三十六有缺,使得她只能止步于剑三十四,以至于后来数次与徐北游斗剑,都难求一胜,直到她归顺剑宗之后,徐北游将剑三十六的后两剑悉数传授,她这才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此时她虽然还未完全悟透剑三十五辟地一剑和剑三十六开天一剑,但以十八楼境界的雄厚底蕴,已经可以分别用出半剑。

    先前海面上的滔天巨浪和巨大沟壑,便是辟地一剑。

    现在面对都天印,她还有半剑。

    一剑开天。

    只见以冰尘为中心,百里之内的海面,全部被浩大剑意所笼罩,竟是不生一丝波澜,平整如同镜面。

    天地骤然一暗,不见骄阳明日。

    短暂的寂静无声后,天地间响起一片清晰的碎裂的声音,平整如镜面的海面骤然下沉。

    到了冰尘这等境界,既不会一味的地动山摇,天生异象,也不会一味的返璞归真,不见烟火,而是达到一种圆满契合状态,一举一动一念之间,是扬是抑,随心而为。

    一瞬之间,都天印剧烈颤鸣,颤抖不止。

    尘叶的双手上顿时出现雷电交加的骇人画面,这位黑衣掌教猛然跺脚,竭力试图止住都天印的迅猛去势。

    只是可惜徒劳无功,都天印好似受到莫大创伤,竟是不顾尘叶的“苦苦挽留”,径自脱离了他的掌控,往道门玄都方向而去。

    尘叶满脸错愕,继而既惊且惧,“怎会如此!?”

    刚刚递出了半剑剑三十六的冰尘又是一剑斩出。

    站在白龙大舟甲板上的尘叶一闪而逝,任由这一剑直直斩向白龙大舟,脚下的甲板早已是破碎不堪。

    一剑之下。

    整艘白龙大舟被一斩为二!

    这一剑的余韵去势不止,还将大舟之下的海面也一分为二。

    上官云和青叶面面相觑,视线交错后,几乎同时激射远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