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夫妻间举案齐眉
    萧知南自然知晓他的意思,笑着说道:“若他不想与我们谈,又何必费如此大的力气,毕竟是堂堂佛门方丈,统御世间万千僧侣,几乎就是人间之佛,朝廷的皇帝也好,道门的掌教也罢,都不足以让他去刻意迎合。”

    徐北游打趣道:“朝廷的皇帝不行,可朝廷的长公主殿下就不一样了,未必不行。”

    萧知南明知他在故意打趣自己,也不恼怒,只是抿嘴一笑。

    然后她好像想到了什么极为有意思之事,忍不住笑出声来。

    都说穷养儿富养女,她与萧白不同,萧白少年时还要跟随大都督魏禁去南疆累积军功,一步一步地从郡王到亲王,她从出生落地开始,便是被封为公主,身份地位尊荣至极,谁也不敢违拗于她半分,待到年纪渐长,她知晓了权势的厉害,更是颐气指使,要如何便如何,再无人敢于忤逆她,再加上她素来端庄守礼,自矜自重,哪怕是端木玉这等家世极高的贵公子,与她交谈时也要带着三分小心和恭敬,至于像这般说笑,更是想也不要想。此时她和徐北游互相打趣调笑,当真是人生少有之乐事。

    片刻后,萧知南将目光视线转向那尊还在熊熊燃烧的白云铜炉子,“咱们这次来佛门祖庭,不知是对是错,佛门所谋甚大,虽说比不上道门那般丧心病狂,但也不是能轻易应允之事,我就担心前有狼后有虎,一个不慎之下,便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

    徐北游轻声安慰她道:“自太祖皇帝立国大齐以来,道门兴盛了多少年?在这将近一甲子的时间里,道门可谓是目无余子,素无对手,这才生出了如此大逆心思,竟是妄想起改朝换代之事,可佛门又岂能与道门相比,在这甲子之间,佛门一向都是第二人的角色,他们现在想的不是什么改朝换代,而是将道门取而代之,所以他们才会想要借朝廷的力,至于佛门是否会成为第二个道门,那也是几十年之后的事情了,有道门的前车之鉴,绝不至于到今日这般地步。”

    萧知南轻声叹道:“道理我都明白,只是总觉得心中有些不安。”

    徐北游伸手握住她的手,柔声道:“你这段日子着实有些忧思过重了。”

    萧知南摇头道:“思虑确实不少,不过万幸有你,还谈不上一个‘忧’字。”

    徐北游笑道:“那可真是善莫大焉。”

    “不过。”萧知南话锋一转,“你也别总说我,你想想自己,这段时间以来,你身上的杀气是不是有点过重了?”

    徐北游微微一怔,摇头道:“知南,你不必说得这么委婉,当初先生告诫我说,身怀利器则杀心自起,我如今执掌诛仙,又有十八楼境界的剑仙修为,几乎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所以这不是什么杀气,其实是一口是手握生杀大权的暴虐之气,而且相当不少。不过你放心,我会尽量克制,绝不会对你发作。”

    萧知南笑道:“承蒙大剑仙另眼相看,小女子先行谢过了。”

    两人笑闹一阵之后,徐北游感觉思绪清晰许多,再也没有先前的疲惫乏累之感。

    萧知南看他脸色好转,略有惊奇地问道:“自从踏足地仙境界之后,便有种种玄妙,辟谷不食,餐风饮露,黑夜视物,寒暑不侵,返老还童,青春永驻,不眠不休,可你今天睡上一觉就能养伤,这是什么缘由?”

    徐北游解释道:“这不是地仙境界的神异,而是道门的丹道之法,当年道门丹鼎派中有一位名为扶摇子的祖师,又称清虚大真人,他曾留有《胎息诀》和《指玄篇》两**门,被人誉为大梦千秋,小死大睡之法,后来天尘大真人整理万卷道藏,以太上丹经为根本,创出龙虎丹道,其中也包括了扶摇子的法门。剑宗与道门本是一家,我的筑基法门便是龙虎丹道,后来又从张病虎处学得了指玄功,到了地仙十八楼境界之后,一法通而万法通,自然也精通了这门大梦千秋的手段,用来对敌破境未必如何,可用来养伤却是一等一之事。”

    萧知南笑道:“还有这等好事?张大伴是龙虎丹道的传人,我回帝都之后,也让他教我。”

    先前徐北游之所以昏沉睡去,根本原因在于体内气机匮乏,龙虎丹道自行运转,使他生出困倦之意,以便尽快入梦,此时已经醒来,也就说明体内气机有了一定程度的恢复,所以他在短暂休憩之后,便从床榻上起身,与萧知南一道离开客房,此时大雪未停,外头已经是白茫茫一片,两人携手走在雪地上,踩踏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留下一串脚印。

    萧知南披了一件宝蓝色的大氅,将兜帽戴上之后,雪白色的大毛边将她的脸庞团团包裹起来,少了几分明媚强势,多了几分娇小可爱,反观徐北游,还是先前的一袭白袍,此时被白雪落在身上,白雪白袍难以辨认,却是变得臃肿起来。

    两人不急于去秋月的方丈室,而是缓行赏景。

    所谓方丈,原为道门固有的称谓,在道门中,讲究人心方寸,天心方丈,方丈本是道门十方丛林之主的称谓,后来因剑道之争致使道门两分,上清一派的剑宗自称宗主,玉清一派的道门自称掌教大真人,再加上佛门西来,借用了方丈的称呼,久而久之,世人只知佛门方丈,却不知道门方丈之说。

    至于佛门为何借用方丈之称,佛门又有说法,据说佛门的第一代方丈所居石室,四方各有一丈,丈室之名,始基于此,代代相传,故而后世历代的佛门佛头首领都以方丈为名,其所居之处也仍是四方各有一丈。

    四方各有一丈,委实不算大了,最起码无法跟甘泉宫和紫霄宫相比。

    这等地方,苦修意味更重,夫妻两人不急于去“见识”一番,但是佛门祖庭的雪中之景,却是难得一见,若不趁此时机看上一看,再见就不知是何时了。

    大雪纷纷。

    夫妻携手。

    一时无人开口,无人作声。

    两人无言,只是牵手并肩而走。

    雪落,齐眉。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