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杀一独夫救千万
    方丈室内陷入到一片静默之中,过了许久,秋月这才缓缓开口道:“一线之隔。”

    徐北游好奇问道:“既然只有一线之隔,那么方丈大师为何迟迟不曾踏出这一步。”

    秋月微微眯起俊秀的眼眸,似乎陷入沉思,沉默很长时间后轻声说道:“生死之间是一线之隔,阴阳之间是一线之隔,善恶之间是一线之隔,对错之间还是一线之隔,甚至于天地之间,其实也是一线之隔,而这一线,便是人间。”

    徐北游微微一怔,缓缓说道:“天,何其之高。地,何其之厚。人间,又是何其广阔,这样的一线,似乎也太大了些。”

    秋月轻声叹息道:“徐宗主说的是,老衲如今就滞留于人间之中,这一线,说大极大,说小极小,却是让老衲进也不能,退也不能,进退维谷。不瞒徐宗主,老衲早在十年前便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十年以前是如此,可十年以后仍是如此,就如后建的那位完颜国主,天纵之资,谪仙之材,比起老衲更早走到这一步,可他想要跨过这一线的时候,却是被玄阴所误,以至于拖延到今日,幸而有徐宗主横空出世,才看到一线转机,正是因为有前车之鉴,所以老衲才迟迟不曾迈出这一步。”

    徐北游问道:“若论资质根骨,秋叶与完颜北月应该只在伯仲之间,可为何秋叶能踏足十八楼之上?”

    秋月道:“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秋叶道兄是道门的掌教真人,是天下道门之主,在他身后有道门的无量财力,还有历代道门先辈们遗留下的庞大气运庇佑。”

    徐北游感慨道:“当年先师曾对我言道,修道一途,最是讲究财、侣、法、地、宝,其中以一个财字排在最前头,今日又听方丈大师所言,先师诚不欺我。”

    秋月闻听此言,不由微微一笑,说道:“事已至此,老衲便与徐宗主说明白了,当年道门施行千年大计,以扶持萧齐立国为根本要义,当时促成此事的有关键三人,分别是道门上代掌教真人紫尘,上代主事峰主天尘,以及当时还是道门首徒的秋叶,如今紫尘和天尘俱已飞升,按照道理而言,秋叶也应飞升,故而有一份天大的功德护体,在这一点上,老衲却是不能与秋叶道兄相比。”

    徐北游缓缓说道:“其实方丈大师也有自己的优势,那便是这些年来居于佛门清静地,不曾去俗世中沾染因果。反观秋叶,先是在碧游岛莲花峰上与先师一战,折损道行,继而是梅山明陵一战,与太祖皇帝隔空交手,再次被折损气运,最后是君岛一战,被太宗皇帝以武圣之姿重创体魄,若不是如方丈大师所言,他还有一份当年的扶龙开国功德,此时已然是飞升无望。”

    秋月闻听此言,缓缓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微微蹙眉,却没有反驳什么。

    徐北游轻轻说道:“徐某不才,若是有朝一日能与道门掌教真人交手,虽然不敢言胜,但却有把握让掌教真人付出许多代价,只是不知那时候的掌教真人,还能否飞升?方丈大师,以为如何?”

    秋月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双手合十,诵了一声“善哉”。

    片刻的静默之后,萧知南把话题拉回正途,道:“先前方丈大师说佛法有大小之分,小乘佛法只是度化自己,只有大乘佛法才是普渡众生,不知大师口中的大乘佛法在于何处?”

    秋月伸手一指夫妻二人,笑道:“正是在于贤伉俪二人手中。”

    萧知南道:“佛有三宝,佛、法、僧,佛法不依外物,我夫妻二人手中,有金银,有权势,有生杀大权,有天下苍生,唯独没有方丈大师所说的佛法。”

    秋月摇头道:“正如长公主殿下所言,佛法不依外物,不在经书,而在人心之间,只要佛法存,佛便存,佛存则僧存,长公主说手中握有天下苍生,这便是老衲所言的佛法。”

    “苍生即是佛法。”萧知南笑了笑,“还请大师赐教。”

    秋月不急不缓道:“今天下大乱,刀兵四起,战火绵延,是以百姓有倒悬之苦,苍生有涂炭之难。大乘佛法说一个度人,老衲以为度人不在嘴上,而应用在实处,有人说度人是将人送往西天极乐世界,老衲却以为此乃狂言妄语,当年的摩轮寺寺主,活佛转世数百年,九世修为加诸一身,尚且不能前往西天极乐世界,寻常凡人,既无功德在身,也无境界修为,又如何能去?故而度人应是在于人间俗世,百姓常有言道,救苦救难的佛祖菩萨,可谓是一语中的,所谓度人,正是在于‘救苦救难’四字,长公主殿下亦是学佛参佛之人,不知以为然否?”

    萧知南点头道:“方丈大师的‘救苦救难’四字,可谓是道尽了天下苍生所愿,知南亦有解救天下苍生之念,希望能够救民于水火之中,解百姓于倒悬,无奈势单力薄,纵使有南归倾力相助,仍是希望渺茫,不能平息刀兵战火之乱,使得豺狼恶獠横行于世,甚是惭愧。”

    秋月摆手道:“此事却是不能责怪长公主殿下,毕竟人力有时而穷,纵使是天上的神仙,也难以做到随心所欲。而且此事并非仓促之间就能做成,长公主殿下多做一分便有多一分的好处,亦是造福苍生。”

    萧知南学着秋月的样子双手合十,“方丈大师过誉了,知南愧不敢当。”

    秋月抚掌道:“长公主不必过谦,先前老衲说要将佛法落在实处,便是要落在长公主和徐宗主的手中,为的是平定天下之乱,使天下重归太平,如此一来,再无豺狼虎豹横行于世,百姓可安居乐业,功德无量。”

    萧知南心中明了,知道秋月终于点了正题,不过还是明知故问道:“大师是要助我一臂之力?”

    秋月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为救众生,却也须辟邪降魔。杀一独夫而救千人万人,正是大慈大悲的行径。老衲愿襄助长公主殿下,求得天下太平,佛法昌盛,佛运昌隆。”

    萧知南心中知晓,所谓天下太平是假,佛法昌盛和佛运昌隆才是真,于是她故作犹豫迟疑,未曾直接开口回答。

    这位权倾东北三州之地的佛门方丈也不着急,而是不急不缓地说道:“长公主,老衲可以向你许诺,以三月为期,山海城下必不见狼烟刀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