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再续当初恩仇事
    漆黑的巨剑,金色的佛光。

    两相交织。

    同样是黑气森然,萧林比之李清羽要更为纯粹,更没有汲取殿内的佛家气机,显然只是单纯气机偏阴,并无诸多诡异骇人之处。

    蓝玉面沉如水,仅仅是伸出一手,五指如钩。

    然后这位长年位居天机榜前五之列的蓝老相爷徒手生生抓住了黑色巨剑的剑锋,使其不能再前进分毫。

    黑色巨剑的剑锋与蓝玉的手掌摩擦出一连串刺人耳膜的声响。

    然后蓝玉再一用力,直接将巨剑捏得寸寸碎裂,重新化作黑气。

    不过他也甩了甩手掌,掌心有血丝渗出。

    萧林的脸色凝重几分。

    单纯以境界修为而论,蓝玉无疑在他之上,若是蓝玉执意阻拦,他恐怕很难讨到好去。

    蓝玉缓缓说道:“萧林,莫要得寸进尺,难道真要逼老夫出手,与你分出个胜负?”

    萧林神情冷漠,稍稍后撤一步,开口道:“蓝玉,你我也算是旧相识了,早在前朝简文年间的时候就已经相识,同在大齐太祖皇帝麾下效力,细细算来,已有一甲子的时光。”

    蓝玉平淡道:“正是因为这份当年情谊,老夫才好言相劝于你,莫要自取其辱。”

    萧林的脸色骤然阴沉几分。

    就在此时,徐北游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复而再深深吸了一口新气,整个人的精神顿时大不相同。

    刚才蓝玉出手一阻,却是给徐北游争取到了片刻的喘息之机,高手相争,原本就是只差一线,徐北游得此余暇,强自提起一口气,一呼一吸之间,体内气机去旧生新,流转千里,虽然比不上巅峰鼎盛之时,但却已经有了一战之力。

    徐北游向前一步,道:“有劳蓝老相爷为徐某人说上一句公道话,不过徐某现在已经无甚大碍,既然这位萧宫主执意要讨教一二,那徐某也不好太过谦让,以免让人觉得徐某畏敌怯战。”

    萧林冷冷道:“如此甚好。”

    徐北游轻声开口道:“承平二十二年,帝都城内有端木睿晟、傅中天之流暗中作乱,内子不慎被这些人所伤,无奈只能前往齐州避祸,途中曾遇人阻拦截杀,若不是有赵青赵师傅及时出手相救,后果难料,不知萧宫主可是知道此事?”

    萧林面无表情道;“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徐北游平静道:“若是知道,便请萧宫主实言相告,若是不知道……”

    萧林扯了扯嘴角。

    徐北游嗓音轻柔道:“那徐某便一剑把你杀了,好教你知道徐某的手段。”

    徐北游这话说得莫名其妙,可在场之人哪个不是统御一方的首领人物,都是久经世事的人精,已是从这只言片语中咂摸出味道,那个截杀长公主的人,多半就是这位鬼王宫宫主了,而萧林不曾辩驳,也似是默认了此事。

    毕竟是各为其主,不涉及大义名分,双方都是心知肚明,也没什么好否认的。

    秋月忽然开口道:“不可,此乃我佛门境地,又是盂兰盆节,不可杀人。”

    徐北游笑道:“这是自然,今日是在佛门的地盘上,方丈大师是主人,我徐北游是客人,客随主便,当然不能杀人,不过离开此地之后,便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秋月叹息一声,不再言语,只是双手合十,轻诵佛号。

    萧林怒哼一声,手中出现一本厚重典籍,无风自动,书页哗哗作响地翻动之间,有无数诡异字符从书页中“跳”将出来,按照固定的阵列盘旋升起,布满整个大殿。

    一时间黑气滚滚,虽然有无数蜡烛和万千金灯,仍是给人以昏天地暗之感。

    徐北游眉头微皱,然后一振大袖。

    在一片黑气森然之中,有清气自生,继而一朵青色莲花在徐北游脚底缓缓绽放开来,任凭黑气如何肆意弥漫,却不可侵犯莲花半分。徐北游立于莲花之上,不断挥动大袖,清气化煞为剑气,朝着四周扫荡而出,将万千铭文击散。

    萧林手中的厚重典籍微微颤抖了一下,似乎在这一击之下落入下风,不过紧接着好似受到了莫大刺激,离开萧林的掌握,自行升空,翻页速度蓦然变快,近乎实质的字符如溃堤之水一般涌出,除了殿内众人的立足之地,整个佛殿在几息之内就被这些黑色字符完全充斥。

    原本巍然不动的青色莲花在顷刻间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徐北游身形向上缓缓升起,立于虚空,大袖飘摇。

    以他为中心,一圈青色涟漪扩散开来,然后化作层层叠叠的青色剑气,势如破竹地破开如潮水一般的字符,逼近至萧林身前。

    萧林伸出双手虚按,以两只肉掌挡住那片连绵不绝的剑气。

    层层叠叠的剑气不断撞击在他的掌心上,如同一条大江撞在了崖壁之上,当头的剑气如江水一般粉身碎骨,但其后的剑气仍旧是源源不绝。

    萧林的双手上青筋暴起,衣衫飞舞,身形缓缓向后退去,如同正与一条蛟龙角力。

    剑气仿佛无穷无尽,依旧凭借着稳步攀升的气势,缓缓推进。

    萧林双手先是鲜血淋漓,继而血肉模糊。

    身上的黑色长袍更是被划出道道裂痕。

    萧林双臂猛然向外一分,周身环绕的黑色气机立时层层叠叠地绽放开来,只见他整个人身形暴涨至三丈之高,似是天神下凡,双手作分江之势,将汹涌剑气生生分成两股,从他的身边激流而过。

    不过此举对于萧林损耗极大,他整个人顿时显现出气机飘摇不定之势。

    徐北游面无表情,两指比作剑指,画了一个圆。

    圆分黑白两仪。

    然后被萧林分成两股的剑气开始变阵。

    所有剑气凝结成一个巨大的半月,将原本无处不在的黑色字符尽数驱散。

    徐北游朝着萧林遥遥一指,半月剑气随之而动。

    黑色的厚重典籍重新落入萧林的手中,萧林也是果决之人,直接伸手从典籍上撕下十余张书页,然后随手一撒。

    书页飘摇飞出,化作一道道高大壁垒挡在他的身前。

    剑气摧枯拉朽,层层壁垒顿时支离破碎。

    不过这也为萧林争取一线喘息之机,他心知自己因为蓝玉所阻的缘故,没能在第一时间出手,此时万难再去胜过徐北游,而徐北游此时杀机已现,此地不宜久留,当走为上策。

    趁此时机,萧林整个人化作一道黑色长虹,就要往殿外掠去。

    徐北游岂会放他轻易离去,不顾体内伤势,强行递出一剑。

    这一剑中,流露出的杀心杀意之大,让萧林震骇得肝胆欲裂。

    剑光一闪而逝。

    一剑将萧林穿心而过,萧林顾不得体魄伤势,一咬牙,强行催动修为气机,如同瞬间挪移,一气掠出大雄宝殿,直往山外远遁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