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牧氏查氏旧时怨
    距离佛门祖庭数百里外的一处山坳中。

    山高林密,人迹罕至。

    于是一具无头尸体也就不怎么起眼,在这等地方,怕是很难等到收尸之人了。

    在无头尸体的不远处,站着一名身着玄黑蟒袍的身影。

    曾有诗云,“雪中退朝者,朱紫尽公侯”。说的就是权贵之人的官服以朱紫两色为贵,虽说本朝延续了这等传统,但最为尊崇之色却是玄黑之色,以黑色取代了前朝皇帝所用的金黄之色,故而文武百官中,以大红官袍为贵不假,可若是更为显贵的蟒袍,还是以黑色为尊。

    暗卫府被称作天子近卫,五大禁军之首的中军被称为天子亲军,两者便有资格用上黑色,前者是黑色锦服,后者是黑色玄甲,以此显示天子恩宠和地位尊崇。

    当今天下,抛开萧姓宗室之人,有资格身着黑色蟒袍的,无一不是一品勋贵之列。一品之间有正从之分,从一品的高官,虽然不多,但好歹还是有两手之数,可正一品就是屈指可数了,比如说被加封为三公之首的太师蓝玉,当今内阁首揆韩瑄,已经身故的大都督魏禁等等。

    以上几人中,魏禁已经过世,蓝玉正在佛门祖庭中,韩瑄年老体弱,已经很难离开帝都,三人都不可能出现在此地。

    那么此人的身份便不言而喻,正是接替了魏禁大都督之职的新任大都督赵无极。

    此时赵无极满手血腥,猩红的血液沿着他的掌纹缓缓流动,最后化作一个个血珠,从他的手背上不断滴落。

    被他托举在掌心上的人头,死不瞑目,不断有鲜血从脖子断裂的位置流淌出来。

    又有一名高大身影从层层密林中走出,一路走来,树木倒伏无数,仿佛是直接在这片人迹罕至之地硬生生地开辟出一条通路,与无声无息来到此地的赵无极堪称是天壤之别。

    赵无极对于来人无动于衷,仍是盯着手中的人头,自言自语道:“不得不说,蓝老相爷还是妙算无双,不对,应该是手段通天才对,天机榜,天机榜,竟是真能预测天机,成功找到了你这只老鼠的行踪,让人佩服。”

    “天底下的地仙十六楼境界高手屈指可数,你这样的十六楼境界就更少了,如果你一意逃命保命,就算是小阁老想要杀你,也要花费好大的手脚,可你万万没想到会死在我的手里吧?我猜你死的时候心里肯定很是憋屈。”

    “这一刀,是我跟张病虎学的,传自当年慕容燕的天刀,号称陆地天人也可一刀斩之,也不知道我这辈子还能不能用出这样的一刀,毕竟我为了这一刀,足足藏刀鞘中一年之久,将精气神悉数灌注入这一刀中,藏而不出,本是打算用作最后的保命手段,所以死在这一刀之下,你也该瞑目了。”

    看着赵无极跟一颗头颅喃喃自语,来人终于是忍不住主动开口道:“听说当年十年逐鹿的时候,太祖皇帝曾经派你到白莲教潜藏,我先前还不信,可看你这个神神叨叨的样子,应该是确有其事了。”

    赵无极嘿然道:“太祖皇帝?你家主公又要做大齐朝的异姓王了?”

    来人正是跟随牧棠之反叛大齐朝廷的右军左都督查擎,他微微皱眉道:“牧棠之是牧棠之,我是我,不可一概而论。”

    赵无极终于舍得从萧林的头颅上移开视线,望向这位素有冢蟒之称的东北大军实权人物,“当年老牧王牧人起膝下无子,只有一位独生女儿牧楚儿,他在归顺我大齐太祖皇帝之后,蒙太祖皇帝恩典,沿袭了前朝大郑加封于他的辽王爵位,东北大军被改编为我大齐的右军,后来,他将女儿嫁给了时任右军左都督的查莽,诞下一子,取名牧棠之,继承辽王之位。”

    赵无极微微一顿,继续说道:“你姓查,与当年的查莽又是什么关系?”

    查擎死死盯着赵无极,拳头缓缓握起。

    赵无极不以为意道:“别吓我,我不是吓大的。都说病虎、冢蟒、人猫、飞熊是为当年的四大名将,可若是以年龄而论,你这位冢蟒却是最小的,以病虎张无病最为年长,而我又比张无病还要年长稍许,知道一些陈年旧事,也在情理之中。”

    查擎冷哼了一声,缓缓道:“在表面上,我与牧棠之是堂兄弟,所以无论是朝廷还是他这位辽王殿下,都会放心用我,可实际上,我与他应该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赵无极并不意外,静待下文。

    查擎既然打开了话头,也就不再避讳什么,坦然道:“当年查莽在迎娶牧楚儿之前,已有妻室,夫妻二人育有一子,不过为了迎娶辽王的郡主,他不惜将妻儿一起送给了自己的本家兄弟,然后自己去做了牧王爷的乘龙快婿,诞下一子,继承辽王王位,也就是牧棠之。”

    早已是见惯了世间百态的赵无极连半点恻隐怜悯都欠奉,直接问道:“你恨那个抛弃了你们母子二人的父亲?”

    查擎面无表情道:“赵无极,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又是如此地位,还谈什么爱恨,无非功利二字而已。”

    赵无极点头赞同道:“有理,那我换个问法,你想要什么?”

    查擎沉声道:“最近从江南那边传过来一句话,叫做‘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我没那么大的野心,不敢宵想皇帝尊位,可我也不想再做牧家的奴才。”

    “懂了。”赵无极嘿然一笑,“一个异姓王的王位,世袭罔替,对吧?”

    查擎平静道:“牧棠之正在做一统天下的春秋大梦,竟是连佛门方丈的话语都当作耳旁风,可如今的佛门方丈却已经不是当年出身于牧氏的牧观,而是秋月禅师,既然牧氏不听话,那么秋月禅师也不介意换一个人选,毕竟他们都是出家人,对于这些俗世富贵,并不是那么看重。”

    闻听此言,赵无极的脸色终于凝重几分,“如此说来,这是秋月禅师的意思了。”

    查擎平淡道:“凭什么东北牧氏能做辽王,东北查氏就做不得?细数起来,牧氏扎根东北三州不过百余年的时间,如何能将三州之地视为自家私产?如今德行将尽,也该易主了。”

    赵无极皱眉道:“此事不是我可以做主的。”

    查擎一字一句道:“若是不出意外,此时秋月禅师已经邀见长公主殿下和徐宗主,亲自面谈此事。”

    赵无极心中大定,继而忍不住感慨道:“可怜牧棠之还想着与萧瑾、林寒等人鼎足而立,殊不知自家已经是危如累卵,实在可笑,可叹,可怜。”

    查擎冷笑不语。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