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 和尚说大小佛法
    秋月笑了笑,“此事是佛门不对在先,原本老衲只是想让龙王将秦施主请到佛门来,以礼相待,以此为契机,使徐宗主赶赴佛门一行,只是没想到弄巧成拙,不过好在徐宗主终究还是来了佛门。”

    徐北游闻言后顿时恍然,难怪当初他去见龙王时,龙王竟是如此干脆地建议他来参加盂兰盆节法会,没想到这本就是佛门的用意所在。

    秋月继续说道:“实不相瞒,老衲年轻时,曾因为某事前往帝都,又因为此事与同样赶赴而来的秋叶道兄产生冲突,如今的老衲不是秋叶道兄的对手,那时候的老衲同样不是秋叶道兄的对手,于是老衲便以一朵宝色花为代价,请动当时同样身在帝都的秦施主,与老衲联手共抗秋叶道兄。”

    萧知南道:“是瞑瞳之事吧,当年皇祖父曾留下过只言片语。”

    秋月笑着点头道:“是了,当年之事说到底就是河蚌相争,渔翁得利,萧皇帝便是那位得利的渔翁,我们佛门和道门争了半天,最后却是空手而回。”

    萧知南微微一笑,“方丈大师此言差矣,佛门是空手而归不假,可道门却并非如此,秋叶正是因为此事与皇祖结下了善缘,这才有了后来的联手之事。”

    秋月手指作拈花状,微笑道:“长公主殿下所言极是,正所谓一步慢则步步慢,在那场十年逐鹿中,我佛门便是这般输给了道门。”

    当年一场波及到整个天下的十年逐鹿,其中多少权谋较量,多少明争暗斗,当然不会是秋月这般一句话就能概括过去,只是此时秋月如此说,萧知南自然不会反驳,只是点头称是。

    秋月继续言道:“老衲今日请两位过来,既是说佛法,也不是说佛法。”

    徐北游问道:“大师此言何解?”

    秋月微笑道:“剑宗与道门同是出自道祖,那么徐宗主也应当知晓,道门中有五派之分,分别为积善、占验、经典、丹鼎、符篆,其中丹鼎和符篆两派虽然势大,但却是居于五派末尾,积善派虽然人丁单薄,但都是不世出的杰出人物,向来都是居于五派之首,历代道门掌教真人,无一不是出自此派,徐宗主可知其中缘由?”

    徐北游摇头不知。

    秋月道:“盖因积善之道,是为兼顾天下的大道,而丹鼎和符篆之道,不过是精修自身的小道,两者孰高孰低,自是分明。”

    徐北游问道:“敢问方丈大师,大道和小道又有何区别?”

    秋月虽然是佛门中人,但佛门与道门相交多年,互相之间知之甚深,此时说起道门秘辛也是如数家珍,“道门有五仙之说,徐宗主可是知晓?”

    徐北游道:“这是自然,当年先师曾经教导于我,鬼仙境界仅仅是修持之人,人仙也不过是修真之士,只有地仙境界才算真正迈入了一个仙字的门槛,地仙十八楼便如登天阶梯,登顶之后便是走完了长生之路,不过却没走完登天之途,想要登天,还要再依次攀升完九重天,方能见得九天之上的无边玄妙,成就不死不灭不衰不朽手掌造化之功的无上天仙。所谓太上道祖,所谓无量光寿佛祖,所谓域外天魔,皆是如此。”

    徐北游微微一顿,“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修道一途就像跟老天爷做买卖,鬼仙只是挑着担子走街串巷的货郎,人仙不过有个固定摊位的小贩,地仙才算有了家正经店面,店面大小因修为高低而异,不过这三者说到底都要看天道脸色行事,只有成为神仙境界,如同一方富商,才勉强有了讨价还价的资本。至于天仙境界,那已经是富可敌国的巨贾,留下的道统和徒子徒孙便如麾下连南通北的马队船队,即便是家中闭门坐,也有万金滚滚来,几乎可与天道平起平坐。”

    秋月抚掌道:“公孙宗主可谓是一语中的,天仙与神仙的根本之别,在于一个道统之功,纵观天仙者,无一不是一方教主。这便是积善派与丹鼎派的区别,丹鼎派精研再深,不过是一个神仙境界的道果,可积善派却能直指天仙,乃是天仙大道。”

    徐北游再问道:“不知这与方丈大师要说的佛法有何干系?”

    秋月缓缓道:“道门有道祖传道,佛门亦有佛祖传法,道门有五派之分,有大小之分,我佛门之佛法亦有大乘与小乘之别,所谓小乘佛法,又称阿罗汉法,因小乘佛法只能自度,而不能度人,故名‘小’,又因小乘之‘极果’未到‘究竟,亦名‘小’,换而言之,小乘佛法只可成就罗汉果位。而大乘佛法却是不然,大乘佛法讲究普渡众生,运载无量众生到达菩提涅槃之彼岸,故名‘大’,若有人能见道而净心,则可发大菩提心,立下宏大誓愿,要救渡众生脱离苦海,便能成就菩萨果位,宏愿越大,则神通越大,若再能将立下的宏大誓愿完成,便可成就佛陀果位,丝毫不逊于道门的天仙境界。”

    萧知南承袭萧氏女子礼佛的传统,自幼研习佛经,对此并不陌生,开口道:“观自在菩萨是七佛之师,只因宏大誓愿未成,故而迟迟不曾成佛,若论神通,丝毫不逊于寻常佛陀。地藏王菩萨许下宏大誓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故而也未能成佛,此二位菩萨,不是佛陀果位胜似佛陀果位。”

    秋月点头赞同道:“长公主殿下所言甚是。”

    萧知南又道:“方丈大师贵为佛门佛头,乃是与道门道首秋叶不相上下的人物,想来研习的是大乘佛法了。”

    秋月双手合十,赞道:“长公主殿下慧根慧眼,乃是有大智慧之人,若是入得佛门修行,有望证得菩萨果。”

    萧知南下意识地看了身旁的徐北游一眼,笑着摇头道:“知南身在万丈红尘之中,挣脱不得,怕是要辜负大师的美意了。”

    秋月微微一笑,不以为意道:“出世入世,家门空门,不过一念之间,无甚区别。长公主殿下若是心中有佛,便是身在帝都城的未央宫中,也可成就菩萨果,正如徐宗主秉持利器,屠戮无数,可心中有道,也未尝不能证得神仙道。”

    萧知南微微一怔,再度望向徐北游。

    只见徐北游无喜无悲,沉声道:“大师好境界,怕是距离所谓地仙十八楼之上的境界,已然不远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